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欲静,山风不止。

话说长羽枫一个人行走在那芙兰达儿前往芙兰的林荫小道之上遇到了偷盗之贼戈尔曼与戈尔丁两兄弟。

此人黑袍加身,血眼通红,短发刺目,杀气腾腾,便要直街将长羽枫的脑袋砍将下来。

哪知一只穿行与林间的白鸽茫茫然恍惚的挡下了这一记致命的攻击。白鸽之血在长羽枫的脸上红的吓人,而他也像是在葫芦里的药丸被摇晃几下,便知道,自己,落了局了。

好歹也算是从芙兰皇家学院提前毕业的高材生,这点子门道他还是清楚的。

有人,要杀他。

好家伙,一次不行,这两次也没有得手,那保不齐有这第三次了。

不成想,这两次溅血,更加是勾起了他极其不好的回忆,他恍惚间自己身倒在血泊中,感受着世界万物的宁静,而那行之将木的身体便也跟着自己身体承受不住而最终孤零零的便死了。

那绝对是不好的回忆,但是现在,他抄起地面上,那从戈尔曼怀里滚下来的小丑金人便要当做钝器抵挡戈尔曼弟弟戈尔丁凝化成的血祭之刃。

面对着这个古老的咒术,长羽枫当然不知道其威力,但是长羽枫也知道,没有武器,那大概率便是任人宰割。

他身体几乎是本能的反抗,带着轮回之中的战斗本能,他身的血液也开始跟着沸腾起来。

那是条件反射般保护自己的本能在作祟,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慢慢的苏醒,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部来到了他的身上。

精致容颜吊带裙女生沁人心脾写真

长羽枫知道了自己的轮回,对于这种现象根本没有任何的惊讶,甚至是一点点的怀疑,他身都散发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奇异光点,那些光点覆盖在他的手腕上,给予他极其强大的腕力。

以至于那个咧嘴危险的小金人也在止不住的颤抖。

他率先躲避,翻滚进了灌木丛,试图躲开戈尔曼的视野,他不知戈尔曼的来历,也不知戈尔曼为何要杀将于他,但是面对如此敌意的戈尔曼,他必须警惕起来。

“死瘸子!快把雕塑还给我!”

戈尔曼的双眼越发的通红,那恶魔的狂化黑气毫不遮掩的出现在了他的身上,缠绕着他,好似一身薄凉的灰黑色轻纱。

这魔气可不是好东西……今天一天之内便遇到了两个魔气感染的主儿……而且或多或少有意的来到自己的身边……起码有那种让自己知道,魔气是真实存在的,并且从未远离过人类世界的这种极为真实的压迫感。

长羽枫在灌木丛里,抓着那个金子制成的雕塑,他的拐杖是不可能抵挡住那把血刃的,他不可能做出那么危险的动作,就是以拐杖去对峙那把可怕的血刃。

他紧紧的抓着这个意外的防御工具,这金雕塑自然是很重,但是现在肯定是越重越好,他没有想过与几近疯狂的戈尔曼正面对抗,魔气的可怕程度超乎想象,只要是在灵界的人就知道,面对魔气感染的患者或者是凶兽,如果做不到无伤的远程击杀,那就乖乖的撒开腿逃跑。

不跑等死,就是这么简单。

不给你讲道理。

很明显,这第二个魔气感染的人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长羽枫已经觉得有些奇怪了,他此时并没有想过要第一时间的逃跑了。

刚刚的那个人撞到自己的人,和现在这个人给长羽枫最直接的感觉就是此人更加的富有人性的敌意。

这来源于自己无意中拿到了他掉落的金雕塑。

金子制成的雕塑,无论在哪里,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戈尔曼的愤怒极其庞大,让他接近毫无预兆的疯狂。

“你为什么要杀我!你受雇与谁?!”长羽枫依然将戈尔曼认为是雇佣着来到自己的身边,刺杀自己的。

长羽枫丝毫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松懈,他慢慢的俯下腰身,缓缓的行走在灌木丛里,他的行进,让戈尔曼也快速的发现了他。

“瘸子!给我!还给我!”戈尔曼提着左手的血刃和右手的匕首快速的跳跃而来,一点一蹦的盗贼走步,让他看起来极快,甚至是身子极其轻盈。

“可恶……”长羽枫看着那戈尔曼冲过来,血刃横行割来,匕首紧接着下刺,长羽枫没有想到他会有两个武器,并没有想着去接下这一个只有短兵钝器的攻击。

长羽枫闪身离开,似攀爬一般行进在灌木丛,那戈尔曼又割又刺而来,攻击手段比那个直接进行了恶魔话攻击,进行赤手空拳战斗的人聪明的多。

自然也就难对付的多。

长羽枫要躲,戈尔曼自然跟进,他踏步蹬地蹦起又冲将而来,想要在长羽枫的身上进行极快的背刺。

长羽枫继而翻滚,翻身而去,便将那金色雕塑用力丢出,与戈尔曼四目相对,戈尔曼眼看着那金雕塑砸将而来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长羽枫极快的判断这座金雕塑丝毫帮不到自己,这金雕塑的长短钝器根本不可能与匕首和血刃相媲美,也就意味着现在毫无用处。

但是这一丢,长羽枫就只能快速的逃跑了,戈尔曼并未躲避那金雕塑的砸击,金子制成的雕塑砸将过来那个重量极其可怕,直接将戈尔曼的眼骨砸塌,他也不疼,只是因为重量而晃荡着向后一下,依然完成了血刃的横割与匕首的下刺。

只是,这晃荡一下,也几乎是让长羽枫震惊不已,此人已经完失去了痛觉,或者说此人的皮肤已经被魔气强化不再脆弱,承受着了这次可以让人直接让人昏厥的砸击。这也就意味着恶魔化也便是迟早的事情。

长羽枫自然害怕,恶魔化意味着每一击都是魔气感染的极强攻击,人还好说,自己被刀刃或者是匕首攻击到,好说的出出血,生还的可能性是极大的,而被魔气感染恶魔化的生物攻击,就基本上不存在生的可能了。

最起码,如果受伤,变为狂暴的,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也只会带来诛杀式的可怜结局。

这是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不愿意见到的情景。

他看着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林荫小道不够两个人前行而需要诛杀自己。

这对是极有预谋的谋杀……

将魔气感染的恶魔,带到他的身边,让他死于非命……

其实这个说法也站不住脚,那么就丝毫没有思考的必要了。

作为一个好人,即使是正当防卫,杀人也是不允许的,但是杀恶魔就不一样了。这种狂化的恶魔,几乎是人人得而诛之,是不存在善恶情感束缚的必死之物。

长羽枫的脑子转的飞快,动作也极快,他的身上下都开始出现那手腕上的异样光点,这也意味着他身体的强化也在悄然进行。

长羽枫没有武器,自然要逃,只是他的逃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戈尔曼的攻击如雨点般袭来,他根本避无可避。

那是血刃之上的血形成的血镖,每一滴血,都化为一个血镖。

这戈尔曼发暗器般的血镖是未说话的,似乎没有告诉他敌人——长羽枫的必要,他疯狂,又保持着可怕的理智。这种暗杀的手段也是几乎默不作声,看着长羽枫稍微拉开了一丁点的距离,他拉刀向自己,匕首脱手滑入口袋,再是猛的一挥左手,血刃之镖便袭向刚刚砸完金雕塑还没有跑出去两步的长羽枫。

而长羽枫在跑动中向后观察身后的危险之时,已经没有躲避的可能了。

他看着那些血直接来到了他的眼前,就要猛的扎进他的身上,带给他的脸,以及他的背部难以治愈的伤害,那些血凝成的飞镖也极其锋利,虽未有铁片,也是寒光凌厉。

但是,眼看着这一击就要干净利落的要了长羽枫的命,却在关键时刻,出现了一个让长羽枫又震惊,又害怕的景象,两只从天而降的白色鸽子……

又是鸽子!

冲到了长羽枫的面前,扑腾着翅膀,在长羽枫措手不及的时候,直直的接住了这血镖的致命攻击,鲜血再一次的溅在长羽枫的脸上,这一次,那些鸽子血清清楚楚的,一点一滴的溅在了长羽枫的眼睛里,他那双乌黑的眼睛因为这个可怕的溅射而保护性的关合,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这极短的攻击,就让逃跑的长羽枫招架不住,戈尔曼绝对是有实力的,依靠着魔气感染的强化,他几乎像是知道长羽枫绝对躲避不及一样,这突如起来的两只鸽子让他猝不及防,这已经是三个鸽子了……

不过,戈尔曼很明显战斗经验更加丰富,丝毫没有去管那些鸽子的由来,提血刃握匕首冲将杀了过来,长羽枫自然也不敢有任何怠慢,转身便要逃走。

他闭着眼睛,感受着鸽子灼热的血液滚烫着自己眼睛的痛苦,那几乎是让他的双眼发出了恐怖的热气……

他痛苦的吸气呼气,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他想要去睁开眼睛看清前路,却又被自己眼睛的保护神经强制的闭眼,在这反复的眨眼里,他的眼睛血丝满布,像是炸裂的血球,就躺着那滚烫的鸽子血。

或者已经没有办法分清是他的血,还是那个鸽子血了……

闭上了眼睛,他已经看不清前路,在灌木丛里挺直着身子要逃……就算长羽枫失去了那个金雕塑,也没有想要放过长羽枫的意思。

血腥的气味让戈尔曼更加的发狂,他几乎是难以忍受的,发出了类似于野兽的嘶吼……

ke——

他的嗓子好像是在由血肉重新填充,以至于声带韧带都散发着低沉的撕裂嗓音——

他不再口吐人言,而是极其恐怖的,发出了灼热的嘶吼——

keee——

戈尔曼不似人言的嘶吼声让长羽枫心惊肉跳,他失去了眼睛的感知,看不见前路,失去了周围的感知,这个陌生的地界,让他真正的害怕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他被已经快要恶魔化的人追赶,还在于他无法自我的尝试救自己一次……

他现在的情况极其糟糕,没有逃跑的路线,甚至是又瘸又瞎,这放在哪里,都会被敌人毫不客气的大卸八块。

生命的最后之时,任人宰割是会让人崩溃的,长羽枫毫不客气的人逃跑,那个金雕塑被砸出之后从戈尔曼的眼角塌陷处弹出,跌落在了地上,又被戈尔曼已经长出来的恶魔尖爪一踢,噗噜噗噜的随着山地的坡势快速的滚动,它和长羽枫几乎保持了平行的滚动,在长羽枫的身边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救命!”长羽枫喊出了这个,让他几乎没有任何办法才必须喊出来的声音。

他的眼前只有失明之后的黑暗……那些鸽子血灼烧着他的眼睛,他听到身后正在快速追来的戈尔曼的嘶吼,他的背部脊柱发凉,颤抖着,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抓住自己一样,再是那旁边物体因为自己跑过去而带来的莎莎声的回馈。

他的精神紧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被追上,这才是最可怕的……就像是知道自己这一天会死,却又不知道自己这一天会死在哪一个时间点……这种要定未定的死亡预期让他的心脏砰砰直跳。

戈尔曼已经完恶魔化了,尖牙利爪,黑色皮肤,奇形怪状的体格,猛然可怕的嘶吼,无论他刚刚多么厉害,现在也便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几乎是本能的因为恶魔之血的狂怒,追赶着长羽枫,想要将世间所有的活物,都诛杀殆尽……

人类勤学苦练的战斗技巧,无法复制的攻击方式都完化为了本能疯狂的拳脚利爪的攻击,没有一个强大的人会把恶魔化当做是力量的强化。

魔气感染本身,就是一种对于人的摧残……这古已有之的可怕东西,此时在长羽枫的面前极其不合时宜的出现了两次……

长羽枫感受着眼睛的灼伤,他喊着救命,希望着有什么救世主存在可以救他。

可是他还是任人宰割……

一只利爪毫不留情的在他的腹部突出贯穿……

他痛苦的呐喊……此时的他快速的睁开眼睛,却已经被鸽子血灼烧的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

那是一望无际的永无止尽的黑暗……

如果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便失去了看见其他一切的权利——即天生便是瞎子——他从未见过光明,那也便不会觉得苦恼——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终究有人会告诉他,这个世界时五彩斑斓的,他残忍的只能看到——黑暗——

如果他不疯狂的话……

那就太可怜了……

为什么……是你,是瞎子?

长羽枫感受着痛苦……那痛苦是很快的……一下子让他失去了呼吸……失去了呼吸便也不痛苦了……

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故事里,那些将死之人还能说出遗言这么感天动地的事情……

他实在是没有想过……自己受到的攻击,一下子便疼的没有了呼吸……

一切都结束了吗?

他想……

或许如刚刚所说的,这并不是他应该,可以想到的……

他的心脏还在缓缓的跳动……

扑通——

扑通——

扑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