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线。

李靖看着前方依山而建的大寨,不由轻叹道:“廉颇不愧为中原名将,这营寨扎的毫无任何破绽,只有强行打破这一种办法。”

“营寨布置的在牢固又有什么用?廉颇手中的兵力毕竟只有八万,在我军东西合围两面夹击之下,廉颇必败。”黄飞虎淡笑道。

“报,西方燃起狼烟。”

李靖顿时眼前一亮,笑道:“苏定方将军已经进攻了,那咱们也不能落后,传令下去,全军进攻。”

“诺。”

【李靖技能‘军神’效果2发动,对阵同族时,统帅+1,武力+4,全军战力、速度……一定幅度得到提高。

李靖基础统帅为103,武力89(+1)、装备+2,当前统帅上升至104吗,武力武力上升至95。】

战争的号角才一锤吹起,黄飞虎、黄天化、黄天祥父子三人就立马冲了出去,紧随其后的则是太史慈、黄天爵、黄飞彪、龙环、吴谦等将,而三万大军则不紧不慢的跟将领们的后面。

见秦军展开进攻,赵军大营内当即发出反击的号角,一时间漫天箭雨向秦军飞射而去。

“举盾。”李靖冷静的下令道。

“盾,盾,盾……”

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

大军最列突然竖起数千面坚盾,任凭敌方大营内如何放箭,也奈何不得秦军分毫。

哒,哒,哒……

黄飞虎的坐骑五色神牛,虽是牛,但身为异兽,速度竟丝毫不比战马慢,驮着黄飞虎率先杀至大营下。

“杀。”【黄飞虎技能‘枪神’发动,武力+4,基础武力105,金攥提芦枪+1、五色神牛+1,当前武力上升至111。】

一声暴喝后,黄飞虎一枪将拦在路上的木桩挑飞,随即抓稳缰绳后竟直接跃入大营内。

“快拦住他。”

营内的守军立马慌了,当即包围过来先将黄飞虎诛杀了,但数百人却拦不住了黄飞虎一个,任其营内杀了个来去自自如,杀得敌军哀嚎连连。

“父亲神勇。”

黄天化和黄天祥见此,大喝一声后,也都跃马杀入营内,而随着他们三位战神如营,这场战事到此基本已经结束了。

很快,秦军也攻入营门下,知道守将张南被黄飞虎一招秒杀之后,很快这座大营被李靖彻底攻陷。

“都督,都督,大事不好了。”士兵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

廉颇大致猜到了是何消息,但还是说道:“慢慢说。”

“启禀都督,东方的第九营被李靖攻破了,张南将军战死。”

话音刚落,又有一名传令兵闯进,汇报道:“报……启禀都督,苏定方亲领大军攻寨,宇文成都、定彦平、苏献等将一起参与进攻,攻势实在是太猛,西方第一营仅坚守了半个时辰,被苏定方给攻破了,冯礼将军被宇文成都所斩杀。”

“至死不降,两位将军是好样的。”

廉颇眼中满是尊敬之色,随即沉声下令道:“传令,败撤的军事,退入后方营寨,而其余各营,听从本督号令,紧守营寨,死战抗秦。”

“诺。”

【叮咚,廉颇技能‘铜墙’发动。

铜墙:不同人拥有效果不同,且与‘铁壁’一起,可激发组合技‘铜墙铁壁’。

效果1,攻坚时,可堪破敌军的防御漏洞,根据地方统帅的高低,降低敌军统帅1~3点统帅。

效果2,防御时,统帅+2,全军士气、战力……部分得到提高。

效果3,当陷入绝境之时,全军武力上升1点。】

【廉颇:统帅100,武力97,智力88,政治72,魅力85;

当前廉颇统帅上升至102,赵军全军士气、战力……部分得到提高】

激发出了技能铜墙之后,廉颇的统帅属性达到了102点,超过了苏定方的101,也正是因为这个技能,廉颇才能以弱势兵力抵挡苏定方这么久。

不过这一次,面对统帅101的苏烈和104的李靖同时来攻,哪怕廉颇激发铜墙后统帅达到102,哪怕廉颇拼尽全力亲自进行指挥,也依旧难以抵挡了两大名帅的两面夹击。

两面夹击之下,赵军不得不兵力相抗,以至于不过半日的时间,就被苏定方就连破五处大寨,李靖也连续攻破了三处大寨。

至此,九座依山的赵军大寨,只剩下最后一座未被攻破,而廉颇本人也在此寨之内。

“将士们,攻破此战,生擒廉颇。”

【苏烈技能‘勇烈’发动,全军士气大幅度上升、移动速度上升、战力上升……;】

山坡背面,李靖看着这座最后的大寨,淡笑着下令道:“攻寨。”

【李靖技能军神‘效果3’,进行夜袭、突袭、强袭、以少敌多、守城战之时,统帅+1,己方全部将领武力+2,自身武力+3,全军综合素质大幅度提高。

当前属于强袭,故李靖统帅上升至105,武力上升至98,全军综合素质大幅度提高。

黄飞虎武力上升至113;

黄天化武力上……

黄天祥……

宇文成都……】

“杀呀……”

“投石车快发射啊……”

“拦住黄飞虎,千万不能让他进来……”

“不好,严敞将军战死了,这边快顶不住了,援军怎么还没来……”

在将近十五万秦军,以及一众秦将的猛攻之下,赵军最后的这座大营,哪怕是万众一心,也就仅仅坚持了半日,就被秦军给攻入了营内。

杀入大营之后,苏定方领军直接向廉颇处杀去,而李靖也在太史慈等将的保护下,从反方向向廉颇的营帐处杀去。

杀着杀着,苏定方迎面就撞上了李靖,两人相视一眼后,都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心道:抢不到全功了。

随即两军合力将廉颇的大寨给包围了起来。

“启禀两位将军,廉颇现在一个人正在大寨内。”

听到这话,苏烈沉默了一会后,看着李靖问道:“李兄,可愿一起去见廉颇最后一面?”

“好。”

李靖点了点头后,苏烈则对众将纷纷道:“你们谁都别跟上来。”

两人走进大账就见廉颇正持刀坐在帅位上,一双铜铃般的大眼正死死的盯着他们,而数日前还半白的头发如此时却已经全部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