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有一个词叫前男友,听过没?”

“听过啊,不过和他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没良心的走了5年,第三年才和我联系,能知道什么呀?去去去,我不和没良心的女人说话!”

苏西拨开陶薇薇,扭着屁股向前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停住,然后转身,跑到陶薇薇面前。

“我突然想起来了,薇薇,没事吧,我没来晚吧!”

陶薇薇翻了个白眼。

“苏大小姐,我要是靠,早被那老色鬼拉房间了,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还有,这穿的都是什么呀,紧身裙,高跟鞋,是来走秀的还是来救人的?”

陶薇薇捏着苏西的裙角,一脸嫌弃。

“哎呀,不是说一个小时吗,这才刚到一个小时呀,再说了,我要是来早了,能感受到逸少那坚挺厚实的胸膛带给的安全感吗?不要否认,们一定抱过了!”

“没有,我否认!好啦好啦,我们去接小宝吧,顺便一起吃饭,好长时间没聚聚了。”

陶薇薇老脸一红,这个死女人,一猜一个准。

“好呀好呀,我也好想我干儿子,好想捏捏那超级可爱的脸蛋,走吧。”

萝莉美女点点樱唇公园唯美写真套图

“我儿子,不要摸,要想摸自己生去。”

“没男人,我不能无性生殖吧。”

……

天台。

“调查今天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好好处理一下,让他们狠狠吃点苦头。”

萧逸琛上飞机前,对着石特助命令道,眼里划过一丝狠厉。

“是。”

香堂树三楼客房洗浴间。

“继续给我加冰!”

林文静眉头紧蹙,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忧心的看着里面的情景。

透明的玻璃围成的空间内,放置着一个超大号的浴缸。

浴缸里放满了冰块。

陶兮兮坐在浴缸里,紧紧环抱着自己的肩膀,冻的直哆嗦,脸上还有些没有褪下去的绯红。

一个中年妇女跪在浴缸外面,不断往里面加冰块,旁边放着一个超大的桶,里面放着好多已经裁好的冰块。

“妈,难受,好难受。”

陶兮兮喘着气,努力压制住内心的燥热难耐,心里如同冰火两重天般煎熬。

身体明明已经禁不住冰块的折磨了,可是一阵阵酥麻感还是不断涌向下面。

“周妈,继续加冰块!”

林文静看着陶兮兮如此模样,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命令跪着的中年妇女继续添加冰块。

“好!”

周妈回答着,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陶建国站在浴室门外,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心里异常着急。

这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啊,好冷……好热,妈,妈,救救我,好难受!”

陶兮兮哆嗦着,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

林文静蹲下,紧紧握住陶兮兮的手,有些哽咽。

“兮兮乖,再撑一会,一会就好了,就过去了啊!”

说完,林文静眼里闪过一丝坚定,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浴室门开了。

陶建国看到林文静出来了,赶紧迎上去。

“兮兮怎么样了?”

“我们去医院吧。”

林文静看着陶建国,带着一丝祈求。

“不是和说过吗?我们不能去医院,这要是被媒体和同行知道了,陶家的女儿吃了这种药送去医院,这对我们公司影响得有多大啊!不能去,一定不能去啊!”

陶建国一听,不乐意了,公司本来就摇摇欲坠,这事一出来,不是雪上加霜吗?

林文静听到陶建国说这话,心里一阵冰冷。

“陶建国,公司比女儿的命更重要是不是,兮兮在里面,快死了!知不知道!”

陶建国看到自己老婆眼含泪水指责着自己,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思索片刻,还是走了过去,握住林文静的肩膀。

“文静,我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公司,也是为了咱们的女儿兮兮呀,想想这件事要是被人知道了,咱们的女儿还能嫁个好人家吗?那些个上流社会最注重的不就是名声吗?我这样做是为了保全咱们女儿的名声啊!”

林文静听到这番话,稍稍冷静了一下。

是呀,这件丑事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否则自己的兮兮一生都完了!

“先别急,我已经让咱家的私人医生过来了,贾医生马上就到,他口风紧,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进去,按照贾医生电话里说的,继续降温,他到了,我马上让他进去给兮兮看病。”

也只能这样了,林文静推开陶建国,向浴室走去。

洗浴间内。

“夫人,大小姐好像不大好了,看看!”

林文静刚进来,就看见周妈慌里慌张的向自己跑来。

林文静赶紧跑进去。

陶兮兮闭上眼睛,状似奄奄一息,靠在浴缸上,直哆嗦。

“兮兮,兮兮,我是妈妈,看看我!”

听到声音,陶兮兮微微睁开眼睛。

“妈。”

“妈妈在,妈妈在。”

“我好难受,好热,好冷,难受……”

陶兮兮又闭上了眼睛,眉间的绯红愈加惑人。

林文静看着陶兮兮如此痛苦的模样,咬紧牙关,站起来,眼里闪过一丝不舍和痛楚。

“薇薇,长痛不如短痛,坚持住!”

林文静说完抓起陶兮兮的长发,猛然把陶兮兮按在冰水里,摇晃,然后抓起头发拎上来。

“唔……噗!”

陶兮兮挣扎着,却因为没有力气只能任由林文静折腾。

就这样反反复复十来次,林文静终于放开了陶兮兮。

“夫人,大小姐晕过去了。”

“什么!”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林文静看向浴室门口。

终于来了!

周妈走过去,打开门,果然是贾医生。

“贾医生,快来看看我们家兮兮怎么样了。”

林文静焦急的看着贾医生。

贾医生走了进去,为陶兮兮检查了一番,打了一针。

“药效差不多褪了,陶小姐只是太累了,找个地方让她睡一觉,就好了。”

“好的,谢谢贾医生,谢谢。”

林文静听到这句话,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不过有一事,我还是要说一下,陶小姐本来就是早产,惧寒体质,今天又在冰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怀孕……怕是难了。”

贾医生看着狼狈的女孩,微微叹气,造孽啊!

林文静听到自家兮兮不能怀孕了,差点没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