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齿轮开始向每一个人倾斜,所有的可能性都在塑造每一个人不同的人生。

只不过,代价,也在接踵而至。

“兰洛小姐?”艾米纳喊了一声兰洛,兰洛动了一下眼睛,脸却没有转过去,而是只移动了冰蓝色的眸子,这让艾米纳有些后怕。

不过,她注意到了兰洛脸上的红润,那一下子,她觉得很正常,又觉得很奇怪。

放在任何一个美女的身上,这点小红润都是一个害羞又富有女性魅力的腮红,那一定是极好看的,只是放在兰洛这样冷若冰霜,不,是那种由心而发的极致酷寒,她好像有着微妙的变化。

放在任何平常女子的身上,这种面色红润的变化都极小,而放在她的身上,一定是极大的变化。

大到,连艾米纳都会惊讶。

艾米纳凑近兰洛,听到了一声无比熟悉的声音…

扑通……

扑通……

扑通……

这只是心跳声而已。

纯白无暇女孩哪吒头唯美私房写真

兰洛紧闭着嘴巴,头未动,眼眸却在随着艾米纳的观察而移动。

她好像……很胆怯……天哪,一个如此强大的神明,却胆怯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就像是一只胆怯的小白鼠,害怕自己手中的奶酪会被偷走。

“她……在害怕……”拉尔法凑了过来,卡夫特像是长颈鹿一样在旁边看着这三位活宝到底在干什么。

“天哪……她在怕什么……”艾米纳止不住自己的震惊,她摇摇头否定道:“不不不,这可不是单纯的害怕,而是那种……一些些惊讶的小心……”

“你是女孩子,你应该有过这种心情吧……”拉尔法将艾瑞卡的手放好,让她不要乱动。

“我?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因为我收到了你那个傻傻的礼物。”

“哪个礼物?”

“最贵的那个……”

“那只机械小兔子?”

“不是,是你送给我的那朵会出彩虹的花。”

“啊……我想起来了,是那多会在晚上自己下雨自己放彩虹的花吗?”

“嗯……我真怕我养不活……所以非常小心,还有害怕……”

“那朵花是派洛斯从墓地里带出来的,全天下仅此一朵,我求他给我的。”

“然后你送给了我……”

“无价之宝。学院里所有的女生都抢着要!我求了派洛斯三天三夜!”

“所以啊,我现在是你的老婆!切!”

“不是,你切什么?!!!”

“我哪有切什么……我是说,你就算自己做一个礼物,我也会喜欢的……不需要求派洛斯,我还要怕我养不活? 那段时间可愁死我了!好在,那朵花被唐子龙一枪打爆了。”

“什么!唐子龙这个混蛋!”拉尔法的声音低沉又上扬,看着自己老婆,他想到自己三天三夜求来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被唐子龙打爆,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挺好的!相信我!没人想要照顾那朵该死的花!你应该感谢唐子龙!让我脱离苦海。你送的礼物又不实用!又蠢!还烦人!”艾米纳瞪了一眼拉尔法。

“所以,兰洛小姐是害怕……失去什么吗?”

卡夫特? 卡夫特这个硕大的电灯泡发着亮光发出了强而有力的疑问? 将两个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像,但是又应该不是……兰洛小姐怎么会害怕失去什么呢……她的小家伙在我这里呢……”艾米纳严厉的否决了卡夫特的疑问。

“会不会是……一种紧张啊……”拉尔法提出了疑问。

“看起来,确实很紧张……”卡夫特看着兰洛微红的脸颊? 还有那双灵动的眼睛? 她似乎确实有些紧张,让她看起来少有的“手足无措”,这种“手足无措”是极其微小的? 兰洛洁白如玉的细长手指从她手上的九转灵珠剑柄上一轻捏一重捏? 动着小手指。她的指甲也是寒如白玉? 一二三,一二三? 倒是极有规律。

“我想起来我也这样子紧张过……”拉尔法看着兰洛的手? 兰洛的眼睛盯着拉尔法从她的身边走过,从左往右,又直盯着站在她面前的艾米纳。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吗?我们去了芙兰饭店……”拉尔法自顾自的讲了起来:“我真是紧张的身上都在发痒……”

“然后你就带了你的那一群!狐朋狗友!”

“【派洛斯】!【斯卡纳】!【唐子龙】!【卡夫特】!【库洛】!芙兰那一届七杰中的六杰被你说成是狐朋狗友!那可真是太离谱了!”

“你,呵,和我约会跟埋地雷一样,在我身边的各个位置上都埋了一个地雷,我又不是猴子,和你约会还要被所有认识的人围观……”

“他们是来给我出谋划策的!那哪是埋地雷啊!是真的想要让我和你有一个美好的回忆!第一次约会诶!总不能一溜烟就过去了吧!你不也带人来了吗?”

“我那叫带人来?你带我五个,我带了两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打群架呢!真是的!你知道我当时看左边坐着一个派洛斯,看右边看着一个斯卡纳,然后看后面一个唐子龙的尴尬吗?”艾米纳嫌弃的眯着眼睛瞅了一眼卡夫特喊道:“是吧?卡夫特?你当时坐在他后面,我只要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了……”

“啊?是吗?”卡夫特也眯着眼睛看拉尔法轻声的笑道:“我不记得了……哈哈,哈哈……”

忽然被关注的卡夫特感受到了一种电灯泡的光亮,来自于自己的头顶。

“那你带的两个人也让我很不舒服啊……咋们半斤八两了,你的那个闺蜜【玛莲娜】一直在盯着我看,看的我头皮发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她还!对我放电!”

“她是忘带眼镜啦!也就我这个没脑子的会答应当你的女朋友!答应和你约会!她不是盯着你看,她是根本看不清你,她后来跟我说,还以为你是个斗鸡眼!两个眼睛飘来飘去,你又不敢看我……”

“还有那个【芬妮娅】的小个子女生!她也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叫我斗鸡眼不斗鸡眼的!我看这里也不是看那里也不是!看你我又不敢看!我能怎么办!”

“芬妮娅是想要把你像凶兽一样解刨掉!她做梦也想不到是一个在我面前像是个小老鼠一样的斗鸡眼把她的室友抢走做了女朋友!他在替我不值得!所以想要当场宰了你!宰了你呀!胆小鬼斗鸡眼!”

“胆小鬼斗鸡眼!我的天哪!胆小鬼斗鸡眼!我的天哪!我的天哪!胆小鬼斗鸡眼!我的天哪!”

拉尔法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女儿,对着自己的老婆将自己的头挤到艾米纳的头前,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老婆。

“那又有什么办法,谁要你不敢看我……你知道我画那套妆用了多少时间吗?我从早上画到晚上,结果你连夸都没夸几句!吼!倒是夸起芬妮娅来了!我的天哪!芬妮娅在厕所和我说他想当场把你咔嚓掉!”

“嗯?!唐子龙告诉我要先夸一夸你的闺蜜,才好开始夸你啊……这不把你衬托一下吗?她也好帮我在你身边说些我的好话啊……不然尬聊怎么聊下去啊……”

“嘶……唐子龙谈过恋爱吗?啊?他整天捣鼓他那些有的没的机器!哪能教你谈恋爱啊!他谈过吗?咋教人谈恋爱啊?!也就你这个大傻蛋二百五会信他的话!”

“我觉得蛮有道理的啊!”拉尔法瞪着眼睛。

“唐子龙那个王八蛋。”艾米纳哼了一声,盯着兰洛那双漂亮的眼睛。

“唐子龙那个王八蛋。”拉尔法跟着自己的老婆,附和着这句至理名言。

“唐子龙那个王八蛋。”卡夫特也骂了起来,感觉像是勾起了很不好的回忆。

“所以,兰洛小姐……是因为紧张吗?”拉尔法皱着眉头说道:“我当时紧张也是这个样子,有点小动作,动都不敢动,喘气都不敢喘。”

扑通,

扑通,

扑通。

“你们也来猜一猜兰洛小姐是为什么这样的吧……”卡夫特招呼了一下列队的飞鹰队,飞鹰队的成员们也不再绷着精神,围了过来。

“会不会是因为长胖了?我啊妹长胖了也是这个表情的!”一个短头发小眼睛的男子举手提出了意见。

“会不会是因为受到了货物账单啊?!我妈收到账单的时候和这个表情差不多啊!”一个有些微胖的光头男子也举手说道。

“可能是因为晚上喝酒回家太晚,怕被老婆发现,才这个表情的!”一个黄头发大眼睛的帅气男子举手笑了一下。

所有人都看向他,呆呆的。

大家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起来。

但是没有一个靠谱的……而且越说越离谱。

“我们说了这么多,兰洛小姐好像并没有听我们说话呀……”有人发现了兰洛的怪异。

“她是这样的……思考的时候,总是忽略周围的人。”艾米纳帮兰洛解围。

只要把长羽枫抱在怀里,兰洛基本上就不会出什么事情,如果仅仅是和她谈话,半搭不理,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兰洛小姐好漂亮啊……”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兰洛微微抬起的细柳之梅,睁着的大眼睛,蓝色的瞳眸富有灵性,红润的脸颊微红又有光泽,洁白的皮肤,白发银丝,高挑而又英姿飒爽,那白色的华衣裹身,美丽,在这一刻,赴月仙子,动人心弦,也不过如此。

“好漂亮啊……确实很漂亮……”

“哇……”

飞鹰队的成员都是糙汉子,这下子都惊觉日兰洛的美来,如此冰山美人,现在如情窦初开一般,小张着红润的嘴唇,轻轻的一抿。

她的大眼睛,可是着实让人怜惜。

他们围着兰洛打转,就像是一群乱七八糟的小精灵,对着自己心爱的女神团团转。

“咳咳……”卡夫特闭着眼睛咳嗽,瞄了一眼兰洛,将手放在嘴边咳咳两下喊道:“列队!待命!”

“是!”飞鹰队的队成员们快速的跳来,好吧,是不舍的跳开,往小路上整齐的列阵排开。

“你们是飞鹰队,喜欢,要埋在心里,不能这么没礼貌!懂了吗?!”卡夫特闭上眼睛,不再让美貌扰了心神。

“是!上尉!”飞鹰队全体都暼了一眼兰洛。

拉尔法和艾米纳看着这个既惊讶,又紧张,又所有的猜测都不太正确的女孩子,有些无奈,又只能平静的说道:“兰洛小姐……你能够听到我们的话吗?”

“兰洛小姐……”

“兰洛小姐……”

“好吧……她没有听到……”

只是,当他们这样说的时候,兰洛就像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抖动了一下自己的华衣。

那白色的华衣如风吹过,无风自起,飘飘欲仙。让所有男人都惊呼一下,因为,兰洛的华衣起了,洁白的小腿和大腿露了出来……

如卿如玉。

“兰洛……”兰洛自己喊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艾米纳和拉尔法还以为是听错了,歪着脑袋去看兰洛。

兰洛的九转灵珠剑嗙噹一下丢在了草地上。

草地里好多风卷起的木屑,玻璃轻轻的摇晃,还有许多极小的树叶,如梦似幻般的……堆叠在一起……

“兰洛……”

艾米纳和拉尔法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扑通,

扑通,

扑——通——

扑——

兰洛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她微红的脸,慢慢的不再红润……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变为她肌肤的洁白。

红润,也从她嘴边也消散。

冰山,因为风吹起漫天的星辰映照白而华美的极之上,化为了绝妙的光之山脉,漂浮在极北的海洋里,而当风悄然的原理,所有的一切,极北的荒漠里,极光消散,冰山,也再一次的化为冰山。

兰洛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那颗不再跳动的心脏,又沉沉的死寂,让她不再惊讶,也不再孤单。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便也不再有朋友,没有朋友,便也不会想到孤寂。

从此孤单便也远离……

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的陪伴,有那么多欣喜,有那么多的爱……在将这颗心挖空捣碎,成为可以跟着风消散的粉末……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孤单的孩子,会怎么样去接受这一点点的爱意……

在所有人都在不同程度的享受着各式各样爱意的时候,这个孤独,而又孤寂的孩子,实在感觉不到他们的欣喜……实在感觉不到他们的爱意。

她平静下来。

不再震惊,也不再惊讶,甚至是没有一点点紧张。

她冰蓝色的美丽瞳孔静静的缩小,那把蓝色的九转灵珠剑从杂乱的草地上轻轻得跃起,来到了她的手上。

“我听见了。”

她的声音冰冷……一如往常一样。

“我们要去一个地方,请你跟着我们……”

“是,好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