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无论是出于礼貌还是对长辈的尊敬,小维尔都还是组织了一次简单的欢迎宴会,邀请三位领地贵族共进晚餐,而他们同样没有拒绝,只是气氛稍微有些不是很好。

因为人员的大量流失,德克兰城堡内有足够的房子可供休息,三位贵族带来的人部安排进来也绰绰有余,至于说担心?那倒不必,仅仅两位入阶强者就足够让他们放下所有的小心思。

小维尔没有休息,书房里面灯火长明,这里的书籍并不多只有百十来本,很显然德克兰家族并不是什么书香门第,而且其中不少都是后来购买添加的,自己那位堂哥亚戈鲁德克兰的功劳居多。

从后往前看,小维尔越看越感觉怪异,心中不好的感觉越是浓厚。

自己等候已久的敲门声终于响了起来,只是第一个进来的人却并非自己想要的,却又是意料之中的:埃博拉勋爵。

“小家伙,不要怪我倚老卖老,我和你父亲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胡闹过的异姓兄弟,对于你的伯父,我其实没有那么喜欢,我更欣赏你父亲。”埃博拉勋爵上下打量小维尔,口中啧啧称奇。

“弗洛瑞特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居然能够生出来你这么一个聪明的儿子,我刚才从身边的情报官那里打听到了你的一些传奇经历。哈哈,力压马布斯特郡中学的年轻第一高手,德莱克高级学院的学生社团会长,童子军统领,啧啧,比你父亲年轻时候能折腾多了。”

听埃博拉勋爵提到自己父亲,小维尔立刻来了兴致,“尊敬的埃博拉勋爵,能够给我讲一讲父亲年轻时候的故事吗?他每次提到自己年轻时候,总是给我讲述他历尽千辛万苦前往德莱克城,以及执行佣兵任务时候的艰辛苦难。当然了,更多的是他追求我母亲时候的潇洒不羁。”

“啧啧,一个中级教育都没有毕业的笨蛋居然追求到了高级学院优秀毕业生,还能经受得起高级骑士的拳头考验,弗洛瑞特确实值得骄傲。”埃博拉勋爵微微一笑,似乎有些怀念,又似乎有些感慨:“你父亲啊,就是一个混蛋!”

“我跟你说,弗洛瑞特真的很过分,咱们两家靠的比较近,又多是资源比较贫瘠的勋爵领,农田是很重要的资源。在咱们两块领地之间,有一条小河,你那个混蛋父亲拉着我去抓鱼,然后偷庄稼煮着吃,最后被抓的时候自己跳水跑了,留下不会游泳的我被送到家里。”埃博拉勋爵不停的指控着自己的父亲:“那个时候我们还只有七岁。”

七岁下河摸鱼,偷人家庄稼。

八岁拉帮结伙打群架,每次都是埃博拉勋爵背锅。

暖冬笑靥如花清纯美女高清艺术摄影

十岁带着弓箭,偷偷去猎杀野狼,然后被野狼追着咬,最后被家里的护卫救下(埃博拉勋爵家里护卫)。

十二岁偷看女孩子洗澡,被发现之后将埃博拉勋爵丢下自己先跑。

十五岁那年,扛着学校的旗子,在马布斯特城内不断挑战其他中级学院,然后被开除。

十七岁,父亲去世,哥哥继承勋爵的第三天,弗洛瑞特德克兰带着一个简易的藤箱,离开了德克兰勋爵领,甚至谁都没有告诉,径直离开了马布斯特郡,从此很长一段时间了无音讯。

“这就是你的父亲,一个资质出众潜力无限,却又叛逆不羁心眼很小的混蛋。”埃博拉脸上流露出缅怀的神情,“孩子,你很出色,你有着你父亲的潜力和资质,却比他更加幸福,得到了很多资源让你能够快速成长起来。生在勋贵家族,作为次子,他的童年其实并不是那么快乐。”

“好了,我占用了你太多时间,有些事情我希望能够和你父亲当面谈谈,而不是说给你听,孩子,你的世界应该是更加美好的。”埃博拉勋爵还是将小维尔当成了晚辈孩子。

“是那位财政官的事情吗?”小维尔轻轻摇头,深深看了一眼埃博拉勋爵:“随便吧,短时间内我也用不到他,德克兰勋爵领表面上的账本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埃博拉勋爵浑身一颤,目光炯炯的盯着面前的少年,“你知道多少?很多事情即便是你你父亲都不知道的。”

“我是原德莱克城万事屋主管,现任的特异事务处理处处长。”小维尔说完让他回去了:“有些事情却是让父亲第一个知道比较好,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守住并建设领地,仅此而已。”

领地的资料文书,这些东西非常珍贵,一般人也不会想要将它们毁掉,毕竟无论是谁来接受这座勋爵领,都需要用到它们。

埃博拉勋爵在书房门前,遇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甚至可能已经听了很一会儿的扎克西男爵,两人相互问候一句,埃博拉勋爵这才离开,“他不是弗洛瑞特,却比年轻时候的弗洛瑞特更加强大有能力,他的实力和背景都值得我们仰视。”

这句话说的很轻,却依然传入了小维尔耳中,这位年轻时候被父亲耍得团团转的勋爵,绝对是一位大智若愚的贵族领主,和他打交道你会觉得很舒心。

扎克西男爵领和德克兰勋爵领虽然是邻居,但彼此之间的关系却只能用冷漠来形容,扎克西男爵没有过多的客套,打过招呼之后直奔主题:“维尔勋爵是神眷者,不知道你对巫师怎么看?”

小维尔略微一沉吟,轻轻摇头说:“巫师,是一群追求超凡力量的求知者,知识上他们也许更加渊博,但是智慧却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差别。”

“能够从一位神眷者口中听到如此公正的评价,我感觉到由衷的高兴。”扎克西男爵轻声说:“维尔勋爵作为德莱克城特异事务处理处处长,想必对巫师也不陌生吧,毕竟整个喀斯特王国,巫师最多的地方就是德莱克城。”

“确实接触过一些。”小维尔轻轻点头,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们家族有一位供奉从事巫师职业,精通炼金学中的药剂学,每年我们都要在那位大人身上投入很大的财力物力,那座小山头适合种植一种魔药,是那位大人亲自指名要的,所以”扎克西男爵并不认为这能够让小维尔退让,毕竟人家是神眷者,不要说马布斯特城的黑夜女神白衣主教了,就算是请来一两位牧师,也够自己家的药剂师喝一壶的了。

“你们家的药剂师,是什么等级的巫师?”小维尔对于贵族供养巫师并不奇怪,要知道很多魔药是可以修复身体,增强修为的,对于骑士、战士来说,巫师是最好的主人。在巫师群岛,正式巫师的追随者中不乏大骑士、天空骑士,甚至圣骑士。

“三级巫师学徒,虽然等级上看似和高级骑士相若,可是巫师的手段是在诡异,一般的大战士也未必能够讨的好。”扎克西男爵的话带着一丝丝尊敬,显然这位高级骑士吃过亏的。

“你回去问一问,他知不知道我的名字,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领地必须收回,所谓的魔药你们可以通过购买的方式从我这里获得,放心好了,神是慈悲的,对于巫师同样一视同仁。”小维尔摆了摆手让他回去。

在众神大陆的巫师界,小维尔也算是一位名人了,不管他是野巫师还是学院派巫师,都不可能比自己的背景更强大了,三级巫师学徒很强大吗?跟随自己学习过的三级巫师学徒也不是一位两位了,没必要那么看重他。

扎克西男爵走出门外的时候,突然回头说了一声:“不要再等了,哈拉尔男爵不会来的,他有自己的尊严,他和你们德克兰家族的关系很僵硬,轻易是不会低头的。”

“那就是说没得谈了,也好,既然没有谈成,那么我之前说过的明天中午的最后期限依然有效。”小维尔面色一冷,扎克西男爵忍不住轻轻摇头,转身大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