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青釭剑?

山上三人眼神中都流露出一丝难言的诧异。

他们当然看得出那一把青釭剑不是法器,只是凡俗寻常样式的长剑。

但三人不敢大意,这个道人的气势太过强烈,只是平静站立,却如雄山矗立,如直面万丈悬崖,随时有粉身碎骨的危险。

“死人!”

贾安冷哼一声,剑指捏起,随即周身飞剑若孔雀开屏一般展开,森森光芒照亮了将亮的夜空:

“我天意教雄踞四海,威临天下,教主元神成就,神威无可量,阁下入道不易,果真要与我等为敌不成?”

剑修直觉最为敏锐,他修剑数十年,一颗剑心通透灵慧。

但见到这白衣道人之后,他的剑心就好似蒙尘一般,转动不灵,心中更是升起层层的危机,否则,以他原本的性子,此时早就一剑斩出去了。

哪里还会有这么多废话。

“我以为你会说,天上地下谁都救不了我呢。”

安奇生手指轻弹,剑鞘无声碎裂,三尺剑身泛起如水波动:

十分漂亮甜美女生白裙透视日系逆光写真

“到了此时,还想着转圜,该说你可笑呢,还是可悲?”

嗡~

话音尚未落地。

山巅之上,贾安已经再也按耐不住,跺脚,长啸,剑指迸发间,飞剑激荡如龙般垂流而下:

“那便分个你死我活!!!”

哗啦啦~

霎时间,剑光如雨,如瀑,好似天河般滚滚而下,一时照亮了整座孤山。

飞剑激昂,剑光如瀑。

一剑发出,更比千万剑更多,而且,那无数剑光并不散碎,而是彼此纵横交织之间,于那飞剑之后组成一道剑光长龙。

伴随着飞剑橫击而下!

飞剑之威,绝非凡俗可比,所过之处,无论是草木还是泥石,瞬间就为之消失,却是被这极度锋锐之气切割成了比灰尘更小的颗粒。

安奇生抬眼一扫,只见那剑光长龙栩栩如生,惟妙惟肖,那一道道剑光穿插交织间,比天下最好的鱼鳞甲还要密集,宛如一条真正神龙的鳞片。

这一剑,他认得,是天意九问第一式,天龙吟。

不止认识,他入梦之中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贾安施展此剑与人争锋,甚至见过他从无到有一点一滴的修炼经历。

安奇生手指轻轻抚过长剑,一层神光随之遍布见神,灵魂深处,轮回福地之中王权剑泛起幽幽光芒,随之逆流而下,没入长剑之中。

王权剑无形无质,可演百兵,然而梦中尚需载体,这口青釭剑材质一般,却也可短暂承载其力了。

于那浩浩荡荡的气流充斥云霄,剑龙俯击而下之时。

安奇生弹指剑腾空!

轰隆!

似平地惊雷震爆!

山巅之上高矮两个道人身躯不由的一抖,只觉天地间瞬间被一股宏大森寒的气息所充斥。

无需低头,已经看到了一道璀璨的莫可形容的剑光冲霄而起。

刹那而已,这剑光就似已贯穿云层夜幕,好似架在天地之间的一道桥梁!

“这剑”

剑光映彻之下,贾安的瞳孔一缩。

这一道剑光内敛,内里却好似蕴含了一个世界,而非单纯的剑光。

恍惚间,他似乎在这一剑之中看到了水,风,山川,河岳,鸟兽虫鱼,甚至于日月星辰!

似乎这一剑之中,便蕴含了世界。

转瞬,他心头就是一阵发寒,体内法力自剑指之中汹涌而出,搅动天地间无所不在的天地精气,爆发出最为狂猛的剑气。

铮铮铮铮~

千万次金铁碰撞之声一时响彻孤山。

山川摇晃,草木成灰,天上,地下,山上,山下,一时都好似成为了剑之海洋。

贾安身后的两个道人见得这一幕,都快要窒息了,震撼得无法言语。

无论是贾安这一剑天龙吟,还是那白衣道人弹指一剑,都是足以灭杀他们十次,百次的恐怖威能,让他们如何能不心中震荡。

轰!

似是刹那,千万道金铁碰撞之声被一声更大的巨响所终结。

气浪罡风翻滚逆流而回,吹的孤山之上烟尘四起,土石滚动,若有人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就会发现,这一座孤山的山头已经整个被削平。

山体都小了一圈。

满山草木更是一扫而空,被凶煞剑气绞杀的片叶都不剩。

安奇生轻弹袖袍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身前长剑已经寸寸飞灰而去:

“分生死,你还不配。”

面对如此羞辱,贾安却已经没有了反应。

他手掌颤巍巍的前伸,五指不住的想要捏合,却哪里还能合拢,他的脸色煞白似鬼,双眼之中明亮之色已经彻底黯淡:

“我不甘”

没有丝毫伤痕,他却已经死了。

剑乃本命,剑碎人则亡,没有丝毫道理可讲,剑修之间从来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至死,他都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真的杀我

“啊!”

一剑之下贾安已经死去。

那高矮道人皆是发狂也似发出一声怒吼,同时踏前一步似要出手,然后不约而同的转身遁逃。

咻咻~

两人逃出不过百丈,身子一僵,已经被两枚石子打穿了法力气场,自后脑灌入,伴随着血液脑浆自眉心窜出。

到的此时,修行之人的法力气场对于安奇生来说已经没有秘密。

两个连本命都未成的小修士的法力气场,在他眼里如同纸糊的一般。

甚至于,在他的神意加持之下,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

呼~

安奇生身子一动,已经越上削平了半截的孤山山巅,已经化作废墟的道观之前,贾安屹立不倒。

“有些古怪”

安奇生眉头微微一皱,手掌虚虚一抓,一团绿光已经被他抓在了掌心之中。

杀人,他是专业的,灭杀魂魄对他而言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王权剑本身非气非神,在他的神意加持之下,一剑斩下,既斩肉身,也杀灵魂。

只是最后那一刻,贾安的魂魄似乎有些异变。

正是这异变,让他这一剑未尽功,只斩了一半,另一半,突然就不翼而飞,似乎是遁入异度空间,让他都来不及斩杀。

毕竟此时他尚无力斩破虚空。

“被人救走了?”

安奇生眸光一闪,心头泛起贾安的记忆来。

只是在他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不过,他也能推算出大概来。

那德性身上尚且有如意僧赐下的保命之物,这贾安身上却没有,他之前还有些诧异,现在想来,也是有某种手段在内。

“只是被我斩下一般来,三魂七魄丢了两魂四魄,救回去,也不过是头痴呆的鬼”

安奇生淡淡一笑,捏碎了掌中绿火:

“却不知元神真人,有没有手段补他的魂魄?”

大青王都。

天意教总坛,某处小院之中。

一个小道童正在小心翼翼的打扫庭院,突然听到屋内有异动,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就是大变:

“糟糕,该不会是老鼠推到了师叔,师祖们的命灯吧?”

他心中狂跳,小跑着进了屋子。

这间屋子普普通通,丝毫不起眼,内里却藏着天意教诸多‘真人’的命灯。

一进去,他就看到第三排左属第九个命灯已经熄灭,倒了下来,不由的胆寒:

“贾师叔,贾师叔的命灯熄灭了!”

“嗯?!”

道童呼喊的同时,不远处盘膝打坐的一个中年道士豁然起身:“贾师弟死了?”

他神情惊怒交加,天意教已经有数十年未曾有过伤亡了。

遑论嫡传弟子?

贾安之死,瞬间层层上报,前后片刻而已,萧奉已经得知了此事。

“贾安,他负责梁州,是谁,德性,还是”

萧奉眸光一闪,身子消失在原地,再出现,已经来到地下百丈的一处地宫之前。

“副教主!”

看守地宫的几个弟子躬身行礼。

“贾安的命灯熄灭了,他的备用躯壳在何处?速速带我前去!”

萧奉淡淡开声。

天意教真正的嫡传弟子不多,更不如如来院那般赐下保命之物,就是因为,每一个嫡传弟子,都有命灯之音,都有不下十具备用躯壳。

这些躯壳,是专门为诸弟子死后,亦或是被人伤了肢体,亦或者是年老体衰之后替换的。

贾安死了?

值守地宫的几个弟子心头皆是一震,随即躬身应下:“是!”

随即,地宫之门打开。

地宫之中,一处昏暗的只有一丝灯火的小房间中。

一个脸色蜡黄的小女孩抱着腿蜷缩在角落之中,看着床上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哥哥,不住的颤抖着。

床上,一个脸色发青的小男孩鲤鱼也似不住打挺,撞的床板发出阵阵呻吟,他的口中,更是不住的呼喊着一个名字:

“裴元华”

“哥哥,哥哥”

小女孩眼泪不住的滑落,心中悲痛,恐惧,害怕无助。

“嗯?!”

房门洞开,小女孩瑟瑟发抖。

看向床上不断抽搐,面色发青扭曲好似下了油锅的鲜鱼一样乱跳的小男孩,萧奉的脸色顿时也是一片铁青:

“魂魄呢?!”

身后两个天意教弟子看着这一幕脸色顿时也是一变。

这个状态分明是魂魄缺失,连这具躯壳的意识都压制不了才会发生的事情。

呼!

萧奉一抬手,将小男孩抓在手里,低喝一声:

“醒来!”

小男孩如遭雷殛,恍恍惚睁开眼睛,一口口角流着白沫:

“娘,我要吃糖,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