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

希娅特使劲白了他一眼,不管自己有理没理,放在这个无节操的人身上,反正骂他准没错。

“变态!”

月娜小嘴微撇,然后又加了一个词“禽兽”!

晃着自己长长的秀丽的双马尾,墨梅不自觉有点无奈,老板好像非常非常喜欢这个东西,爱不释手。

不行不行,还是得警告他,不然拽的时候,脖子和头皮有点不舒服。

馆长已经是熟能生巧,温柔含笑不语,谷雨和麦露刚才在挠米糕,压根没听他说什么。

只有萌新飞燕,看的是稀里糊涂一脸茫然,因为夜林说得一点也没错啊,摩托车可不是那么好驾驶的,尤其是那些马力很大的重型摩托。

如果不接受训练技术不过关,可是很容易就受伤的。

就在夜林挨了一顿白眼,悻悻着挠头,准备带人去抢摩托车的时候,伊莎贝拉带着塞勒斯,风风火火从隔壁院子跑了过来。

甚至因为有点急促的情况下,她脚边隐隐升起了白色气流,行走间有一股不可阻挡之势,赫然是奥义武神步。

“我也要去,把我放院子里,和皇宫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伊莎贝拉非常不爽,她是来冒险找刺激的,不是窝在院子里当乖乖皇女吉祥物的。

否则德洛斯帝国皇宫,比这里可豪华奢侈多了,为什么还要自降档次上来找罪受?

“皇女殿下。”

马琳的礼节很周到,只是心里不免有点担忧,皇女亲自上战场前线,真的没问题么?

若是有什么闪失,如今风雨飘摇的天界可承担不起责任啊,随后也只能把目光放在夜林身上,期望他拿个主意。

夜林见状无奈摊手,他也知晓三皇女就不是个安分的性子,安慰道:“她能一脚把你们宫殿都给拆了,实力方面不用担心。”

伊莎贝拉和塞勒斯,放到了风樱的小队,弥补一下罗菲和娜塔莉亚不在的人数问题。

伊莎贝拉穿着紧身干练的淡蓝色服饰,包裹住武神勤加锻炼显得十分健美的身躯,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力量的美感。

虽然伊莎贝拉在正义方面“平平”无起,但一双美腿倒是修长有力,肥肉也因为武神步锻炼的缘故也还算挺翘。

正义算是伊莎贝拉的怨念了,她天生聪明伶俐,又备受宠爱,在很小的年纪便知晓自己与众不同。

有一个权倾天下的老爹,还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大皇子哥哥,一个一起长大关系很好的闺蜜,家里更是从不缺钱,再好的东西也就是一个乏味的数字,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完美的人生,简直就是“后浪”中巅峰,浪尖!

但是,随着年龄慢慢长大知识越来越丰富,原本的好朋友塞勒斯,胸口好像是突然一夜之间,就有了不俗的曲线,而且越来越夸张。

而她自己直到现在,还是平平无起,应该没救了吧……

伊莎贝拉胳膊臂肘佩戴着青龙腾海臂铠,当初用夜林送她的龙鳞做的,虽然不如拳套用起来舒适,但威力方面还不错。

塞勒斯还是那一副酷酷的,惹人嫌弃的臭表情,不过梅薇丝和风樱都习以为常了,也不在意。

临行前,夜林偷偷拉住梅薇丝,告诉她如果碰到什么柱状、易燃易爆物品,千万不要让三皇女靠近,这家伙脚痒痒。

“那么走吧,天界未来的英雄们。”夜林打趣道。

……

根特东门,在上一次卡勒特的入侵中被天堂炮豁开了一道大口子,城墙也倒塌的七七八八。

豁口太大,难以短时间内休整完毕。

卡勒特组织内以苏雷德为首的机动队从而长驱直入,给根特守备队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斯佩特,快带着人给我埋上地雷,皇都军那群孙子,未来肯定要修补城墙的。”

领头的苏雷德是一个纹身的壮汉,身材壮硕胳膊顶一般人大腿粗,戴着墨镜,赤着双臂,悠哉悠哉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一脸狞笑。

他的摩托车是经过特殊改装的,不仅体积大马力强,还装备了相当多的枪械武器,跑起来就像一辆气势汹汹的战车,速度还快。

在巷道战争中,就是屠宰的机器!

“哈哈哈哈,你们以前想过没,大名鼎鼎的神之都根特,现在居然任由我们肆虐横行,简直就像莫斯匹斯一样自由自在,你说是不是,高顿?”

被苏雷德称为高顿的,是一位身材瘦高的男子,面色有点难看,但强行挤出一点微笑。

他曾经是皇都军区的弹药专家,因为种种原因,背叛到了卡勒特,手上沾过自己人的血,已经没法回头了。

“可惜了,这片地方人都被撤离了,莫说女人,连个人影都没有。”

狠狠抽了一口香烟,苏雷德吐出烟蒂,紧了紧手上的手套,大声吆喝道:“我们靠近一些,我这里还有一些追击者,说不定能多炸死几个皇都军。”

他眼中闪烁着强烈的快意,行为更是嚣张跋扈,残忍无情。

压抑,真是压抑太久了!

无法地带被贵族们默认为是海上监狱,人命只等于一颗子弹,卑贱,低劣,不值钱。

第七帝国高高在上,科技飞速发展,享受着科技带来的便利,无法地带却犹如蛮荒之地,黄沙满天,枯骨遍地,老鸦蚕食。

报复!

不顾一切的报复,曾经神圣雄伟的根特,在炮火的侵袭下,就如同一位瑟瑟发抖,还在襁褓里吃奶的小娃娃,挨了狠狠的一巴掌也只能嚎啕大哭。

“队长,根特如今千疮百孔,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杀进去?”

一个异常紧张的卡勒特士兵,像猫头鹰一样脖子乱转左看右看,生怕哪里突然冒出来个敌人。

在机动部队内,他被戏称为“胆小的卡斯珀”,胆子和跳蚤一般小,一有风吹草动就抱头蹲防,但是枪法却是出奇的准。

不少皇都军看到他这幅怂样还以为他投降了,放松了警惕,然后被隐藏的枪口打了个心凉。

“呸,你懂个屁,根特的防御城墙是分内外两层的,我们攻破的是外层,内层城墙可是有防御武器的。”

苏雷德眼神有些忌惮,怎么说也是第七帝国的首都,发电机也勉强能带动一些防御装备,挺棘手的。

但是只要卡勒特组织本部把gt—9600攻城机械给开过来,再配合天堂炮坦克编队,轰碎第二层城墙就简单多了。

当初掳走艾丽婕,就是用外围远程轰炸佯攻,然后派遣改造人特种小队,付出巨大代价后才侥幸从皇宫抓到了艾丽婕。

根特方面一直以来,过度依赖电力和用电力启动的武器,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那队长,我们毁灭了第七帝国,然后呢?谁当皇帝?”有部下好奇问道。

有脑子的卡勒特都在疑惑,攻占皇宫之后呢?组织该怎么办?

“皇帝?”苏雷德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那得看安祖老大的意思,不过说不定,以后我们就是皇都军了呢?混个官职当当?哈哈哈哈。”

卡勒特这场旷日持久的暴乱,有太多人想从中分一杯羹,贵族院,卡勒特首领安祖·赛弗,神秘的兰蒂卢斯……

等到那位皇女被血祭在阿登高地之后,就是油水分账的时候。

那群道貌岸然的贵族,真不是个东西。

突然间,一个卡勒特机动兵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被一颗子弹准确命中眉心,摩托车一头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随后便是一阵稀里哗啦的撞击嘈杂声。

宽阔的通道尽头,飞燕手持双枪,静默站立,一双干净的眼眸中此刻尽是愤恨。

“呵,又是皇女庭院的娘们。”

苏雷德啐了一口,眼神在飞燕玲珑有致的身材上扫视了一遍,突然心头火起,冒出了活捉的念头。

烟雾弹!

卡勒特之所以有如今的战力,除了安徒恩、改造人等因素外,首领安祖·赛弗推行军事化管理,也极大增强了卡勒特的战斗力。

从一盘散沙,凝固成了坚韧的钢铁。

一堆烟雾弹飞速扩散遮掩视线,他们身上都有防弹衣,再凭借机动队,长期以来的配合,无论是战斗还是逃跑都有利至极。

“真是俊俏的丫头啊,给我尽量活捉!”

一声令下,回应的则是兴奋难耐的吼叫。

压低身形,引擎轰鸣,所有机动队员左手都抓了一根带链锤的锁链,嗷嗷的疯狂嚎叫。

几颗手雷从烟雾中被丢了出去,在街边和民巷中发生爆炸,震耳欲聋的声音更让机动队肾上腺素飙升。

飞燕随意性的往里面开了几枪,这里可是根特,卡勒特虽然猖狂,但绝对不是没脑子的人。

烟雾弹只是一种迷惑行为,也是卡勒特试探有没有额外敌人的一种手段。

现在的苏雷德表面狰狞,实际上估计已经带着人缩到烟雾末尾随时逃跑了。

正是因为这份谨慎性,所以皇都军半个月都没能把他给抓捕或消灭,束手无策。

若是在根特城内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难免造成更大的建筑物包括城墙损坏,真是像苍蝇一样烦躁。

几乎所有的兵力被缩在了城内,想要派遣军队直取安特贝鲁峡谷中,卡勒特的基地,目前也是有心却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