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衣小心翼翼为沙织倒了一杯红茶,而后轻声道:“大小姐,请您稍等一下,我先和响子聊一聊!”

“嗯!去吧!”沙织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辰巳德丸已经带着三名钢铁圣斗士埋伏在四周,再加上一个海豚座美衣,眼下的局面完在她的掌控之中。

“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圣斗士的样子,简直就是圣域的耻辱!”看着走来的好友,响子怒气冲冲地斥责道。

圣域为守护大地和女神而存在,绝不是有钱人家的奴仆!

美衣浅浅一笑,从容道:“如果你知道那位大小姐的真实身份,我想你绝对不会再怀疑我这副模样是否合适。”

说话间,两人的距离已不足五米。

“你这是什么意思?”响子皱紧了眉头,并暗暗退了两步。

好友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奇怪了,不得不让她生出防备之心。

“那位大小姐,正是圣域失踪多年的雅典娜女神!”美衣一本正经地对响子吐露实情。

“什么?”

响子大吃一惊,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听到这么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

居家服美少女图片

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以后,她瞄了不远处的沙织一眼,冷冷地对好友道:“这不可能,你一定是被人蛊惑了!”

“倘若她真是雅典娜大人,那她为什么不回圣域,而是刻意隐藏在这世俗之中!”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意外,太突然了,实在很难让她相信那个贵族少女的真实身份。

美衣认真解释道:“圣域被一股邪恶的力量入侵,雅典娜大人因而不得不暂时留在俗世之中,等待回归的时机。”

闻言,响子满脸怒色,又道:“这简直是笑话!堂堂圣域怎么会被邪恶的力量入侵!”

“我看你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给蛊惑了!”

“我这就帮你撕开她的伪装,看看她的真面目!”

说罢,她望向另一边的沙织,并作势冲了过去。

可惜,美衣同样一直对她留有防备。

在她迈出一步的瞬间,海豚座就抢先一步挡在了她的前面。

“很抱歉,就算是你,我也决不允许你对大小姐不敬!”美衣严肃地对好友说道。

“好,好,好!”

看着‘陌生’的好友,响子连连点头,又气又急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动她,但这件事我必须上报教皇大人,让教皇大人亲自来处置!”

“届时,她究竟是谁,一切自会分晓!”

听到这话,美衣顿时变了脸色。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了!为了沙织大小姐的安,我决不允许她的消息泄露!”美衣一把扯下身上蓬松的女仆装,露出底下一件淡蓝色的圣衣。

见此情景,响子哪里还不明白。

美衣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甚至于秘密唤她来扶桑这件事,很可能也是一个陷阱。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会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和自己动手,并算计自己。

“看来,你我一战,是不可避免了!”

响子无奈叹了一口气,而后将小宇宙之力注入耳坠,立时变见其光华大绽,而后化作一件苍蓝色的圣衣穿在身上。

“不过,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就想留下我,那就太天真了!”

“小马流星拳”

话音未落,响子立时将小宇宙之力聚集拳头,对准前方的美衣连续挥出无数快拳。

刹那间,拳风混合小宇宙之力,化作无数白色的流星,像暴雨一般对着目标射了上去。

面对攻击,美衣浑然不惧,当即扭腰抬腿,踢了上去。

“天堂旋涡”

平地上顿时有一道直径达四五米的水龙卷涌起,而后朝着流星雨迎了上去。

战场外,城户沙织则浅浅一笑,手中有一柄耀金色的权杖显化。

就像当初帮助辰巳迎战美衣一般,她轻轻地杵了一下权杖,立时有一道混合了她意志的念力波朝着战场中央扩散而去。

只一瞬间,小马座响子顿觉身上的圣衣出现异常,不仅不再帮助她增幅小宇宙,甚至于还反过来干扰她的小宇宙运行。

“这是怎么回事?”响子惊惧不已。

因为小马座圣衣的干扰,她的小宇宙运行出现问题,那暴雨一般的流星攻势也随之减弱了一大半。

轰!

面对迎面而来的巨大水龙卷,她的流星雨瞬间就被冲散、崩灭,她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卷入了水龙卷之中。

“啊——”

惨叫声紧随而至,那湍急的水流中蕴含一股极其强大的扭曲之力,她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扭成一根麻花。

也就在这一瞬间,战场之外有一道幽蓝色的人影冲了进来。

原本埋伏在战场边缘的辰巳德丸等人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进入了战场。

只见其单手对准水龙卷用力一抓,立时便见着水龙卷崩散,将坠落的小马座抱在了怀里。

“你没事吧,响子?”来人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一点儿轻伤,休息一下就好!”响子从对方的怀抱挣扎而出,重新站在了地上。

“你不是在圣域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里格尔?”回过神来,响子又望着来人问道。

猎户座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又道:“我见你一个人神神秘秘地离开圣域有些担心,就悄悄跟上来了。”

与此同时,看到那一身幽蓝色的圣衣,美衣也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不好,大小姐,是猎户座里格尔!你们快走,我来拖住他!”美衣一边防备,一边对沙织和辰巳等人暗自传讯道。

“猎户座只是一个白银圣斗士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吧?”听出美衣的慌乱,沙织不解地问道。

辰巳和美衣虽然只有青铜级的实力,但配合她拥有的圣衣辖制权限,就算对上白银圣斗士也不是完没有胜算。

“不!”

美衣盯紧了猎户座,冷汗直流道:“里格尔不是普通的白银圣斗士,他已经领悟了第七感末那识,和寻常青铜白银圣斗士完不在一个次元!”

第六感与第七感之间存在难以想象的差距,更别说她们一方现在只有两个青铜级战斗力,连白银都没有一个。

即便配合沙织小姐辖制圣衣的权限,对上里格尔,胜算仍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