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了七夜目标,这猎人果断召唤出了宠物,高大的野猪,不是租借的宠物“王子”又是谁?

看到这头熟悉的野猪,七夜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箭矢立刻就瞄向了这头飞奔而来的野猪身上。

新手岛时期,这只租借的宠物,只要死亡一次,该名猎人就失去了获得唯一稀有宠物地狱烈焰猪的机会。

血煞和他有仇,能破坏血煞成员的机遇,何乐而不为呢?

瞄准锁定,1秒钟的蓄力,箭矢如雷霆,奔袭而出,在这只箭矢射出的瞬间,七夜手速如电,弓拉满月,两支箭矢,一前一后,夹带着奔雷之势飞出。

“—150”“—82”“—81”

三个伤害飘出,不过22级的王子,生命高达552点,这才干掉了三分之二血量,所以七夜继续弯弓搭箭,一鼓作气的干掉这头死猪罗。

当再次射出四箭时,奔跑在最前面的战士,终于靠近到了距离七夜15米的位置,冲锋技能毫不犹豫的发动,躯体化为一道残影,横撞而来。

“碰”的一声,庞大的冲击力,撞得七夜头晕目眩,眩晕1秒。

战士手中的斧头,当头劈落,各种伤害技能,一股脑的宣泄在七夜头上。

只是面对巨大的装备差异,两名战士爆发出的整套技能伤害,也不过才干掉七夜150点不到的血量。

“靠,以为们近身了就能吃定老子?老虎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

黑色细吊带美背美女小清新私房写真

骂了一句,龙翼五行弓瞬息切换成一刀一剑两把武器,双武在手,一大片的残影爆出。

一名猎人,以战士和骑士的暴力输出方式,开始站着和两名战士互撸,刀刀到肉的感觉,七夜头上才飘起各位数伤害,而对方却是几十几十的跳。

当打出一次弱点暴击,七夜面前的一名战士,就那么突然的跪倒,没了生命气息。

战士和猎人站撸,以战士倒地丧命结束。

至于身旁的另外一名战士,在疾风狼的爪击利齿下,也不过多坚挺了几秒钟,同样步了后尘。

不过有着这两个战士的拖延,两名骑士三名盗贼已经成功靠了上来,后方的法师也到达了输出点,开始卡着位置输出。

七夜这边,战作一团,另外一边,狼尾并没有露面,而是由一个叫做“猎杀者”的盗贼指挥,带着五十人的团队摸了过去。

先是五名潜行的盗贼摸到了血煞的奶妈团后方,突然暴起发难。

然后是十名战士,一对一瞄准了法师冲锋,后面紧跟上骑士,而在骑士身后是六个猎人,对着法师射箭补刀。

最后就是一排法师,各种魔法集火血煞前方正在抗BOSS的三名坦克身上。

十多个法师的集火,爆发出的伤害是恐怖的,三名坦克连一秒都没有坚持住,就化为地上的尸体。

坦克一倒,BOSS的仇恨顿时就混乱不堪,先是跟在BOSS身后疯狂输出的盗贼,他们伤害高,仇恨也高,这一下就成为了BOSS攻击的目标。

脆皮盗贼如何能经受得住BOSS的伤害?往往一个技能加次普通攻击,就要死亡一人。

血煞刺刀看着这突然冲出的队伍,破口大骂的同时,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最后只余下五分之一血量的BOSS,下达了撤退分散逃跑的命令。

现在的情况,明显是有人看上了这个BOSS,所以才带团队埋伏了他们一波,加上为了对方七夜那个混蛋,把外围戒备人员调走了,这才被对方偷袭成功。

这叫血煞刺刀如何不怒?向来都是他们血煞抢别人BOSS,哪里轮到被别人抢的地步了?

“撤!给老子记下攻击们的人名字,这个仇,血煞必报!”

刺刀怒吼着,身形化为一道残影,强隐发动,正准备撤退,结果三颗明亮的小火珠冲天而起,散发出一股温热的光线,直接笼罩了方圆六十米范围。

猎人的技能——照明弹!

照明弹:向空中射出一团小火珠,照明一个二十米的圆形区域,可以查看到潜行单位和部分陷阱。

照明弹的升空,让那些想要借助潜行逃跑的盗贼无所遁形。

“猎人和法师,优先把那些盗贼给我留下,战士和盗贼速度解决对方法师,骑士阻击对方战士和骑士,牧师照顾好团队成员。”

猎杀者一边补刀法师,一边有条不絮的指挥团队攻击。

一方是有备而来,一方是被BOSS消耗了一波,又被偷袭,还人数不占优势,结果可想而知。

短短1分钟不到,场面上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血煞的人没有治疗关照,整个阵线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想要逃跑都不可能,很快就被团灭了个干净。

而先前PK七夜的人,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妙,盗贼已经死绝,只有两个骑士还在苦苦挣扎,而躲在身后的法师,在接到撤退的命令后,也放弃了继续攻击。

只是这些人想要撤退,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猎杀者早就安排了五名盗贼摸了过去,就是防止对方跑路的,他可是记得七夜的交代,必须把血煞的人一锅端,一个都不能放过。

团灭了血煞,猎杀者立刻安排人打扫战场,围杀了五十人,获得的装备不少,其中20级的绿装就足足五件,还在血煞刺刀身上爆出一把20级蓝色品质武器。

“猎杀者,有没有伤亡?血煞的人有没有走脱的?”

“七爷,我们没有伤亡,血煞被全歼,只有哪个叫血煞刺刀的稍微废了点力气。”

站在七夜身旁,猎杀者一边听手下汇报过来的信息,一边向七夜汇报战况。

“好,吩咐大家藏到树上,先守一波尸体再说。”

“好嘞,既然这血煞的人赶招惹我们贪狼军,那就要一次虐哭他们,七爷,这些爆出来的装备怎么办?要不上交到狼尾哪里?”

猎杀者搓着手,一把匕首在他手中灵活的飞舞。

“屁,公会出任务PK所得,第一补给有损失的兄弟,第二把有用的给兄弟们换上,第三在把淘汰的装备交给公会。”

“好勒,我在这里谢谢七爷了。”弄死了血煞刺刀,爆出了他的蓝色匕首,猎杀者当然想要留下来自己用,听到七爷的安排,立刻欣喜的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