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母亲只是隐形了,在他睡着的时候会出来,就像田螺姑娘,否则无法解释储物间里的这些盒子是怎么来的。

……

鹿正康还在陪着苏湘离,张英轩已经提前回了家,现在是下午4点,对一个中低纬度地区来说,1月份,太阳直射点还在南半球,北半球昼短夜长,这就是说,现在这个点,太阳已经在西边摇摇欲坠了。

傍晚的天空一片昏黄,就像是去到另一个星球一样,地面上满是棘刺一样的高楼,然后小孩子在这里就像是灰尘,浮游,或者是长得怪模怪样的外星生物,沿着街道走就像是沿着外星索道滑行似的,仰着头还能看到悬浮车,空轨,就像外星蜻蜓,或者外星老鹰。

活着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有时候真的是很迷幻的,玻璃幕墙上的广告一天一换,有时候广告都太过丰富了,以至于让人产生一种浮在广告海洋上的感觉。

苏湘离说想找一个高处,鹿正康就带她去观景塔,做两分钟的电梯到达顶层,八百米的高空,劲风似乎在吹动整座塔一样,就像站在蒲公英上,让人胆战心惊,一对年轻情侣在接吻,旁若无人,大家做着各自的事情。

鹿正康与苏湘离在沙发上并肩坐好。

苏湘离问鹿正康打算做些什么,鹿正康说竞赛晋级后,要准备新模型参加省级比赛。

苏湘离说,她想去找仇琼珠。

一个小姑娘,告诉你,她要跨越现代城市,去找一个久不联系的幼儿园同学。

鹿正康快吓坏了。

“不准去!”

田园风的清纯美女桃树林的唯美写真

“为什么?”

“我……要不我陪你去,总之你不能一个人去。”

苏湘离愣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骗到你了吧,哈哈哈!我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