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胖子看出杜彼道有些不相信自己能够完成这样的工程,还对他笑了笑,他笑起来就像一尊弥勒佛一样。

他并没有立刻回答杜彼道的问题,而是说道:杜团长,现在你们必须要关闭后面的地道隐蔽门,切断与原有地道的连接。”

杜彼道有些意外的看着他,问道:“这一路上走过来,我没有看到有什么隐蔽门?”

王胖子得意的一笑,说道:“如果我不借着轰炸的时候进入地道,打开那道隐藏的门,你们是走不到这里来的,你们就应该走到和另一个出**汇的地方。不过那里已经被我封闭了,也进步了官邸。”

他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他们向通道后面走去。杜彼道的人赶紧让出一条通道出了,因为王胖子的身体太胖,走在这通道里有些占地方。

杜彼道和松田对视了一眼,这时才有些明白了过来,赶紧跟着王胖子向后面走过去。

在通通的一个转角处,王胖子抬起手搬动了一个隐藏在洞壁上的开关,然后就见他开始推动洞壁边上一块覆盖着厚厚的苔藓和杂草的石门。

当然,如果王胖子不去推动那块石壁,是看不出那里是有一道门的。由于这道石门很重,而且显然没有机械装置,随着王胖子的推动,可以看到地上露出一道隐藏在苔藓和杂草中的石槽,显然,这就是石门的滑轨。

看到王胖子推动起来有些吃力,站在一边的毕连长见状,也不等杜彼道吩咐,立刻上前助了他一臂之力。

当那道石门完全封闭了通道口的时候,杜彼道和松田才发现那里竟然闭合的严实严缝的,和周边的洞壁融为一体,相信在外也完全看不出这里还有一条叉道。

而且,根据刚才王胖子的说法,如果不拐进这一条岔道,继续往前就会抵达被他前面封死的密道,也是进不了官邸的。

杜彼道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胖子,这段新发掘的通道和这那道门,都是你自己一个人弄出来的?”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王胖子脸上又露出了一脸憨厚的笑容,他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还有些骄傲的看了杜彼道一眼。“是的,这都是我接到密令之后挖掘的,算起来花了近一年的时间。中间还发生了一些波折,好在最终还是顺利完工。”

杜彼道看着王胖子肥硕的身体,还是有些不幸的问道:“发生了什么波折,是不是被人无意中发现了?你又是怎么处理的?”

王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杜彼道说道:“我主要都是晚上值夜班的时候进行新通道的挖掘,挖出来的泥土就填在原来的通道里面,地面上完全看不出来痕迹。只是有一天晚上,我贪了一些进度,引起了一个提前来接班的厨子的怀疑。”

杜彼道和松田都轻轻的“哦”了一声,也没有多说其他的,继续听王胖子说下去。

“我发现他提起来接班之后,急中生智,就利用我平时暗地里养的一只野山鹰,和白色的被单,弄出一出此处闹鬼的闹剧来,才把那个厨子吓住了,后来,经过我对他的一番劝说,让他也没有声张这件事情,就把这事遮掩过去了。”

王胖子一口气说完,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说道:“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至今为止,还没有人发现这个密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松田突然问道:“王,你这样突突然离开厨房,难道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吗?这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王胖子摇摇头说道:“松田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我不进来为你们打开这段地道的门,你们就进不到这里来。”

松田冷哼了一声,问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离我们动手的地方有多远?”

王胖子见松田有些着急的样子,就笑着说道:“松田君,你现在不用着急,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官邸大厨房的地下。”

松田脸上却突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一字一顿的说的:“我们的目标是小厨房,在这里,不行!不能实施我们的计划!”

杜彼道也一脸疑惑的看着王胖子,他眼里的意思显然也和松田一样。

王胖子突然面色一整,眼露精光,说道:“两位不用着急,我已经安排好了。”说着,他还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又对杜彼道和松田说道:“现在的时间,后厨已经在开始准备午餐了。而且我相信他们加强了对小厨房的控制,我们现在出去,无自无意于自投罗!”

“那什么时候出去?”松田突然对王胖子严肃的说道:“难道你也认为我费尽周折来到这里,就是往厨房里的碗中投点儿毒药吗?那何必需要如此大费周章,不如直接让人通过秘密渠道把毒药送到你的手中,这样反而不会引人注目。”

王胖子和杜彼道都看向松田,等待他的说明。因为他们接到的指示,就是不惜一切手段配合松田执行秘密行动。至于松田的秘密行动的细节,他们都是不清楚的。

松田脸上突然露出了狡猾的微笑,他从他那个不离手的大布袋子里突然拿出了几件折叠整齐东西,低声的说道:“我们要靠这个东西,来完成我们的任务。”

杜彼道和王胖子仔细一看,不觉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松田手中拿着的竟然是几个皮质的防毒面具。

杜彼道有些意外的看着松田,有些不安的问道:“松田君,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你要使用生化武器?这里可是国民政府最高领袖的官邸,如果真是这样,那必然会惊动世界的!”

松田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冷酷的笑容,既没有确认杜彼道的问题,不过他也没有否认,只是冷冷的看着杜彼道和王胖子一会,然后才说到:“这也不算是什么生化武器,只是让官邸里面的人更容易染上几种不好医治的病而已。”

“什么病菌?”杜彼道心中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问道:“松田君,你这样是要想把病菌传播到官邸中的每一个人?”

松田脸上露出了冷酷无情的笑容,对杜彼道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