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想到自杀啊!

萧逸琛的心沉重的厉害。

门内。

“那一年,是我到国外的第三年,我没有学历,也没有经验,即便去刷盘子也要被挤兑,小宝越来越大,别的孩子都能上学,可是小宝却不可以,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给人擦皮鞋能赚点钱,可是那个地方突然要拆迁了,我没有办法,只能换个地方,却被警察发现,差点被带走,我跪下求他们的一瞬间,没有任何感觉,我只想着我一定不能被抓进去,小宝还在出租房里等着我,如果晚上见不到妈妈,他一定会哭的。”

“后来警察走了,我收拾东西要回去,却突然遇到几个拿着刀的人,他们抢走了我的钱,那天我浑浑噩噩的回了出租房,遇到房东来收租,我哪里有多余的钱,交不出房租,我厚着脸皮和房东拉锯,房东找了几个人过来,直接把我们母子俩的东西扔了出来,走廊上散落着我们的衣服,小宝吓得哇哇大哭,我抱着小宝,拖着行李,离开了那个地方。”

苏西捂着嘴巴哭,站在外面的萧逸琛死死攥着拳头,眼圈红的厉害,这些事,陶薇薇没说过,从来没说过。

“那个冬天特别冷,我把小宝放到行李箱里,用衣服裹着他,推着行李箱走在大街上,络绎不绝的人从我身边走过,可是我一个都不认识,那么多房子里有温暖的光亮,可是却没有一个是我们母子俩的栖息之地,我怕小宝闷坏了,不时地和他说着话,不知不觉走到了一道铁轨上面,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晚上在哪里住,更不知道明天的这里还有没有我们母子俩的归宿。”

“我坐在铁轨上,和小宝说话,可是小宝却不理我了,我心里突然慌的厉害,赶紧手忙脚乱的打开行李箱,小宝躺在里面,冻的蜷缩着,睡着了,看着小宝,三年来,我从来都没有后悔生下小宝,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了后悔的感觉,如果我把一个生命生下来,却没有足够的能力把他养活长大,让他因为我的家庭饱受苦楚,让他跟着我受罪,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连一个安身之所都不能为他提供,我有什么资格把他生下来,让他喊我一声母亲?”

“火车过来了,我看着火车逼近,看着火车上的驾驶员向我疯狂的招手,听着巨大的鸣笛声响起,我感觉好累,特别累,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就这样死了,就这样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就解脱了。”

陶薇薇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平静的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却让苏西疼得心都在发颤。

萧逸琛眼里盛满了猩红,心疼的几乎崩溃,扶着门框,死死抓住门框。

“我看着火车离我越来越近,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我听到小宝哭着喊妈妈快走妈妈快走,一双稚嫩的手抱着我的腰使劲往后拖,我转身看着哭的满脸泪痕的小宝,小小的身子抱着我,哭着求着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拉着我,我突然就缓过来,无论如何我都把小宝生了下来,我必须对他负责,倘若我走了,他一个三岁的孩子在异国他乡怎么办,他要一个人在国外怎么生活,日子再苦,再难熬,我都要挺过去,那时候火车很近很近了,不到一米的距离,我猛然抱着小宝从铁道上滚了下去,下一瞬间,火车呼啸而过。”

光影清纯少女午后唯美动人艺术图片

整个房间静的可怕,只有苏西哭泣的声音。

陶薇薇坐起来,抱住苏西,轻轻的拍了拍苏西的肩膀。

“你别哭,这些事情我本来不想说的,都过去了,过去的一切我不想再回忆的,可是我以为已经不会再听到过去的那些事情的时候,今天竟然听到了,所有的回忆一瞬间涌进我的脑海里,我心里有些难受,又觉得悲哀,我很满意现在的日子,为什么那些事情又会重现呢?”

陶薇薇突然笑了。

“在拍卖会的时候,我觉得难堪,伤心,不敢置信,害怕,无助,冷静下来,这又有什么呢?你会因为我给别人擦皮鞋就和我绝交吗?大宝小宝会因为有一个擦皮鞋的母亲,就和我断除血缘关系吗?你们不会的,我相信他也不会的,可是我怕的不是他离开我,而是害怕因为我的存在让他辉煌干净的一生沾染上污渍,害怕大宝小宝因为有这样的经历的母亲被人嘲笑。”

陶薇薇抓住苏西的衣襟,叹了一口气。

“我一直觉得我是不幸的,可又是幸运的,我甚至觉得用过去所有的不幸和痛苦换来了一个人,透支了所有幸运,迎来了一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认识他,我觉得生命充满了色彩,热情,光亮,过去的经历让我心如死灰,我从来不知道我是一个如此鲜活的人,会爱一个人爱到无法自拔,强烈的想完占有一个人,想让他完完的属于我一个人,在这个过程里,我竟然会患得患失,我竟然学会了吃醋,我体会到了失去一个人的撕心裂肺,因为这个人,我的生命重新焕发了活力,因为这个人,我理解了什么是爱情,他是我生命的一股光亮,霸道又强势的穿进我的生命里,生根发芽,我不知道未来我们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对我们的冲击有多大,如果最后,我们身处陌路,我仍旧会很感激很感激上苍把他送进我的生命。”

也许是太累了,陶薇薇趴在苏西的怀里睡着了。

苏西擦了擦眼泪,把被子盖在陶薇薇身上,走了出去,当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的时候,惊了一下。

“萧总?”

这是萧总吧,怎么眼睛通红,看起来憔悴极了。

难道萧逸琛一直在门口,听完了薇薇说的所有的话?!

“我带她回家,谢谢你。”

萧逸琛走了进去,把陶薇薇捂得严严实,抱着走了出去。

“萧总,薇薇真的吃了很多苦,擦皮鞋也是为了挣点钱,维持生计,你……”

“我爱的是陶薇薇这个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过几天,我会官宣我们的结婚的日期。”

说完,萧逸琛抱着怀里的陶薇薇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