陶薇薇在床上愣愣的坐了一会,看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心里有些慌,那件发生在自己寝室的死亡事件,距离现在已经有8年的时间了,为什么今天会梦到呢?

陶薇薇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下床喝了几口水,陶薇薇打开房门,去卫生间。

走廊上开着灯,尽管如此,陶薇薇不知为何,还是感觉冷飕飕的,跑到卫生间,关上门,陶薇薇才感觉好一些。

站在洗手台边,陶薇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一口气,最近怎么了,总是疑神疑鬼的。

就在陶薇薇想出去的时候,卫生间窗户“咣当”被撞了一下,在寂静的夜里,声音异常清晰,甚是恐怖。

陶薇薇猛然看向窗户,脸色苍白,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

“喵——”

一只猫叫声响了起来,陶薇薇听到声音,感觉一颗心瞬间归位了,拍了拍胸脯,呼出一口气。

回到卧室,陶薇薇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今天自己也许是因为苏西的遭遇有所触动,才回忆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心里空荡荡的,好想找人说说,陶薇薇叹了一口气,想着要是萧逸琛那个妖孽在,肯定会逗自己开心。

萧逸琛?对啊,自己可以和他聊聊天啊!

汉服美女气质写真雍容典雅

陶薇薇坐起来,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踌躇了。

凌晨1:25。

这个点,那个男人应该睡了吧,要不要发信息呢?

清风岸别墅。

二楼书房。

正在开一场甚为重要的海外视频会议。

“价格保持不变,按照我说的,继续跟进……”

萧逸琛紧锁眉头,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四台电脑,游刃有余的把控全场。

突然,手机响了,萧逸琛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怔了一下,突然看向对面。

“会议暂停半小时。”

视频会议那头,全体人员愣了一下,纷纷低语,猜测为什么萧总会突然暂停会议,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啊。

阳台。

萧逸琛看着手机里的一则短信,嘴角勾起一抹笑。

“萧逸琛,在吗~要是睡了,就不用回了~在吗~”

小心翼翼的口吻,倒真不像她,估计是躲在被窝里给自己发的短信,他家小狐狸终于想起自己的好来了。

苏西家。

卧室。

陶薇薇躲在被窝里,看着手机上发出的短信,心里像是着火了般心焦,脑子里想了好多东西。

怎么不回呢?难道睡着了?万一没睡,到底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不回呢?可是,万一要是回了,自己说什么呢?

陶薇薇抱着手机,嘟了嘟嘴,死妖孽,不回我,哼!不理了!

突然,手机一阵铃声响起,陶薇薇吓了一大跳,快速把声音调到最小,一骨碌爬起来,穿上鞋跑到外面去,关上了卧室的门。

看着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大妖孽”几个字,陶薇薇心里一阵甜蜜,这男人竟然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陶薇薇划开了按键。

“喂?萧逸琛,还没睡呢?”

听到这话,萧逸琛转头看了看里面的视频会议,往外走了几步,慵懒的靠在阳台上。

“刚才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睡不着了。”

听到男人的声音,陶薇薇靠在墙上,咬着唇,只觉得心里小鹿乱跳。

“哦,萧逸琛,现在在干嘛呢?”

“陶薇薇,这么晚给我发信息,想我了?”

听着男人调侃的声音,陶薇薇脸色微红。

“谁想了?我就是想问问大宝小宝睡着没,自!”

听到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萧逸琛眼里的笑更甚。

“这样啊,我还以为长夜漫漫,身心寂寞,想念我的怀抱和滋润呢。”

男人的声音本来就性感有磁性,又说这着这样令人遐想的话,无端的在黑夜里多了一丝撩人的旖旎。

“萧逸琛,一天不说混话难受是吧。”

陶薇薇的脸更红了,这个死妖孽!

“这些话,我只对说过,别人想听也听不到。”

“谁相信的话呀~若是对旁人说过,我也不知道呀~”

听到这话,陶薇薇像是吃了蜜般,嘴角忍不住上扬,还是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陶薇薇。”

突然,男人喊了一句自己的名字。

“嗯,干嘛?”

陶薇薇本能的回了一句。

“我想,陶薇薇。”

手机里,尽管男人沉沉的低语,陶薇薇还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那个男人说,陶薇薇,我想。

陶薇薇心里如同喝了一大罐蜂蜜般,甜滋滋的,水眸盛满了甜蜜,脸色越加羞红,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嗯,我知道了,晚安。”

“晚安。”

萧逸琛看着挂掉的电话,知道他家小狐狸害羞了,心里顿时盛满了不知名的悸动,自己好像如同一个处在青春期的懵懂少年一样,第一次这么挂念一个女人,萧逸琛感到很不可思议,又乐于享受这种悸动。

垂眸笑了笑,萧逸琛走进书房,会议继续进行。

这一边,陶薇薇挂了电话,捧住自己烧的厉害的小脸,甜蜜的笑了。

不用照镜子,陶薇薇都能知道自己现在绝对是一副傻样,咳嗽了一声,陶薇薇把上扬的嘴唇拉了下来,对着墙壁,一脸严肃。

“陶薇薇,要淡定!不能因为男人的一句话就乐的找不着北了!矜持!矜持!”

可是一想到男人如同耳语般说着那句,陶薇薇,我想,陶薇薇的脸上不自觉的就挂了笑容,眼里盛满了笑意。

跑到卧室,陶薇薇躺在床上,抱着手机,想了一会这,想了一会那,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吃完了早餐。

苏西要去酒吧查看账。

“妞,和我去酒吧不?”

苏西边换鞋子边问陶薇薇。

“不去了,去忙事情吧,我待在家里给看门。”

“那行,在家乖乖的,晚上我给带龙虾锅贴饺回来犒劳。”

“还是我们家苏苏善解人意,爱,么么~”

苏西笑着回了一个吻,便出去了,留下陶薇薇一个人在家。

陶薇薇收拾着碗筷,突然想到昨天做的那个梦,想了想,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准备去一个地方。

陶薇薇先去花店买了一束百合花,打了一辆车,说了目的地,车子便出发了。

陶薇薇心里想着事,根本就没注意到后面一辆黑色的宝马一直紧跟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