菘菜耐寒,在隆冬之时是大部分人所能食用的菜品之一。

但它的生长周期不过五六十天而已。

区区五六十天的时间,竟能开灵,且成妖?

这其中的难度之大,气运之大自不必多说,即便是安奇生,也稍稍有些惊讶。

“它叫小白,是我下山所见的第一个妖。”

兔妖指了指那颗大白菜,眸光有着一缕温和:“当时它差点被人拔起来,我看到将它救了下来。”

“八哥,回来啦?又找到新的妖了?”

大白菜晃了晃,一双小眼从菜叶之中透出来,喜悦之中带着胆怯。

“历来成妖,以兽类最为容易,草木次之,虫豸最难,只是…..”

安奇生踱步走进这小院,兀自有些好奇。

他也称得上一声见多识广,可还是首次见到这样的妖。

“现如今什么成妖都不容易,就算是在深山之中,也未见得容易了。”

纯纯的美少女眼睛会说话

兔八叹了口气:“我也是被迫出的大青山,‘斩妖堂’的人凶狠残暴,莫说是妖,就算是诞生灵智的野兽,都要被他们斩尽杀绝。”

斩妖堂,其最初来源已不可知,只知道其存世极为悠久。

这不是宗门,而是东胜洲诸国之间的一个松散组织,专门以各种手段吸引他人前去斩妖。

说起这斩妖堂,兔八的语气都变得冷冽,甚至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八哥…..”

大白菜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安奇生,被他身上的气息吸引:“他是什么妖?”

“他啊。”

兔八瞥了一眼安奇生,没有说话。

妖之本体是秘密,虽不是不可告人,但主动追问自然是不好的。

只是草木所成之精怪最为平和,这妖的气息又如此纯净,很显然是个‘好妖’。

就是有些好心的过了头,偏生爱为人类说话。

“和差不多。”

安奇生微微一笑,心中却已浮现出这两头小妖的讯息来。

以他们的微末道行,自然抵挡不了安奇生的窥视,消耗的道力也是极少。

这兔妖名兔八,大青山中野兔成精,其族中第八个成妖,故而名为兔八,因有斩妖堂中高手如山降妖而逃。

他志在妖王,可惜终归办不到,数年之后就会被人发现,然后被闻风而动的斩妖堂所杀。

扒皮抽筋,沦为他人口粮。

“倒是这白菜……”

安奇生眸光有着一丝涟漪泛起。

消耗道力一万两千点】

菜小白(1.2/15786)】

命运轨迹一:生于皇天六道界之地仙界,因生于大妖墓穴之阵眼之上,故得机缘以开灵智,褪去懵懂浑噩,成妖。

初时心地纯良,对万物万灵皆有好奇善意,后经好友被杀,性情大变,一路修行,终修成‘琉璃清静身’,成为大妖。】

死于帝历一万二千纪,八万三千年,为擎天战神镇杀东胜州,大青山,乱石山中】

等级评价,四星级,天仙级大妖】

一颗白菜修成了天仙级大妖!

看着面前怯生生,畏畏缩缩的大白菜,安奇生都有些感叹,世间际遇离奇不外如是了。

一颗千家万户餐盘上都最为常见的白菜,能够修成比那诞生在阳刚之气之中的日游神还要强横。

各种艰辛自不必说了。

只是,这白菜被杀之日,却与白无常谢七斩杀日游神相距不过千年而已。

这其中…….

“怎,怎么了?”

被安奇生的眼神吓了一跳,这白菜妖怯生生的捂住自己的眼睛,有些颤抖。

“小白还小,不要吓他!”

兔八瞪了安奇生一眼,他努力拿捏自己的气势,却哪里能让安奇生动容。

“同为草木,不由多看了几眼。”

安奇生收回眸光,若有所思。

南华道之下居然藏着一头大妖的墓穴,且瞒过他的感知,这就很有些意思了。

他虽因自斩元神而显得有些虚弱,但他的感知何等之敏锐。

这墓穴能瞒过他,很显然不会是寻常的墓穴,更为重要的是,妖族,根本没有如人一般打造墓穴的习惯。

呼~

一抬手关上门,兔八这才神色肃然的看向安奇生:“我来自大青山,可以叫我兔八,也可以叫我八哥!”

“嗯……”

安奇生微微沉吟,方才开口道:“可以叫我菩提。”

“菩提?果然是草木之妖。”

兔八闻言颇为满意,虽然他学‘帝王’学的四不像,但却还是努力的在向着心中的‘妖王’靠近。

轻咳两声,道:“天下大势,人强而妖弱!我深感妖族疲弱,有心抵抗人族,斩妖堂!

们可愿随我一同?”

“好,好!”

白菜妖很是兴奋,连连呼喊。

安奇生却是哭笑不得,这却是种族的差异了。

这兔妖并不痴傻,能通灵化妖的,自然也不会傻,只是相比于人族代代传承,各种东西言传身教。

妖族却没有这个条件,一群山中野妖,自然谈不上什么见识与智慧。

大妖有着血脉传承,可以避免,这兔妖显然没有什么强大的血脉,论起见识,未必比得过玄星十来岁的小朋友。

这白菜妖自然更不用说,哪怕他有成为大妖的潜力,但此时也不过是还未摆脱成为盘中餐的白菜而已。

不过他没说话,这兔子却以为他同意了,很是兴奋的拉着他来到后院。

前院种菜,后院却是藏书之地。

这兔子显然将这里当成了大本营,虽然没有房屋都有些简陋,其中东西却很是不少。

尤其是书。

而与杂草遍地的宅院相比,这兔妖对于书籍的保护却是极好,几乎每一个书架之上都有着淡淡的妖气笼罩。

防蚊虫蛀咬,且能防尘落灰。

“读书,很重要啊。我那几位先生都没什么修为,可是智慧却是很高,这就是读书的效果了。”

兔八指着诸多书架,颇有些自得:“这些书,都是我搜集的孤本,里面应有尽有。”

“不错。”

安奇生表示赞同,只是想来这兔子也不是个爱学习的,否则,也不会学个四不像出来。

“有兴趣,可以在这里看,不能带走。”兔八话很多,因为他不与人交流,能和他说话的只有菜小白。

可惜菜小白的太傻,根本不能理解他,是以,虽然安奇生态度很冷淡,兔八也根本不在意。

妖怪里的奇葩不要太多,这‘菩提’除了亲近人类这一点之外,简直不要太正常!

“多谢。”

安奇生表示感谢,虽然他并不觉得这些书架里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书籍。

兔八心满意足的走出屋子,全然忘记自己和安奇生只是第一次见面。

“真是个单纯的兔子。”

安奇生心下摇头,踱着步在诸多书架之中走动,元神微动,已将其中讯息尽数烙印在脑海之中。

这些书籍之中并没有修行秘籍,也没有关于‘凤皇伐天’的记载,大多还是各个王朝之间的战争。

民间的传说,以及一些话本小说,戏曲,诗词。

不过安奇生来者不拒,底蕴,本就不止是力量的堆积,也是日常积累。

“一头大妖……”

收拢诸多书籍讯息的同时,安奇生心中则在猜测地底那头大妖的身份。

地仙界之中,能被称之为大妖的可不是寻常的妖。

如齐寸,日游神记忆之中的那些,方才称的上‘大妖’,日游神这样的修为足以在天下纵横。

但若果真碰到一头大妖,那显然也是要栽的毫无悬念。

“却不知这头大妖,来自什么时候……”

安奇生心中微动,随意拿起一本书籍就自跌迦而坐,眸光半开半合,心思却已沉淀落地。

无声无息之间向着地底深处探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