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心中原本就已经有所猜测,在坐的都不是孤陋寡闻的新兵小白,听了吴文德的话之后众人也都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判断。

“如今还不能确定这个旱魃是不是曾经在大周出现过的那个,如果是的话,那么经过这么多年的修行,实力应该更进一步了!”伍峰皱眉说道:“到时候两大天品无需出手,只要从我们这边一过,那也是一个江河断流赤地千里或者万里冰封天寒地冻的景象啊,大军还如何交战?”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旱魃和寒螭这两个天品本身实力不是最强大,论单打独斗在天品中只能算中流,可是它们这种天品是战略级的存在。

它们无需出手,只要在对方这边一站将浑身气势不加控制的话就能改变当地小范围的气候,它们两个如果在大周军中轮番出场几次的话,这忽冷忽热的来上几趟,将士们非得病不可,到时候还怎么打仗啊!

蒙广也沉声说道:“虽然说这两个天品或许不会直接出手,可是对我军的影响实在是太大,而且谁知道那个大祭司还会有什么手段呢?”

罗刚也愁眉地说道:“刚才那两股气息传来之后,我们军营中的所有坐骑都瘫倒在地了,就连那些地品的黑魇兽都颤颤发抖,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可言。”

上官晴雪手下的那几个疾风骑的团长也都附和道:“是呀,我们的那些疾风骑也都吓趴下了,只有天品的气息才能让它们都失去抵抗的勇气。”

伍峰继续沉吟道:“我从幽影猞猁的记忆中只看到这些,然后它就被发现了。至于后面苟九提到的穆巴真,不可信这些信息,我没有看到相应的画面。只是大祭司带着两大天品进入乌龙关,只怕穆巴真他们不投降也得投降吧!所以穆巴真应该是不可能和我们结盟的了。”

伍峰看着众人说道:“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打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诸位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如何应对要靠大家一同献计献策,我们将要引来的必然是一场硬仗了!”

好在这些天伍峰这些主将虽然得到了一些休息时间,可是大军却依然保持着最高警戒,所有将士在这些天一边修整一边抓紧整编,将受伤的将士安排去了后方,又从各地陆续补充了一些兵员过来。此时大家也都做好了随时投入战斗的准备。

众人七嘴八舌商议了一通之后也没有得出一个统一的意见,毕竟敌情未明,对回春谷的信息大家都知之甚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手段,所以也无法安排相应的对策。

最后还是伍峰拍板:大军做好防御准备,先全力防守看看对方的手段再说。所有军士都发放应对巫族蛊毒的丹丸,以不变应万变吧。

清纯美女之伙伴

众人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也只好如此,随后也都纷纷离开大帐前往各自军营,开始做好防守的准备了。至于如何防守,就看各自的理解和应对了,连伍峰也没有什么指示。

等到众人都散去只后,一直站在大帐之中一言不发的新晋天师灵杌子忽然说道:“回春谷一脉除了擅长豢养各种毒物之外,还擅长操控人的魂魄影响人的心智,穆巴真他们只怕此时已经被大祭司给操控了神魂也未可知。”

听到灵杌子此言,伍峰脸上凝重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如果穆巴真只是因为被大祭司逼迫而不得不投降回春谷,那么他们这些巫族大军与大周军队作战时的战斗力绝对高不到哪里去。极有可能在与大周这边对战的时候为了保命出工不出力,一切以保命要紧。

可是如果是被回春谷那些诡异的祭祀操控了心智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一些被操控心智丧失自我的人,面对危险和死亡是不会感到惧怕的,他们极有可能会成为悍不畏死的战争机器!

那样一来,大周将士所要面临的威胁可就大了多了!

况且,因为刚才天品传来的那两道气息,所有的坐骑都失去了作用,原本无敌的骑兵此时只能成为步甲兵,战斗力大打折扣!

单兵交战中大周将士本就一直被巫族将士碾压,那些巫族将士变身之后的战斗力可是不容小视,两方正面死拼的话,伍峰觉得自己的兵只怕是要吃亏。

虽然黑旗军这些兔崽子身上的装备都堪称豪华,可是也就是能够缩短自己与巫族将士之间的距离而已,想要与他们那些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唯一让伍峰有些欣慰的是,如今穆巴真手中的兵大多数都是刚从国内调来的新兵蛋子,这些人战斗力和战斗经验都有所欠缺,甚至据说还有不少女兵。这样一来,两军单体战斗力的差距便几乎处在同一个水准了。

“道长可知有何克制之法?”伍峰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你们正一道一直与回春谷相斗多年,对于他们的弱点应该会有所了解吧?”

当初在代州的时候,自己的大军遭到回春一脉那些祭祀布下了五毒蛊毒,正在自己一筹莫展的时候,灵元子带着大天师交给他的灵丹妙药成功解除了那次凶悍异常的蛊毒。

如今再次面对这个神秘的力量,伍峰只能希望这个灵杌子天师能够给自己一些有用的信息。

没想到灵杌子摇头说道:“贫道之前在外历红尘多年,对通道中的异族了解不少,可是对这个回春谷的了解还真不多。虽然如今已经是天师境界,也有权知晓更多的隐秘,可是贫道自从进阶天师之后尚未返回门派,还没有来得及去查看门派中对祭祀一脉的信息。”

说完,灵杌子朝伍峰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伍峰抱拳道:“道长多次对大周将士出手相助,令无数将士免于灾祸,本将在此多谢了!回春谷之事道长无需致歉,关于回春谷擅长控制心神之事我等之前都一无所知,看来也是要改变一下对敌的策略了。”

灵杌子单掌竖在胸前朝伍峰微微一礼,然后闭口不言,只是带着云芷帆等人依然跟在上官晴雪身后。从甘州开始他就一直在上官晴雪的军中,此时自然也没有更改。

胡有才有自己的军务自然不会继续跟在灵杌子身边布阵,他带领军队的任务此时显得更加重要。只有云芷帆那些弟子跟在天师身后,与大周将士一同抵御敌军。

用灵杌子的话来说,历红尘不仅是看世间百态红尘俗事,也要肩负黎民苍生天下安危。所以他灵杌子此时带着这些弟子抗击敌军,也是带着他们这些弟子历红尘,希望能够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的道然后悟道成功。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