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三人陆陆续续降落在了非洲大陆的北部,尼罗河的入海口附近。

殷十七拥有十万倍音速,自是第一个抵达;若岚实力最差,在海面上又借了几次力,这才抵达。

加米安是最后一个,浑身湿漉漉的。

也不知是不是若岚的‘诅咒’应验了,他在半空中撞到一只海鸥,掉入了海里,这才最后一个抵达。

“我们先去当地统治机关看看,他们是这里的地头蛇,尼罗河流域有什么异常动静,应该瞒不过他们!”加米安铁青着脸对两人说道。

他不想继续倒霉下去,只能选择忘记之前的一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否则,若是又惹得若岚‘诅咒’一句,天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嗯,这个方法不错!或许还能依靠他们找到巨鲸座和豺狼座的下落!”殷十七点头赞同。

圣域,作为守护大地和平的势力,他们这群出身圣域的斗士,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世人瞩目的中心。

已经失踪的两位圣斗士,肯定在当地统治机关的情报网中留下过些许记录。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出发吧!”若岚欢快地说道。

难得出来一趟,她想赶紧把事情了结,再好好玩几天。

丸子头的白裙妹子巴掌大的小脸让人心怜

“等等!”

殷十七叫住了准备迈步的两人。

“又怎么了?”若岚不耐烦地问道。

殷十七捏着下巴道:“倘若当地的统治机关已经被邪神信徒渗透,我们直接去查探消息,无异于主动暴露自己。”

“我建议分成两组,一组从明面上去统治机关查探,另一组隐藏在暗中随时准备支援。”

“这样一来,即便遇见什么麻烦,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听到这话,加米安不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孩子,倒像是个稳重的成年人!”加米安暗暗惊叹道。

“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加米安前辈?”见他望着自己出神,殷十七诧异地问道。

“呃,没有,没有!”

加米安回过神来,连连摆手道:“你的建议很好,我很赞同!”

“不如这样,你和若岚一组,我单独一组!”

天兔座那丫头太邪门儿了,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与之单独待在一起。

万一又不小心将其得罪,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若岚虽然心思单纯,但人并不傻,哪里还听不出加米安的排斥。

她立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毫不客气道:“哼,不想和我一组,我还嫌你碍眼呢!”

穿着圣衣的时候,加米安就显得有些驼背,如今脱掉圣衣,少了铠甲固型,那背驮得更厉害了。

再配合那张阴恻恻的脸,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难以让人生出亲近的心思。

要让她来选择,她自是更愿意和殷十七一组。

那个少年的年纪虽然没有她大,但看起来十分稳重,是个靠谱的队友。

再加上同出东方的缘分,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了。

被人这么嘲讽,加米安的自是难以再保持平静。

“你……”

眼见着两人又要吵,殷十七赶忙打断道:“好了,别吵了!”

“加米安前辈去正面调查,我和若岚暗中尾随掩护!”

“好!”

加米安点点头,随即转身离开,再也不想和那只兔子待在一起。

万一实在憋不住动起手来,那可就麻烦了。

“我们走!”

见加米安的背影走远,殷十七随即招呼若岚悄悄跟上。

凭借大量乌鸦的帮忙,以及圣斗士超凡的机动能力,加米安很快就找到了距离尼罗河入海口最近的一个统治机关,一座王宫。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当然,在殷十七两人的眼中,加米安只是普普通通地走而已,但守卫的士兵根本就看不到慢慢‘走’动的加米安。

白银圣斗士的速度早已超过音速。

即便对于他们来说很慢的步伐,其实也早已超过了普通人所能观察的程度。

他们若不想让人看见,那些人根本就看不见。

加米安长驱直入,直接走到了最里面。

宫殿里富丽堂皇,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好一片热闹之景。

“看来,我已经不需要再找其他人询问了呢!”加米安停下脚步,将目光锁定在了其中一名衣着华贵的男子身上。

之前离得比较远,他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但一进入这个大殿里,他立时就察觉到了那个男子身上溢散的小宇宙气息。

那是邪神信徒的独有特征。

因为被诸神抵制,邪神很难在人间慢慢培植势力,所以他们常用强行点燃小宇宙的方式培养信徒,以此迅速壮大势力。

但这种强行为信徒点燃小宇宙的方式会留下后患。

因为不是自己辛苦修行获得的力量,那些被拔苗助长的信徒根本无法控制,身体里的小宇宙力量会无意识地向四周散失。

若没有邪神之力守护,那些人在点燃小宇宙之力的瞬间就会死亡。

也因为这个,邪神信徒再也无法背叛邪神,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而且,省去了修行过程,那些信徒也再也没有自主进步的可能,只能踏踏实实为邪神服务,期盼邪神的再一次垂怜。

毫无疑问,那个衣着华贵的男子,就是邪神的信徒。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邪神的斗士。

与此同时,看到大殿里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以及那冰冷的声音,正寻欢作乐的众人大吃一惊。

所有的人都不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静得似是连一根针落在地上也能听见。

“你是什么人?”华衣男子问道。

“雅典娜女神麾下,乌鸦座白银圣斗士!”加米安冷笑着回道,并顺势燃烧自己的小宇宙,激活了兜里的钥匙状圣衣箱。

刹那间,一道流光从他的兜里飞出,在身前化作一只银色的大乌鸦。

而后乌鸦拆分成无数小部件,纷纷纷纷贴合在他的身上。

只眨眼的功夫,圣衣便穿戴完成。

“白银圣斗士?”

听到这话,华衣男子不禁瞳孔一缩,急忙将酒杯一摔,大喊道:“来人,给我挡住他!”

他虽然获得邪神之力点燃了小宇宙,但实力远未到白银之境,面对白银圣斗士只有死路一条。

他必须逃!

听到呼救,后面立时有五名散发着小宇宙气息的邪神斗士冲了出来。

华衣男子则趁势往后面溜去,打开隐秘的机关,钻进地下通道不见了。

“就凭你们也想挡住我,妄想!”加米安冷笑着挥出了拳头。

不过五名青铜中游水准的家伙而已。

虽然他的实力在白银中属于垫底的水平,但也远远超过这种连圣衣都没有的货色。

“群鸦夜袭”

他猛地打出一拳,小宇宙之力当即化作无数黑鸦,向着五人扑袭而去。

远在数百米之外,殷十七与若岚正悠然地用根境识观察着战局。

只要加米安还能应付,他们就不会出手。

眼见着加米安一招打倒五人,准备再拿下逃跑那个,殷十七赶忙用念力传音道:“留着他,跟在他后面,他会给我们带路,带我们去想去的地方!”

虽然他不擅长使用小宇宙变化的念力,但传音这种小事还是能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