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至尊王!”

帝辛也从孔宣的口中得知了这个太古天龙真正的实力。

太古时代,实力划分很是笼统。至尊以下都被称之为蜕凡期。蜕凡九重天,九重天相当于如今的大罗金仙果位。一旦是九重天蜕凡完毕,便会登临至尊境界。也就是如今的混元大罗金仙。

但是至尊境界亦是有不同的战力,这就有了后来的划分!至尊之中可称王为至尊王!至尊之中可称皇为至尊皇!三族族长实力就是达到了至尊皇巅峰之境。

这至尊王,至尊皇便是对应现在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与混元太上无极大罗金仙。

所以说,这个天龙王的实力很是可怕!

想想,前不久,身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的葛天氏拼死之下差点都拼掉元始天尊。就可以看出来着至尊王境界的厉害了。

如今帝辛的实力仅仅才是准圣大圆满,距离这天龙王还差好一段距离!

但是纵然这个天龙王再厉害,帝辛也不会惧怕,唯有一战!

也只有一战才能给大商死去的众人一个交代。这一点,帝辛很是清楚。

所幸,帝王道的实力也根本不能用具体的境界来划分!这一战,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称量!

小诺的流光溢彩

“我以现世,还不出来?难道以为仅凭这个大印就能够对我造成一定的伤害么?”

这天龙王的声音浩浩荡荡的响彻在了洪荒之中。

“哎!看来这身份今日就要泄露出去了!”

虽然早就料到了有这么一天,可帝辛仍旧是需要一点时间。毕竟能够晚点暴露出去,就晚点暴露出去。

因为一旦是暴露了帝王身份,就真正的要面对诸天万族了!

要说,洪荒之中已经早就有人猜测到了。但是猜测就是猜测,没有真正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抱有侥幸的心理。

“哈哈哈,天龙王不愧是太古龙族之中佼佼者,倒显得朕小气了!”

话语闪过,一个头戴平顶冠,身穿九龙袍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商上空。

就在帝辛出现之后,气运金龙发出了阵阵咆哮声音。

“嘶!”

看到这一幕的洪荒众生彻底炸毛了。

这是什么情况?大商人皇不是普通人么,怎么现在看起来,威势丝毫不弱于这天龙王!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觉察到大商人皇的不一般!生出这般心思的毕竟只是几人而已。就连冥河老祖那等大能若不是上次意外也不会知道帝辛的真正底细。就更别说别人了。

火云洞。

“看来这一次对于我人族来说是一次劫难啊!”

天皇伏羲语气沉重的说道。

“是啊!谁也没有料到这洪荒之中居然还会有天龙王存留!看这天龙王之前的作风,那是要和我人族撕破脸皮啊!”

地皇神农亦是神色肃穆的道:“那东海海眼之中有什么?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里面能够出现一个天龙王,说不定就能出现两个天龙王!”

“哼!天龙王!皇兄那伏羲琴不是还缺少天龙么?我倒是希望他多出现一些天龙,也正好让皇兄的伏羲琴大成!”

黄帝语气之中充满了杀意。根本就不在乎这东海海眼之中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状况。

在他的心中,要来,我就敢杀!

“黄帝说的极是!看来我们又要再一次出手了!正好上次没有打得痛快!我们三皇五帝虽然不能出火云洞,但是照样可以为我人族出一份力!”

大禹王亦是毫不在乎的说道。

“怕的就是日后啊!如今六圣对于武祖还有所忌惮!轻易不敢出手!但是我都知道,武祖已经走了!跨入那大道空间了!”

少昊倒是清楚的很,直接将伏羲与神农的担忧说了出来。

“这一次,看情况与这天龙王开战那是必不可少了!而这天龙王有什么底牌我们并不知道!一旦是局势陷入到僵持的程度,就会让那清算人族黑手看清楚武祖不在的事实。到时候就是真正考验人族的时候了!”

“恐怕上古人族遭到清算的那一幕将会重演!”

伏羲神色越发的沉重。

“可恨当初六圣坏我人族气运,使得我等九人离不开火云洞!否则的话,我们九人亲自出手,当可阻拦不少敌人!”

听到了伏羲的话语之后,黄帝与大禹王亦是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

“就这样子,我们还没有算上六圣!”

三皇五帝尽皆都是沉默了起来。

“今日虽是我人族一次劫难!但是我人族唯一不惧的就是一战!诸天万族又如何,上古灭不了我人族,如今我人族有了准备,哪里能够轻易就灭了我人族。况且,当代人皇,雄才大略,既然敢暴露,就一定做好了万的准备!”

沉默之后,仍旧是伏羲开口说道。

“我们今日只管尽情杀戮!不需留手!”

一向和善的伏羲都是发狠了起来。

五庄观。

“人皇!”

镇元大仙看着威压四方的帝辛,面色大惊。

“大商,帝辛!”

镇元子喃喃自语的念叨道:“就让我看看这一代人皇有何厉害之处!”

说到了最后,镇元大仙的眼睛之中闪烁出了阵阵精芒。

“清风,明月。准备十枚人参果!”

镇元大仙的声音突然传到了观中的两个小童之处。

、、、、、、

“桀桀,人皇之位暴露!这第一次大劫难,老祖究竟要不要出手呢?”

这是血海之中,冥河老祖之处。

“也罢!先看看这大商的底蕴!”

冥河老祖看了看底下的血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究竟有没有资格与老祖共享这血海之秘呢!”

、、、、、、

一处神秘的山亭之中,正坐着一老妇,一少女。

少女天真烂漫,穿着白色衣裳,笑起来如是银铃响彻。

“老母,为什么停下来了么?不是说师姐如今已经丧命!若是没有还魂水肯定就要魂飞魄散了!白儿才不要师姐死呢!”

这个自称白儿的少女不解的问道。

“不用了!老母我倒是小觑了这大商了!居然有人能够炼制出那还魂丹来!师姐如今已经醒转了过来!倒不用我们专门去看她了!”

这个老妇人拄着龙头拐杖,看向了大商方向,直接说道。

“十娘终究是我弟子!老母我一生从来不欠人因果,本来还发愁怎么还了这因果,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

哈哈哈,猜猜看,这个老母是谁?这个白衣女子是谁?看看谁能脑洞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