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看班图族这副模样,也不像有要和斯卡萨决战的迹象啊。”

夜林倚靠在多尼尔的舱门旁,止不住的摇头叹气,虽然理解他们的决定和选择,但心里不免还是有一点小失望。

多尼尔是在天色朦胧昏暗,大概晚上七点左右,乘着风雪回到了斯顿雪域。

然后他们就惊讶的看到,本来应该开始各家各做饭准备休息的班图居民,居然一反常态,偌大的斯顿雪域灯火通明,火把冒着大雪熊熊燃烧,雪花都难以落下。

出门向林纳斯打听后才得知,奥尔卡族长下令做好一切万准备,食物、淡水、棉衣棉裤,还有各家的牲畜,财富。

如此明显的举动措施,夜林自然立刻就猜到了,班图族可能得到了什么重要情报,准备举族搬迁。

至于情报很好猜,不在乎就是冰龙斯卡萨可能苏醒了,或者要苏醒了!

从昨晚到现在早晨,万年雪山惯有的风雪稍缓,班图族仍然在忙忙碌碌,奥尔卡也没有派人来告知的意思。

希娅特走出来递过来一杯热奶茶,把自己的那份抿了一口,觉得自己这杯糖放少了,强行和夜林手里的做了互换。

看着忙忙碌碌的人,询问道:“我们怎么办,继续等?”

班图族往北方走是永久冻土,寸草乃至一丁点苔藓都不生长,西方和东方因为阿拉德大陆地形问题,那里是结冰的海洋。

即使真的搬迁到海边,也只能是暂避风头,随之而来的食物问题就会摆在班图族眼前,他们最多撑三个月。

那年纯真女孩的可爱记忆不灭

但是冰龙一次苏醒的时间,保底不少于三年。

所以摆在班图族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南下!

去侵占贝尔玛尔与德洛斯交界的边境线,占领一块没有冰雪覆盖的领地,扛过斯卡萨的苏醒期。

“等等吧,于情于理,班图族应该都会过来知会一声。”

夜林很勉强的笑了笑,眺望着坎纳克山的方向,斯卡萨盘旋居住的山顶,当然,距离太远看是看不到的。

不过这样的情况其实也好,班图族既然决定南下搬迁,小队去绕杀斯卡萨的结果成功与否,就已经不重要了。

第三次雪色战役的导火索,也就和小队无关。

只是班图族南下寻找居住地,就必定会与德洛斯,或者贝尔玛尔产生新一轮的冲突。

自己在来之前通过一封信,告知斯卡迪女王采取先礼后兵政策。

也就是假如贝尔玛尔的军队碰到搬迁的班图族,就奉上一部分物资做礼物,“请”他们离开。

至于租借领地这回事,里面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不仅德洛斯的里昂皇帝不会答应,斯卡迪女王也不会答应。

只不过前者的报复手段比较残忍一些。

贝尔玛尔现在是德洛斯的附属傀儡国,是一种被德洛斯“协助军务”的特殊状况,贝尔玛尔名义上的领袖,还是正统的斯卡迪女王。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班图,贝尔玛尔,德洛斯三者本就是互相伤害的特殊局面。

就在夜林一杯奶茶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一位身材异常高大魁梧的男人,从一条小雪道上迈步归来。

就像天界人天生腿长,魔界人有尖耳朵一样,魁梧高大就是班图族男性战士普遍具有的特点。

但这一位班图族人体格健壮的,简直就像是进化了一次,褪了毛穿着衣服的巨型雪魈!

四方脸,面容坚毅,黄色的络腮胡,鬓角处插着两根白色翎羽,左肩上是一个装饰性的狼头,粗壮的黄土色手臂皮肤表面画着效果不知的符咒,一身并不怎么遮体的黑色棉服。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扛在右肩膀上的武器,一度让希娅特认为这人是不是把敏泰涂画的那些图腾柱给拔出来用了,简直和他本人体型相差无几。

希娅特左脚踩了夜林脚背一下,抬了抬下巴问道:“他应该就是那位钝器剑圣,布万加吧?”

“嗯,虽然我怎么也不能把那根柱子联想成剑,这玩意明显更像是图腾,还是大号的。”夜林吐槽道。

班图族的族长,击败使徒希洛克的关键人物,四剑圣之钝器剑圣布万加。

虽然布万加不怎么管理族内的事物,经常窝在雪山上的修炼场内修炼,但他为人豪爽大气,而且有一种独特的眼光和坚决的执行力。

要做就做,要打就打,非常符合班图族的精神。

这就使得布万加虽然一个月都不见的回来几趟,但族人们对他的尊敬可一点都没减少。

“据说他击败希洛克的时候就是剑圣,现在的实力能有多强呢。”希娅特语气中隐约有些许战意。

同为觉醒者,实力也并不是划等号的。

布万加和阿甘左这种迈入剑圣多年的资深者,肯定比她这种刚踏足没多久的新人要强得多。

这时,奥尔卡也从帐篷里面钻出来,和布万加在说着什么,他神色比想象中的还要严峻,似乎也有些睡眠不足的样子。

不多时,奥尔卡凝重的点点头,径直向着多尼尔走了过来,眉头深锁。

停住脚步,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果然不行么,夜林倒是也没意外,而是微笑回应,可以理解。

他们可能认为比起和斯卡萨拼个你死我活,不如留下强者的力量,在南下对峙帝国时多一分资本。

“坎纳克山上的确存在着斯卡萨的幼龙,我们的勇士杀死了一个幼崽。”

并没有说什么不好意思班图要搬迁了,你们随意吧,奥尔卡反而是突然提起了斯卡萨的居住地。

“更可怕的是,现在的幼崽就已经拥有了猎杀寒冰虎的能力!它还会飞!”

奥尔卡突然一改往日稳重的形象,反而满面愤怒,几欲狰狞。

吃定了!

斯卡萨是吃定了班图族!

现在的幼龙就能猎杀寒冰虎,就算班图族南迁躲避了这一次的冰龙苏醒期,之后呢?

大雪山之中,会飞的猎杀者,流淌着龙血的怪物,班图族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在群龙飞舞的环境里活下来?

永永远远子子孙孙都躲在利库天井?

马拉加和莱里特冒险去了坎纳克山,然而实际情况却是他们只在山脚绕了一小段距离,就看到这只神秘的飞龙在捕食猎物。

昨夜一整夜,他以班图族副族长的名义,把三个不同图腾的族长叫在了一起,直接摊牌了所有事情和选择。

班图族现在,只剩下两条路可以走了。

第一,愿库尼莱神保佑,倾尽族之力和斯卡萨决一死战。

其二,南下,和帝国拼命,取得一块土地生存,在所有的龙未消灭之前,永远不回来,放弃雪域,放弃雪之都阿姆洛斯。

夜林听完讲述后大为意外,又有些自我惭愧,是他低估了班图族好战的血液,错估了班图族的荣耀!

当下不由得期待道:“那么,族长的意思是……?”

奥尔卡似乎有决一死战的打算,但又命令部落整理行李,好像又是要南下搬迁?

“同时进行!”

他斩钉截铁道:“以我大哥为首的一些顶尖强者,攀登坎纳克山挑战冰龙,同时班图族的人逐步南下,然后……化整为零!”

说到这,奥尔卡魁梧的身躯明显有些颤抖,这个为班图族兢兢业业的壮汉,此时虎目中满含悲伤的泪水。

化整为零,指的是消散班图族的名义,悄悄融入德洛斯帝国或贝尔玛尔公国,林纳斯承诺会尽力帮忙。

融入不了的或者说不愿意的,可以去往利库天井,或者干脆就在万年雪山流浪。

若是布万加杀掉了冰龙自然皆大欢喜举族同庆,若是失败,班图一族,大概率就会成为历史上的一笔淡墨。

奥尔卡自己不是没考虑过邀请强者助阵,但是万年雪山特殊的天气环境太过恶劣,当年帝**都大败而归,还有谁能扛着天气,又愿意来挑战冰龙?

他们决定赌一赌冰龙的虚弱期!

“族长,这会不会太冒险了点,万一失手,班图很可能……”

夜林万分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班图族的决意来的如此突然,如此强烈,一步将军!

“班图,只是一个人的名字。”奥尔卡深深看了他一眼,肃然道:“班图族,才是我们的名字,只要他们时刻谨记自己的图腾,班图族就一直存在!”

话语掷地有声,虽悲伤,但却没有丝毫绝望。

“你们回去吧,这是我们班图族的事,但是,能不能把敏泰带上,她是班图族最有天赋的萨满。”

奥尔卡这个粗糙的汉子此时有些羞愧,从怀里掏出几块不规则的黄金,硬塞给夜林手里,又向满眼泪水的敏泰招了招手。

摸着敏泰的头,叹道:“孩子,希望你能获得库尼莱神的启示,带领班图一族,找到希望。”

他将一根手镯套在了敏泰纤细的手腕上,这是班图族最高萨满的象征,现在先给了敏泰。

“走吧。”

奥尔卡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背影很冷酷,也很孤独。

他一直都没有张口提出让这支小队帮忙的事情,四百多年的血色教训,他深知斯卡萨不是多几个觉醒者就能对付得了的。

夜林摩挲着手里的几块金子,沉甸甸的,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他的目光隐隐有些火热,莫名的笑了笑,转身走向飞艇内部,道:“馆长,起航吧。”

“去哪?”伊沙杜拉操纵着多尼尔,嘴角微扬。

“绕杀斯卡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