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这样一个被封闭起来的隐世门派,最有价值的地方就在于藏书阁以及存放法宝和仙丹的仓库,其次是药田、掌门长老的居所等等。

说是这么说,位置在哪找得到吗?

这还真不是特别难的事情。

除了一些比较特殊,例如土行宗那种门派外,大多数门派的建筑布置都有一些规律可循,总体来说就是越往后,重要性越高。

门派修士对此自然有些心得,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找到高价值的目标。

所以等林天赐上来时,他看到铁宁跟孟文彦兵分两路,一路朝正前方的大殿而去,另一路走了左边。

那里有一条隐藏在杂草中的石子路,尽头是一片竹林,可能是通往后山之类的地方。

散修们虽然有很多都没见过修真门派啥样,但他们知道跟着门派修士跑……

林天赐本打算跟着孟文彦去大殿的,不过他刚要走,就看到广场的右侧,紧挨着瀑布所形成的小河那边有一间像是竹屋的建筑,随即改了主意。

毕竟天剑派是早就被攻陷了的门派,下手的修士肯定把门派搜刮的差不多了,像刚刚提到的地方当然也是搜刮的重中之重,加上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就算真找到藏书阁,里面还剩下多少东西可想而知。

所以,林天赐琢磨着,或许在一些不起眼儿的地方能有所收获?

“林师兄!”

唯美雪纺裙少女花丛中沉醉

回身一看,冉青莲刚好也从平台上跳上来,她注意到平台上居然有这么一座门派,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

明明让冉青莲先走,不过林天赐速度太快,结果倒是被反超了。

顺手一发掌心雷将冉青莲后面追来的散修打下去,林天赐问道:

“其他人呢?”

林天赐明明记得有个芙蓉门的女修跟在冉青莲后面。

“刚刚特别乱,走散了。”

吊在队尾的门派修士跟散修混在一起,还时不时的边打边往上跳,这要能不乱就奇怪了。

朝下面望了一眼,看到些熟悉的面孔和一大帮散修正在重新向上爬.

管不了他们,林天赐招呼冉青莲朝刚刚确定的小屋跑去。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等了一下冉青莲所以比较显眼,还是之前的爆破符好好的拉了一波仇恨,有两个正欲前往大殿的散修看到林天赐‘不走寻常路’,犹豫一下调头朝他这边跟了过来。

“林师兄,有人跟来了。”

“不用管他们,现在没空。”

从一跳上来,林天赐就知道现在必须争分夺秒的搜刮。

在天剑派牛逼的那个年代,修士的数量并不多,主要是因为筑基困难,故而门派占地规模也远不如现在的门派大。

地方小,在场的又有好几十个修士,不快点动手再墨迹墨迹就啥都不剩了。

从入口到目标的小屋,这点距离以轻功提纵术来说转瞬即逝,离近了看,才发现这座远看是竹制的小屋其实是用的一种烧纸的砖瓦堆砌的,仅仅只是外形看上去比较像竹子。

倒也正常,毕竟已经过去了三元之久,就算门派大阵有延缓建筑物损坏的‘保鲜’功能,如果真的是竹子做的,现在就不是半瘫的状态,而是变成一地碎片了。

小屋的屋顶塌下去一大块,后半部也完塌了,不过倒是还能进去。

“冉师妹进去拿东西,看到什么像有用的就拿,等待会有空再分。”

冉青莲有储物葫芦,平时的话跟纳宝袋没啥区别,但比起需要打开袋子再装进去,储物葫芦可以把拿在手上的东西直接吸走,搜刮速度当然比较快。

嘱咐过冉青莲,林天赐在小屋前一个急刹车转身,双掌亮起闪耀的雷光:

“掌心雷!”

他需要在冉青莲搜刮的时候拦住捣乱的。

雷法速度快,但因为林天赐这一路上总用掌心雷,散修又不瞎,肯定有所防备。

看他转身,那两个散修就已经做好了躲避的准备,齐刷刷的左右跳开,正好躲过掌心雷。

其中一人当即反击了一发火灵咒,滚滚火焰压过来。

林天赐把法力注入真元护壁,将自己和热浪隔开,此时一道锐芒破开火焰,瞄准了他的左腰。

先是一发火灵咒遮挡视线,然后另一人快速从侧翼发动突袭,很简单也很实用的战术。

不过林天赐并未后退半步,运起方寸掌,小心避开锋利的锐芒,一掌打在来袭之人的手腕上。

这才发现所谓的锐芒其实是一支镔铁爪。

爪功当然也属于拳脚功夫的一种,镔铁爪作为武器基本上就跟拳套差不多。

尽管不是法宝,但注入法力以后也要小心。

一击不中,那散修也没有气馁,抽掌再度刺来。

散修、尤其是这种年轻的散修,大多都没有真正的对敌之法,拳脚多半都是凡间武者的手段,而这次倒是让林天赐碰到了个例外。

那散修的爪功还算不错,加之有镔铁爪这种武器,林天赐格挡的时候需要多加留心,最起码能缠住他几招。

刚刚用了火灵咒的另一名散修见状,并未上前夹击,而是一个纵身飞起打算越过林天赐进小屋里。

跟门派修士起冲突,打架输赢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拿好处。

比起背后有人,从功法到灵丹妙药都给准备好的门派修士,散修修行所需要的一切都只能自己搞,碰到个无人门派或洞府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林天赐正在对拆招数,眼见另一人凌空飞起,当即一招格开对手,从怀中取出一团银丝丢出去。

“给我下来!”

玄冰网见风就涨,很快变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朝打算越过的散修罩过去。

法宝由下往上,那散修还有点本事,凌空一点,再度生生拔高了一截。

但玄冰网的特色并不是捆缚能力特别强,而是能自动变位。

除非那散修能像用随风劲一样连续在空中跳跃闪避,不然绝对逃不过玄冰网的追击,很顺利的被捆成个粽子砰的落在地上,哼哼唧唧两声。

好像摔的不轻……

声东击西的作战完失败,剩下的散修一咬牙,只能再度一爪劈来。

跟林天赐玩拳脚功夫对拆,那就真的是班门弄斧了,除非是大派弟子还有可能玩一玩,就算爪法不错,像这种东西都没学的年轻散修也实在是不够看,又对拆了不到十招,他就被林天赐一掌印在前胸。

这一下让他气息不畅,攻势不由缓下来。

很明显林小哥儿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印上去的就不是单纯的掌劲,而是傲雪掌的寒毒。

又没什么仇,犯不着下狠手,装逼点说,这就是强者的自信。

此时冉青莲从小屋里冒出头:

“林师兄,都拿到了!”

“妥,闪人!”

看来小屋里确实有点收获,冉青莲运气轻功朝大殿的方向跑,林天赐也紧随其后,顺手一招,解开玄冰网。

被印了一掌的散修揉着胸口,只能希望刚刚冉青莲搜刮的不仔细,还能剩下点汤。

林小哥儿回身就是一发炎杀术正中小屋,那用烧制砖石瓦片组成的小屋本不该那么容易起火,但他用了红莲劫火……

火焰腾的一下窜起来,很快把整个小屋都包裹进去,仿佛连石头都能烧着。

“承让。”

抱一抱拳,林天赐飞身而去,只留下那两名散修在原地气得跳脚。

承让个屁!连点汤都不给留吗!

林天赐的想法很简单,非亲非故,咱们又不熟,我下手都手下留情了,凭什么还要给你们留?

主要还是之前上官金的挑拨,导致散修跟门派修士分成两拨,互有敌意。

既然有敌意,那还客气个屁。

能带走的就都带走,带不走的就统统拆了毁了,反正怎么斩草除根怎么来。

这就是林天赐的搜刮方式。

“拿到了什么东西?”

“十几块石板,应该是一套剑法,就是不知道不。”

门前的广场应该是还兼具练功场的作用,小屋里储存的大概就是天剑派的入门剑法,方便在此练剑的弟子观摩查错。

剑派的入门剑法本身肯定不是什么多牛逼的东西,属于给弟子打基础的,而且一听是剑法,林天赐就失去了兴趣,回头拓印一份给张百熙带去就行了。

说到底能放在大门口的不可能是贵重物品,好歹是个收获,聊胜于无。

两人飞身赶往大殿,此时又有一大堆散修冲了进去,听动静里面打的很热闹。

结果还真不出所料。

宽敞的大殿内挤满了叮叮当当战个痛的修士,一时间耳朵里充斥着兵器碰撞与呼喝声。

门派修士的质量比较高,但散修人多,导致很多门派修士都需要对付两三个对手,连孟文彦都被五人同时缠住。

大殿和之前的小屋一样,也出现了不少坍塌的迹象,房顶上的瓦片掉了不少,可以说四处漏风。

也多亏这帮人打的时候都清楚这一点,而没有动用威力特别强的法术,不然这座饱经风霜的大殿怕是早就被他们给拆了。

“林兄!开一条路出来!”

孟文彦一把仙剑放出去迎敌,一把现在持握在手护身,见林天赐赶来赶忙喊了一声。

大殿的后方本应通往更后面的出口现在被瓦砾废墟堵死了,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先一步进来的门派修士跟后面跟来的散修撞到一起最终发展成战个痛的局面。

林天赐快步上前搭把手,闻言接住弹出的灵符朝上方打出去。

“城破山,爆破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