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阵子,赵晨又说道:“我会记住这个教训。”

林泽凯点头,望着赵晨的眼眸情绪不明。

两个孩子就这样久久地站在太阳底下,什么也没说。

但这个夏天,让这两个孩子成长起来了。

选择了乡村厨师这条路后,一路走来,他们遇到了背叛,遇到了陷害,还牵连马师傅丧了命。

这些事情,给他们还未成熟的心灵带来的冲击还是不小的。

却也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

相信,以后的路他们会走得更稳、更好。

马师傅的后事是赵晨料理的,他虽然高烧到39度,也没什么钱,却还是给马师傅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丧礼。

宴席,赵晨用的是他们自己的团队。

为了能够办好这场宴席,赵晨亲自出面,请林默儿帮他一个忙。

帮他赊些菜来,但这些菜的钱,不需要封辰彬付,他自己付。

短发美少女一袭白裙展丝滑肌肤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等他赚了钱,一定第一时间付给农场主,并按市价支付利息。

林默儿欣然同意。

当然,让她高兴的不是空间的菜得以推销出去,而是,晨凯农家的以后,不再需要她操心了。

因为,这个领头的男孩子,终于知道了适当的弯腰才能走得更远。

赵晨,已真正变成了有担当,能屈能伸的男子汉。

望着这样的赵晨,林默儿笑了。

赵晨也笑了,笑得坦然,并且是第一次直面林默儿的眼睛。

他发现,林默儿的眼睛蛮漂亮的,会说话似的。

“以后,加油!”林默儿伸出了手,说。

“把你的哥哥放心地交给我吧。”赵晨紧紧地握住了林默儿的手。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与林默儿化干戈为玉帛。

“不仅要带我哥哥奔小康,还要包给他娶媳妇哦。”林默儿笑。

“那是”赵晨微微一愣,旋即恢复正常,“自然。”

这一次的宴席,比老张家的宴席更加地成功。

赵晨因为得到了马师傅的真传,再加上用的是林默儿空间的菜,反响比前一次更好。

晨凯农家团队的名声算是打出去了。

有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想要见见赵晨本尊。

张家堡出的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大家也都知道了是死者的儿子陷害了赵晨。

与其说大家是来尝赵晨的手艺,还不如说是来看看赵晨长了什么三头六臂,竟然值得老厨师的儿子挖空心思地陷害,而赵晨又是有多博大的胸怀,竟然放下成见,给死者送终。

当大家发现赵晨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以后,都愣住了。

待尝了他的手艺后,大家更加愣住了。

这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还真不像十四五岁的孩子。

他做菜的手艺,处事的态度,竟然像是个经过岁月沉淀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恶有恶报,二狗想害我们,没想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这不,连他的父亲也被气死了。”白柳叹息一声。

“那天那道身影竟然是二狗,没想到他早就盯上我们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萧远航想想就后怕,没想到他们被人家盯了这么久,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那身影,很瘦,不像是二狗。”白柳想了想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默儿皱起了眉头。

“你们在哪里看到被人跟踪了?”林默儿问。

“就在那里。”他们一行人正好经过那里,白柳指了指不远处,说。

林默儿跑了过去,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那个角落很小,的确容不下五大三粗的二狗,如果是二狗藏在那里,早就被他们发现了。

林默儿望着那个角落若有所思,突然她被地上的一只耳钉给吸引住了视线。

她慢慢蹲下,捡了起来。

她总觉得这个耳钉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这个耳钉会不会就是那个跟踪的人掉的?

“默儿,你发现了什么?”林泽凯见妹妹若有所思,问。

“或许,陷害我们的人真的不是二狗。”林默儿说。

“证据确凿,不是他还能是谁?”林泽凯反问。

他虽然听说二狗拒不承认,但是人证物证俱在,怎么可能不是二狗?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角落根本就藏不住二狗,如果是二狗藏在这里,早就被你们发现了。”林默儿分析。

“嗯。”萧远航点了点头,同意林默儿的分析。

“或许是他的同伙也不一定。”白柳想了想说。

“不,就二狗那贪生怕死的样子,有同伙早就供出来了,怎么可能一个人扛到现在?再说了,他一直拒不认罪。”林默儿说。

“事情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研究的。”赵夕不耐烦地打断。

“默儿,你怀疑谁?”赵晨一直闷闷不乐,突然插了句话。

如果真的不是二狗所为,而他们又能帮二狗洗脱嫌疑,也算是帮了马师傅一个大忙。但是,这也就说明,马师傅死得太冤了。

林默儿摇了摇头,她没有怀疑的对象。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白柳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眼睛,问。

林默儿抬起手,将耳钉在大家眼前晃了晃,问:“这个耳钉你们有没有谁见过?”

“这不是陈情的耳钉吗?”白柳答。

她喜欢这副耳钉很久了,而且她不只见陈情带过一次。

“陈情?”林默儿反问。

旋即她点了点头,陈情身材纤细,想要藏在这里,的确藏得住。

只是不知道这个耳钉是陈情路过的时候掉在了这里,还是那天被白柳发现后着急逃走被刮掉的。

前者,有些牵强,陈情什么地方不好掉,偏偏掉在了这里?

后者,也说不通啊!他们做乡村厨师这事,对陈情会有什么影响?根本就没有关系好吧?

“她有什么理由要害我们?”赵晨不解。

林默儿摇了摇头,陈情,真的没有理由要陷害他们。

一个还没嫁出去的老姑娘,也没有做菜的手艺,估计也没想过要当乡村厨师,晨凯农家的存在,对她会有什么影响?

压根儿就没有影响好吧?

难道那天只不过是巧合,陈情根本就不是在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