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尔兰公国2015年

蛮荒冰原

伊沙尔在风雪中艰难的前行,极地虽是极昼了却风雪不断,暗压压的天空呼啸着暴风雪,因为不纯种的血脉冲突,开着巨魔纹路的伊沙尔仍然能感到穿透身体的寒冷,幸好特制斗篷不会惊扰到周围捕食的凶兽,能够保证伊沙尔安的行进。但特质斗篷遇到实力强大的凶兽依然鸡肋,强大的凶兽仍然能快速辨别且攻击伊沙尔。所以一路上伊沙尔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凶兽的干扰,而一路上凶兽也出奇的少,这样的速度很快就能到达塔隆的魔法之泉,她所知道的塔隆有着极地最美丽的情景,父亲曾带着她去过,那里有着美得不可思议的五颜六色的鲜花,有些温暖的魔法之泉,有着小小的矮矮的奇妙建筑,那里由一个奇怪的华丽服饰的男子和一只兔子族的族人。那是伊沙尔小时候美好的回忆,一直埋藏在心底,父亲的微笑和在那个男子交谈时显得那样憨厚。

而关于塔隆的传说从未停止。

塔隆拥有无尽的财宝和能够使人瞬间强大的魔法卷轴。任何渴求强大的种族们都流传着塔隆的传说,一支又一支来自不同种族的探索小队不断冲击着这个传说中的目标。但大多一无所获,他们留在极地的终究是他们的尸骨。

狂躁的风雪中,伊沙尔紧握着拳头,她看向漫无边际的白色荒原,心中的火苗燃烧着,“塔隆,塔隆”

一直朝着北走的特瓦尔开着巨魔纹路快步奔驰在冰天雪地里,他以极快的速度在暴风雪中穿行,沿途的凶兽们猝不及防的被他踩踏或是甩一脸雪,他的心很急,也许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加急切的想要见到伊沙尔的人了。他的巨魔纹路布满身,使他身都发出深蓝色的光,就好像一个蓝色的光点在白茫茫的雪中快速移动。他口中念着一个他难以再忘记的名字

“伊沙尔,伊沙尔”

特瓦尔是古拉尔的次子,古拉尔训斥伊沙尔的时候,特瓦尔总是站在旁边,他想拖住这个暴躁的父亲,但是却始终无能为力,而后来,他看着伊沙尔的眼中泛着晶莹莹的泪珠,她的眼中坚定的看着“啊萨尔权杖”,她静静的站在夕阳的崖山上,长发飘飘,眉目似星辰,他远远的看着,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时刻。

开始的时候,特瓦尔艰难的行走在呼啸的暴风雪里,即使是很近的一段距离,特瓦尔也需要花上好几倍的时间,特瓦尔是年轻一辈冰之巨魔中体型较小的,而其矫健的身手在此时却毫无用处,风雪好像越来越大,而风与雪刺痛着他的脸颊,蓝色的皮肤也开始变得不再御寒似的,为了继续前行,特瓦尔必须展开自己的巨魔纹路,蓝色的魔法纹路在特瓦尔身上流动,古老的文字迸发出神秘的力量,他无法想象伊沙尔弱小的身子怎么去抗住风雪的抽打,不纯种的劣势在此时暴露无遗,伊沙尔的血脉之力是承受不住如此强劲的风与雪的。“伊沙尔”特瓦尔用手臂遮挡着风雪,一跳一跃的在雪原上行进。

这股暴风雪来的过于异常,持续了几个月也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原本暴露在雪地的冰层早已不见了踪影,雪的厚度也不知道堆了多厚,只有原本的洞穴在山间,如今就像平地一般,暴风雪的恐怖远不止这些,山间的凶兽们埋在雪地下成为潜在的威胁,一个不小心便会被拖进雪层,死无葬身之地。特瓦尔焦急的心使他无法顾及雪层下潜伏的凶兽。只能强行踩在雪地上或者露出的凶兽头上猛的一踏将其再次踏入雪层!只要运气与实力不符,变会成为饥饿了一整个冬季的凶兽食物。

雪原此刻就像凶兽的海洋,危机四伏。

短发美少女森女系装扮迷人微笑公交车写真图片

“伊沙尔”特瓦尔将其手臂举起阻挡住已经快要割伤眼睛的寒风,传说,在塔隆有着一座高耸的东方城堡,里面住着法力强大的东方神明,魔法之泉就由他看管,在上一次迁移途中,伊沙尔的父亲求得魔法之泉修复啊萨尔权杖,这一次他的女儿同样需要魔法之泉。那时候伊沙尔和自己还小,他们在预备小队里一起训练,一起玩闹,可如今,那样的日子早已远去,只留下惆怅的特瓦尔。特瓦尔明白此行的凶险,但伊沙尔应该更加需要保护。

特瓦尔明目张胆的在凶兽四伏的雪原上奔驰自然引来了凶兽,他踩着凶兽的头或者四肢,一个箭步就冲出去数米远,巨魔纹路的加持让他不惧怕任何以力量著称的凶兽,而凶兽庞大的体型冲出雪层让原本在冰原上形成的巨大冰锥暴露出来,“砰”特瓦尔重踩冰锥踢在凶兽的身体上,让凶兽ang的大叫。特瓦尔顾不上开心,头也不回的朝着塔隆的方向跳去。

特瓦尔的速度足以在短时间内追上小心翼翼前行的伊沙尔,而就在特瓦尔又踩在一只凶兽的头上时,剧烈的震颤感传来差点跌了特瓦尔一个踉跄,嗵巨大的声音传来,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靠近,剧烈的震颤感越发的强烈,脚下的凶兽也像着了魔一样用爪子往下挖着雪泥,它惊恐着想要逃离,挖出的雪泥四溅,然不顾这个刚刚踩在他头上的侵犯者。特瓦尔有些诧异,他回头看来时的路,特瓦尔愣了一下,他看到苍茫的雪原上,一群凶兽飞奔而来,雪层被践踏的四处陷落,而雪花狂躁的四处飞舞,在狩猎小队的意识也使他急忙的跳将出去,将自己迅速的掩埋在雪地里。纹丝不动。镇定的就好像雪原的顽石,这个时候躲藏是最好的方法,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冰原凶兽群能不惹就不惹是身为极地原住民的常识,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向这边践踏而来的凶兽群,像一个等待狩猎的猎人。奇怪,怎么不是单一族群?凶兽群近了特瓦尔才看到这所谓的凶兽群并不是一个种类,而是冰原上差不多所有齐的凶兽种类!

震颤感仍在加剧,特瓦尔想做些什么,但也无能为力,这次来的凶兽可能比以往更加强大,它以肉耳可以听到的速度加速着向这里袭来,巨魔纹路保护着特瓦尔埋藏在雪地的身体,雪地掩埋着特瓦尔的气息,他眼神紧紧盯着声音来的方向,嗵又是一身巨响,一只巨大的凶兽从雪地里被震出,雪在特瓦尔的眼前炸开,凶兽庞大的身体扭捏着开始奔跑,发出kangkang急切的恐惧声,它的身后是一群和它一样巨大的凶兽,一整群的凶兽挥舞着他们强有力的四肢以夸张的速度奔跑着,而一只巨型鄂章在他们的身后追赶着他们,它们惊恐,发出anghang的怪叫,原来是一只巨型鄂章捕食,这只体型大过数倍的鄂章正在追赶这些看上去那么小的凶兽群,特瓦尔暗骂,虽然他已经经历过多次巨大凶兽的捕食,但是如此巨大的鄂章还是不免倒吸一口凉气。即使躲藏的再好,也难免有些害怕。这只鄂章挥舞着它的巨型触手,极快的速度敲打着雪层,雪被巨大的震击击碎的纷纷陷落,埋藏在雪层下的凶兽们纷纷被震出,四仰八叉,叫苦连天。特瓦尔也不例外,说时迟那时快,特瓦尔巨魔纹路开,在露出的冰锥上快速的前行,一踩,一蹬,一摆,和其他凶兽一样几乎是并排着跑的特瓦尔还是难以逃出巨型鄂章的攻击范围,从侧翼飞来的鄂章触手让特瓦尔必须强行陷入雪层躲避,霎那间,特瓦尔又被鄂章震起,无所遁形。不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特瓦尔在面对突如其来的触手时暗骂一声,从侧翼急停,反手顶住巨大的触手,接力顺势推开,而这次巨压下的推移让特瓦尔手臂流血不止,触手上的倒钩重重的划在他的手臂上,蓝色的血液缓缓的流出和寒冷的空气产生巨大的反应,热气滋滋的在特瓦尔身旁响着。呼又是一记触手飞来,明亮的倒钩直击特瓦尔的脑袋,特瓦尔大喝一声,yiya!特瓦尔双臂急行在面前,硬生生吃下了这一击,但被甩出几十米远。特瓦尔的坠落地点滋滋的响声越发大了起来。而那只巨型鄂章却再也没有管他,就好像不知道有此人存在,继续张牙舞爪的敲击地面,等特瓦尔缓过神来,巨型鄂章已经赶着一大群凶兽走远了,特瓦尔坐起来庆幸自己躲过一劫,站起身想要继续前往塔隆时,发现巨型鄂章正在赶往塔隆的路上。

特瓦尔的蓝色血液从手臂上缓缓流出,为了控制住寒冷的空气冻住血液,特瓦尔需要快速聚集身体里巨魔的魔法力量,而正当特瓦尔要开启巨魔纹路时,他看到了一个异样的东西,好像是一个人影,特瓦尔惊讶的盯着前方,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影在巨型鄂章留下的陷落雪层上快速前行,他的速度之快使他总是和鄂章挨得很近,就好像是他在驱赶着鄂章前行似的,他身上有着外显的紫色杀气,而杀气就像冲天的烈焰让特瓦尔胆寒的咽着口水。特瓦尔被如此强大的杀气震住,他从未见过有哪一个能将杀气外显到如此境地的种族。看他的背影,是一个人类?这太不可思议了!人类强者又要寻找塔隆了么?就在特瓦尔盯着黑袍人的时候,黑袍人好像知道一样,猛的回头,特瓦尔赶紧伏下身子,埋进雪层屏住呼吸不敢出声,,而黑袍人歪着头好像很困惑,紧跟着鄂章奔驰而去。鄂章张牙舞爪的震击这地面,让更多埋藏在雪层的凶兽们被毫无预兆的震出,在空中翻腾,四肢朝天,多肢朝天,露出惊恐的表情。它赶着凶兽群,黑袍人赶着它,气势汹汹的朝北奔去。特瓦尔惊出一身冷汗,他快速躲藏进雪层,许久才爬出,他长吁一口气,而后迅速催生着自己的巨魔纹路修复身体,已经被冻在手臂上的蓝色血液冰开始融化,顺着手臂流下在雪地上发出轻微的滋滋声。如果黑袍人同去塔隆,那么伊沙尔的危险就不是几只简单的凶兽那么简单,特瓦尔站立起来,他感觉不那么寒冷了,风雪开始变小,甚至有要停歇的意思,而在塔隆的方向,风雪仍然迅猛,特瓦尔更加不安了起来。他催动古老的纹路,在巨大的鄂章留下的陷落雪层上快速跳跃。

而此刻的塔隆就像笼罩着一层阴暗的薄暮,在遥远的天空传来空气剧烈摩擦的轰隆声,透明的结界在碰到剧烈的摩擦处显出层层递进的法术涟漪,一环又扣着一环。结界范围不大,单围着一座中式的古城,雄伟的城墙,金色琉光瓦与红色的支柱,灰色巨石砖堆砌而成的城墙依傍着一座矮矮的凌峋碧绿的小山,还有丝丝的瀑布从小山流出,飞鸟与蝴蝶各自在城中与山上飞舞,加上一弯泉水从天边静静的流淌,它穿过古城,环绕古城就像一条东方的巨龙守护着这座古城。城内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但城里的一切与结界外的景象犹如天壤之别,就好像无端生了个世外桃源一般。结界外狂躁的空气使风雪骤停,只留下轰隆轰隆的巨响。阴暗的天空下,古城的一切都好像要失去颜色一样孤零零的撂在那里。一场预感到的危机就要到来。

“达达,此番我回不来,你便带着枫儿离开这里,去白灵山避难吧。”声音很轻,温柔的不像他。他的白色云袖长服整齐的贴着身,绿色的结晶玉佩被他紧紧的拿着,他微皱着眉站在窗口,似星的黑色瞳眸淡淡的看着浮在身边的魔法泉水。“就这样吧,我唯一担心的还是枫儿。”他叫宁极,是这座城的主人,这座城的守护者,而这座城唤做华洲亦名为塔隆。枫儿,是一名已经长眠了数年的婴儿。

“先生!”一个长着兔子耳朵,身材纤瘦的年轻人静静的立在他的身后,说话间向前挪了一步,

“达达,你知道枫儿对于人类而言有多重要,不必再多言了,去给我冲杯茶吧,我好久没喝东方的茶叶了”他摆摆手连动作都那么轻。

“是”

名为达达的兔人族不甘心的退下,他的眼中闪着泪光,他忍着不让泪落下。

宁极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如果这是我的命运,我定当力以赴!”他的声音还是很轻,却又如此坚定。他看着手中收在云鞘中的剑,眼神迷离,剑嗡嗡的鸣,空气开始安静,塔隆的雪停了。

此时,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结界外,轰隆的剧烈声响丝毫没有使她害怕,她扶着受伤的手臂穿过泛着涟漪的结界,就好像远方来的客人径直朝朱红的城门走去,鲜红的血液滴在久违的黄土地上,渗了进去。迎接她的是达达,两人交谈着消失在了城内。

终于摆脱极昼煎熬的塔隆开始了阔别已久的夜晚,星辰巧妙的排列着,极光开始慢慢分布在塔隆的周围缓缓的流动着,留给世人无尽的美好遐想。

塔隆的夜色伴着七彩的极光一起将周围白茫茫的冰雪点缀成随着时间流动的光彩乐园。

绚烂的极光之下,一个巨型的影子在塔隆的结界前端安静的站立,影子上,黑袍人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啊,我亲爱的塔隆,我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