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长羽枫有些发呆似的看着眼前这个极为认真的女子,她的名字是陈琳。

“嗯?是嘛?可是我们才刚刚见面……”陈琳右边的嘴脸翘起来,酒窝立现,她想要确认眼前这个自己救过的男人是不是在耍自己。

或者,是一种老套的勾搭方式……

什么这个妹妹我见过的,三言两语就想要套个近乎,先发制人,那样的话,就不得不怀疑这两次碰面的“巧合”是不是真的巧合了。

“你是不是小偷的同伙呀?”陈琳慢慢的小挪一步,有趣的重新打量起这个人来:“看你斯斯文文大高个……有手有脚,不至于去偷吧……”

“当然不是。”长羽枫回答的有些慢,等她说完话,才慢吞吞的说话,感觉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我……确实……实不相瞒,有听过这个名字,并且还不是一次两次。说不定,我们在哪里见过的……”

长羽枫算是坦诚,但是陈琳半个字都不太信,反而离长羽枫更远,以防这个骗子气急败坏。

“不可能哦……”她将手放在弓上,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警惕性突然高起来,让长羽枫倒是有些不太明白。

从吃惊到疑惑,只花了三秒。

她的敌意并没有那么重,但是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

如果说女人有两张脸孔的话,那么此刻展现的便是淋漓尽致了。

俏皮甜美丸子头居家少女可爱写真

这个女人,也开始变得不一般,因为从刚开始的心善,现在便也是不一样的心善了,她的戒心,几乎是因人而异。

“你不可能认识我的,你知道我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吗?你就认识我?”陈琳用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放在那把朴实无华的木弓之上,像是只要是长羽枫有什么其他意思,她便可以挽弓来杀他。

有一只小的苍蝇想要飞到陈琳的手臂上,被她快速的发现,一个手慢慢的拍着周围的空气,好让那个脏东西离开。

“很远吗?”长羽枫张开双臂,完放松了戒备:“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确实可能没有见过。”

他慢慢的退后了几步,看出她的敌意,长羽枫也只好让步。

其实,面对未知的风险,有足够的小心谨慎是完符合长羽枫对于这个女子所表现出来的样子预期的,因为,此女定是不一般。

她独自一个人,还是女孩子,就算不浪迹天涯,也不存在傻白甜一样的在灵界乱跑。

因为灵界有凶兽,恶魔,魔兽,影猎者,哈图林,甚至是其他千奇百怪谋财害命的未知团体。

好人当然多,但是你要说遇到的人都是坏人或者都是好人那肯定不现实,她能够多一个心眼,防备着自己,长羽枫反而觉得正常,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举措。

长羽枫当然没恶意,但是如果被防备,也说得过去,独自一人浪迹天涯能够有此防备之心,也算是一种大智慧吧。

很多人没有这种大智慧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严肃的看着长羽枫,很不客气的说道:“还请你见谅了,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我说了不需要你的报答,你最好不要再纠缠于我,说什么认识不认识,其实都不重要,我不认识你,你也不可能认识我的,你现在往这里离开。”

“我们能把话说清楚吗?”长羽枫见她说的绝,自己即使完没有任何可能伤害她的意思,她也这般的警惕。

她的一身装备,裙子,书包,圆珠笔,那把弓,还有她自己所说的能够带来好运的“小丑”金雕塑。

都可以证明,她来自于不同的世界。

那个世界可能是和自己来自一样世界的可能性极大。

如果有什么词可以代表他们两个同一种属性的话,那也就只有穿越者可以形容。

灵界是有处决过穿越者先例的,他在自己的师傅老汤姆那里听说过。不过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你就在那里说就好了,不过你还是不要妄想再靠近我。”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将弓拿在了身前,没有拉弓,却很像是已经蓄势待发了,严肃的表情极为铿锵有力。

“我没有任何骗你的理由,我确实有记得一个叫做陈琳的名字,真要说起来,她和你也有些像的,不过,如果说不是你,我也便不纠结了……恩人你不必惊慌,我并未想要于你得到任何东西。我也没有任何伤害你的可能。我不会魔法,也没有带任何刀具,身上只有几个金币,作为上午劳作的报酬。”

长羽枫翻了翻口袋,确实什么也没有,他离了陈琳选些的,陈琳也认真的看他,没有说什么话,却是弓未离手。

“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我来这里,确实想要确认你和我记忆中的某位同名女子有和差别,如若恩人你就是我那位认真,我也好和你叙旧,如果不是,我也好真心诚意的报答于你。”

他一五一十的说,有时候还真不如撒个小谎,因为现在他的话比某些平常的理由还不靠谱。

而且他也没有解释自己记忆里为什么会有陈琳……又或者和陈琳相似的人存在。

那么,他得到的回答,就更加的让他没有办法正常的交流。

陈琳皱眉沉思,见他确实没有敌意,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了,手拿着弓,便立在那里,离得远了,她才平视长羽枫,往上老去,似翻着白眼的疑惑着:“我和你说了很多遍了……我不需要你的报答,我真是举手之劳罢了,希望你还是离开。如果你没有恶意的话,就是这样了吧。”

又一只苍蝇,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那只苍蝇,嗡嗡嗡的飞在陈琳的身边,让她下意识的去看声音的来源,继而疑惑,又有些害怕那苍蝇声听了,因为苍蝇声停了,不一定是意味着苍蝇飞走了,还有可能是停在了某个地方,比如,她的身上,她光是想,就有些后怕,甚至是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冷颤。

随后,她真把弓放在了背后,那弓浮着,也真看不出她再次拿弓需要多久。估计只要随手一拿便可以开弓射杀,绝对的强力。

“你说我像哪个谁,其实并不可能,因为我是从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的,根本不存在认识你的情况,我的名字也是从小便有的,只是两个字而已,和别人同名同性也是常有,你如果对我的样貌和名字有兴趣,会和你记忆里那个人重合的话,真是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就是我,她就是她,我不认识你。”

小湖街的街道散发着难闻的味道,飘过来的气味让人很不舒服,她其实从刚刚开始一直在往长羽枫的反方向挪位置离长羽枫远一点,而长羽枫站在小湖街外边的位置,闻到那些味道,她自然也是有些不耐烦,不催长羽枫走,但求长羽枫能够有自知之明,不再纠缠。

自己是救了她的,让自己有此困扰,属实不应该这样对自己的恩人。

“嗯……”长羽枫放下手臂,鞠躬行了个礼。

“很抱歉打搅到你了……”长羽枫慢慢的转身,向她告别,好像这个时候,只能向她告别了。

如果只是长的像,那也没话说。

记忆的源头,应该向谁追溯呢……他不知道,可能是自己忘了很多事情,那也便是自己的问题,怎么可以苛责他人对本就模糊不清的记忆负责呢?

他摇头叹息,又转身面对她,露出了一个很苦的微笑:“陈小姐,祝你好运。我的恩人。”

他说着,又行了一个礼。

便真的开始离开了。

她点头。

“嗯,多谢了。”

她看着长羽枫走,不觉得有些松了口气:“好在是个识相的,吓死了,没有白菜在,真遇到了什么坏人可就遭了。”

她忙要出小湖街,酸苦的臭气味飘着,让她确实极为难受,她大步的向前,被长羽枫听到了,长羽枫以为她要对自己说什么,又转身,像是期待,他看着大步向前跑的陈琳,很疑惑的看了一眼她。

“有什么事吗?恩人?”长羽枫扭头去看她,她立马站定,悠然自若的走,然没有刚刚快步躲臭气味的猥琐。

“没啊,我……只是……等人……我家白菜去里面抓人了。我等他出来。”

“哦~”长羽枫又是转身,这一次没有什么动静了,他真的好像找不到什么理由留下来……

啊……好不容易,以为遇到了自己记忆的些许线索,却被“线索”毫不留情的赶走……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

他倒是不甘心,真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陈琳,其实也没有什么很像的样子,除了样貌,性格,或者是其他的装饰物,说话的风格,完就是不一样的……两个人。

可能是兄妹?要不要问一问恩人有没有什么姐妹?还是算了吧,只要是说了,可能就更招人烦,这样子离开,不说偷偷的跟踪这样猥琐的事情,就是明着想要与她进一步的交流一下……

他转身。

有些兴奋的喊到:“恩人,要我来抓小偷么?我对这一带很熟的……我可以……”

“不需要了~”她向回过头来的长羽枫摆手让他回去:“我家白菜很强的……在固定的地点找个人而已……很轻松的……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走吧,你走吧。”

她慢慢的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轻轻捏了一下,像是又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

小湖街散发出来的味道确实不好闻,因为是小偷聚集之地,鱼龙混杂,从来没有见过任何盗贼会好心好意打扫卫生的……他们不乱扔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虽然他们不乱扔东西不可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每一个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小湖街是几乎废弃的地界,那也就意味着基础的家用设施根本就不存在维护的,昏黄的时间痕迹是小事,现在还有根本不会收拾打扫的人住在那里,就是白天走,一脚下去……踩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也怕是家常便饭。

当然,最好还是不要去想这方面的东西,毕竟没有什么值得描写的必要。

陈琳有些受苦,长羽枫这才明白她站在这里小湖街路口等待的原因……

就算是自己,除去不可能有事来小湖街的理由,基本上一辈子也不可能走进小湖街……

他现在肯定是想要留的,不过,真没有任何留下来的理由。

自己不是什么变态,哈不说教养的本能不会让他去做什么对方不愿意的事情,就是这个女人现在的重要程度,也不屑于,也不可能让他去做任何她反感的事情。

她让自己走……那就是走了……

自己并不会因为不知道记忆里的人是谁而发失心疯,逮着哪个像的就哪个一直跟着,让人家为难,让自己名声狼藉。

主要是,他受到的教育几乎是不可能让他做这些事情,如果是自己的妹妹艾瑞卡遇到了像是刚刚所想到的坏人,也就是那个养蛇的恶棍,他绝对会暴跳如雷,让那个男的吃不了兜着走了,他现在不是芙兰的学生了,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艾瑞卡的哥哥,如果自己的妹妹遇到了逮着她不放,纠缠不休,让她反感,甚至是想要伤害她的人,作为一个社会人士,作为一个成年人,不和那个养蛇恶棍碰一碰是不可能的。

推己及人,这个叫做陈琳的女孩子不就遇到了刚刚妹妹所想的处境吗?那自己怎么可能去做呢?

但是其实真有些不甘心。那也只能只能接受,就算不知道陈琳,不认识陈琳,他也活过来了……

本身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能说现在有种线索并不是很好找的无力感。

他原本还想要去灵界修行呢……不也被自己的医药费拖下来了吗?现在只还了不到两千,而已,干了三个月的每天三份工,起早贪黑也过来了,但还有三千需要还加洛林家族……周游世界,起码需要再等四五个月,如果需要考虑路费的话,还有可能拖延的更久,四五个月,艾瑞卡也进入了初步的水元素研究结束期,想要再继续研究,需要的器材钱,别人的理论成果书籍费用和学校的费用再加起来,不说生活压力喘不喘的过气,就是自己想要去旅行这种理论上的可能性,都几乎是遥遥无期。

只是,这样想来,他有些沉闷了……

但是,老老实实确实也不太好……因为就在他前脚刚走,后脚那只叫做白菜的猫咪就晕乎乎从小湖街的天上跌倒在了陈琳的脚边。

它晕着脑袋,只留下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言论便壮烈的晕倒了。

它晕乎乎的说道。

“太……太……太臭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