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之中笔直的公路之上,一辆银灰色轿车风驰电掣。

副驾驶上,安奇生闭目养神,梳理此战得失。

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无论做什么事,事后都要做一个总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哪里还可以做得更好。

吾日三省吾身,从来不是什么坏事。

后坐之上,释心路,释心武两个大和尚也在调息气血。

昨夜激战,两人中了都不止一枪,虽然无损战力,体力消耗却是不小。

至于释心隆,则留在基地收拾首尾。

“安先生,追了一夜都没有看到人影,是不是追错方向了。”

释心路睁开眼睛,开口说道。

“通缉令已经发往附近这几个小国,一应列车,飞机他们都上不去,他们想要逃,只能出海。”

安奇生没有睁眼,回答道:

“我们一路追来,他们来不及转去缅国海域,只有依靠汰国漫长的路途甩开我们,才有可能出海离去。”

心绪飘扬在金色原野

“若他们不出海呢?”

释心路微微皱眉:

“岂不是要被他们跑了?”

“我们直奔汰国出海口,直接追上最好,追不上正好堵住他们的去路,释心隆大师修整一二也会前来,正好将他们前后夹击。”

苗雄等人的通缉令已经传到其他国家,汰国虽然不比大玄,但苗雄几人想要不声不响的逃走,也是不可能的。

他自然不担心。

安奇生闭着眼睛,视角之中,越发丰满的‘火柴人’缓慢打着拳。

得了心学传承之后,进步最大的反而是他的三十六物观想法。

虽然看上去还只是个火柴人,但内里已经不一样了,筋骨皮不谈,内脏已经渐渐观想出了。

越发的像个人了。

他隐隐有所感觉,随着观想法的进步,他真有可能将自己观想出来,届时,从身体四肢到体内渺小不可知的细微之地,他都可以感知到。

或许可以一窥见神的境界?

“就按安先生说的吧。”

身材壮实好似石墩子一般的释心武沙哑开声。

比起两位师兄,他最为沉默寡言。

释心路点点头,缩了一下头,以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他身子极长,收起两条腿,头还是能碰到车顶,这小轿车对他而言,还是太窄小了。

说了两句,车上又陷入沉默。

开车的中年汉子身形笔直,连续开了几个小时的车,身形也没有一丝走样。

目不斜视,两耳不闻他声,只是不断的提高着速度。

许久许久之后,安奇生缓缓睁开了眼。

远远眺望,已经可以看到海岸线。

汰国湾,快要到了。

…….

汰国湾,是汰国通往几大洋的海上交通要道,海岸线绵长。

呼呼~~~

湿润的海风拍打着海面。

一望无际的蓝天与大海一色。

苗雄等人下了沿途抢来的轿车,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前日与老师联系,他已经联系了竹龙会,说是会有竹龙会的船只在海边等着我们…….”

湿润的海风中,苗雄也松了口气。

一路亡命逃窜,精神紧绷,即便是他,也有些疲惫了。

到了这里,他们最危险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了。

他们之所以在金三角停留了好几天,就是在等待苗休打通关系,寻找境外船只来接。

“苗叁,打电话给老师,问一问竹龙会派来的船只在哪里?”

扫视了一眼身后,苗雄吩咐道。

“是,师兄。”

苗叁舒展了一下困倦的身体,取出卫星电话拨出一串号码。

嘟~嘟嘟~~

“师兄,没人接啊!”

停顿了十多秒,苗叁的脸色变了。

“怎么可能没人接?你是不是拨错号码了?”

“你搞什么?”

“老师的号码你也能记错吗?”

苗雄等人也全都面色一变。

这后有追兵,他们的时间可不多,要是没有船,茫茫大海在前,他们可就真的死定了!

“拿来!”

苗雄一把推开苗叁,自己重新拨出一串号码。

嘟嘟嘟~~~

接通,但无人接听的声音好似一柄柄巨锤砸在心头。

苗雄突然有些呼吸不畅。

竹龙会是国际知名组织,二十四小时都应该有人接听才对。

除非,这个号码是假的!

“会不会是老师正忙,没空接?”

其他几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或许吧……”

苗雄脸有些僵硬,没有告诉几位师兄弟自己拨打的是竹龙会的电话。

“这些麻烦了……”

苗雄咬牙。

“师兄,我们怎么办?”

苗叁面色有些慌了。

“别慌,你继续打电话,我们沿着海岸线找过去,或许已经到了…….”

苗雄强作镇定,心中也没底。

但到了这时候,他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当即,一边打着电话,一边领着几位师弟沿着海岸线寻找。

…….

不久之后,安奇生等人追了过来。

“嗯?这车……”

下了车,安奇生的眉头就是一皱,扫视了一眼四周,眸光落在车门都没关的轿车上:

“这车很有可能就是苗雄等人路上劫的!”

寻常人就算停车,也不会连车门都不关。

“追!”

释心路扫了一眼远处沙滩上依稀可见的脚印,冷笑道:

“他们跑不了!”

“追!”

几人对视一眼,齐齐跳下公路,奔赴沙滩。

呼呼~~~

安奇生脚下一点,速度极快,奔跑,跳跃,如虎跃狼奔,速度比起身后两个大和尚还要快上一线。

“好快的速度!”

释心路与释心武对视一眼,皆是有些惊讶。

这安奇生不似是武林中人,又不是军方武者,这功夫却隐隐比他们还要高出一筹。

不过此时也不是询问的时候,那些人跑到这里,必然是有人接应,要是一旦被逃到海上,那想追上可就太难了。

几人劲力鼓荡,沿着沙滩上的脚印一阵发足狂奔。

“是苗雄?”

四十分钟之后,安奇生的眼前一亮,隐隐看到了前面的人影。

“师兄,你看那船!那是竹龙会的标志!”

苗叁大喜过望。

只见近海之处,一艘有着竹龙会标志的船正缓缓驶来。

这又不是码头,连停靠的地方都没有,这船又有竹龙会的标志,不是来接他们的还能是来干什么的?

“的确是竹龙会的标志!”

苗雄心中也是一喜。

正要说话,心头顿生警觉,回头一扫,就看到远处狂飙而来的三人。

“不好,有人追上来了!”

苗雄大叫不好:

“快逃!向着那船跑!”

“果然有人接应,不能让他们跑了!”

两个大和尚心中大喜,脚下更快三分,居然超过了一直跑在前面的安奇生。

‘到底是年轻,体力还是不如我们’

释心路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狂追而去。

“有点不对……”

奔跑中,安奇生眉头一皱。

他自然不是体力不足,而是心中突然传来警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