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被攻开了!

降军蜂拥而入,双方进行着激烈的短兵相接。这是一场同胞兄弟的自相残杀,巫族骑兵在后面充当监军,当城内的抵抗渐渐微弱下去,直到只有零星的几处的时候,这些巫族骑兵又化身土匪,四处劫掠。

其实,城中并没有什么物资,所以两手空空的巫族骑兵,将城内幸存的百姓部屠杀干净,留下了一座人间地狱,然后继续向南。

城内军民共有万余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负责屠杀百姓的恰恰是原大周的军人。从他们向巫族投降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经沦为走狗,而从这一刻起,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和那种忠诚的动物相提并论了。

这一战,只有降军在城内外留下**千具尸体,整个巫族骑军毫发无伤。所以穆阔台和黎木桦的实力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依然是二十余万骑兵,驱赶着四五万降军,浩浩荡荡的向郡城逼近。

秋风吹拂着大地,吹拂着染血的空城,将城内军民不屈的英魂带到郡城之中。

当敌军出现在郡城前面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周围还有一些薄雾笼罩,太阳的热力似乎无法传递到地面,城墙上的几位士兵打了一个哆嗦。

放眼望去,城外密密麻麻是敌军的身影,有些远处的笼罩在薄雾中,隐隐约约看不真切,只听到无数战马嘶鸣的声音。

前面的降军在开始拆除城外的设施,修筑在城外战堡里面的士兵突然冲出,依托地形,和降军士兵展开撕杀,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

穆巴真命令这些士兵轮番进攻,意图消耗守军的体力,但是文登也采取相应的措施,将城中的士兵与城外的战堡士兵相互轮换,确保士兵们能够得到轮流休息。

城外的前沿阵地上面,到处都是敌人也到处都是守军,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箭矢、石块、短矛。烂泥塘般的阵地上,泥水混着这血水,分不清哪些是尸体哪些是木桩。

城外的争夺,凭借着战堡和有利地形,再依托城墙上守军居高临下的俯射,大量消耗着降军的有生力量。

雨天下田园中的性感

战争从清晨持续到中午,又从中午一直到黄昏,降军的人数锐减到不足两万人,而守城将士也付出了四千多条生命。黎木桦和穆阔台终于意识到文登的目的所在。

文登之前知道巫族会驱赶降兵进攻,自己的骑兵为了保持实力,不会这么快加入战斗。而这些降军其实才是最了解大周军队的作战习惯,他们也比巫族骑兵更知道如何攻城。

所以,文登便在城外建设大量的战堡、地堡,目的就是在城外消灭这一部分的有生力量,不让他们有机会发挥攻城的长处,而将攻城的难题留给并不怎么擅长的巫族骑兵。

这样一来,就能为这座城赢得一线生机。

可惜,穆阔台二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将所有人撤出城外阵地,然后将乌龙关缴获的大量攻城武器运了过来。

也已深沉,现在已是月末,天上没有一丝月光,四周漆黑一片。

虽然知道敌人必然会有所准备,文登还是决定带领五百人出城摸营。五百人部身着夜行衣,拿着大刀,朝敌营悄悄接近。

二十多万人,将整个郡城团团包围,文登亲自带队,向巫族辎重所在地潜行。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一袋火油,目标就是敌人的攻城器械。

他们现在要争的就是时间,其实巫族抢的也是时间。文登他们只要能够坚持到帝国京都附近的大军赶来,就是胜利。

白天在城墙上,文登等人早就看清了敌军攻城器械的所在,他们悄悄接近,走了一段路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这附近安静得非常可怕。

文登知道终于还是中了埋伏,马上当机立断,按照之前的方案,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前去放火,另一些人吸引敌人注意力。

四周响起马蹄声和喊杀声,文登带着一部分人朝着一个方向冲去,另一部分人朝预定位置前进。

当前去放火的队伍来到既定位置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工程器械!

原来,黎木桦早就料到守军为了迟滞时间,一定会对他们的攻城武器动手,所以白天故意暴露位置,引人来攻,正好设下埋伏。

所以,迎接这队人马的,是巫族铁骑的陷阱。他们进行了短暂的反抗之后,便部牺牲了。

文登带领的另一队人马不停地冲杀,身后跟随着大量的降军士卒和巫族骑兵。

就在这时,忽然从城外冲出大量的城内守军,他们分成三个梯队,轮流向巫族军队中投掷短矛,抛射弓箭。

穆阔台连忙命令大军后撤,天黑看不清楚,他们对这里的地形不如守军熟悉,担心遭了什么别的埋伏。

几轮箭雨和短矛过后,巫族留下数百具尸体,匆忙后退。文登也命人退回城内。

这一次碰撞,看似半斤八两,但是文登等人的计划被看破,巫族的攻城器械还在,郡城依然处在危险之中。

天亮之后,巫族再次发动了进攻,这次他们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一开始就投入大量兵力,步骑兵结合,迅速拔除了城外的所有据点,然后将城外壕沟填平,以利于骑兵和攻城器械的前进。

之后的两天里,双方都很有默契的在晚上保持了静默,没有再进行夜晚的进攻。

主要是巫族的防守确实很严密,军纪严明,整个大军看似松散,其实防守得铁桶一般,没有给文登丝毫的机会。

战争持续到第四天的时候,敌人发动了面进攻,各种投石车和攻城锤,还有云梯、架子梯等等,原本大周精良的器械,都用在了进攻上郡郡城上了。

郡城内的守军,加上后来征召的退伍军,总共不过五万余人,百姓倒是而是多万,可是这当中的青壮年男子只有四分之一不到,防守的压力大增。

半大小子和老人帮忙一起给投石机填装石块,青壮年操控投石机,妇女们帮忙准备食物、烧开水、救治伤员。

双方的投石机不停地抛射,空中石如雨下,砸死砸伤双方军士无数。

城墙上的床弩、八牛弩、带着呼啸声射向敌军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