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召唤万事屋主管学者,这个消息是茉莉传过来的,这让小维尔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了,百花凋零之钟事件已经发酵的差不多之后终于爆发了。

摩斯在遮掩不住事实后,也终于将事情捅到了罗特家族族长那里,而罗特家族族长第一个肯定想要找茉莉,但茉莉已经明确拒绝了,那么城主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因为他可以压得住自己和茉莉两个人。

小维尔没有丝毫犹豫,化妆后跟着茉莉前往城主府,在会客厅见到了波尔多伯爵,也只有波尔多伯爵一个人。

没有太多客气的话,波尔多伯爵开门见山的说:“我叫你们来有一件事情需要确认一下,同时也是受一位老朋友所托,请你们帮忙。”

“伯爵大人请讲。”虽然知道大体是怎么回事,但小维尔还是要装一装样子的。

“传说中的诅咒之物百花凋零之钟,罗特家族继承人接触了这件诅咒之物,想要寻找解救的办法,之前也曾经找过茉莉,但是茉莉提供的方法他们表示做不到,所以求到我这里,希望我能够做一个中间人。”波尔多伯爵非常直接,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想要好好谈一谈的样子。

小维尔不由得有些头疼,波尔多伯爵没有着急,示意两个人坐下慢慢考虑,自己慢条斯理的品着茶。

“不知道伯爵大人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多少?”小维尔没有着急回答,反而问了一句。

波尔多伯爵轻轻摇头说:“这件事情我之前隐约听过一点风声,因为影响范围不大所以没有在意,直到昨天晚上黑市的消息扩散,我才知道一些梗概,路易族长前来求助却并没有说太多,只说想要向你们两位求助。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可以仔细跟我说说。”

小维尔组织了一下语言,将自己如何从茉莉大姐头那里得到任务,在鉴定之后如何处理,甚至连发现窃听之后将使用的代价故意提高,以便让摩斯趁早死心放弃那件诅咒之物的小心思都没有放过,让波尔多伯爵不由得连连摇头。

“你啊,要知道你可是神眷者,这种程度的诅咒根本伤害不到你,这件东西在别人手中确实是一把双刃剑,害人害己,但是在你本人手中却是一件利器,如果你能控制着去伤害异族或者恶魔信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摩斯先生反悔了,交易没有达成,但是我付出的东西却被消耗了。既然人家不领情,我只好将傀儡木偶娃娃取回来了,免得日后生出更多事端。”

清纯萌妹美女白皙小清新吊带牛仔裤氧气图片

“生命之树碎片是蕾雅从她父亲那里得到的,她的父亲是一位高贵的月精灵,只可惜已经失踪十年之久了,那两块生命之树碎片是最大的两块,剩下的被我做成了几个只有指甲大小的护符给家人带着了。而且生命之水之说纯粹是为了让摩斯先生知难而退,我使用的就是石液精华,万事屋一位精通地行术的高级战士偶然间遇到的宝物。”

“这些东西都不是能够随便找到的,所以在事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才跟茉莉大姐头说,日后摩斯先生再来就不要再找我了,我将自己知道的办法都告诉她了。”

小维尔非常坦荡,而他的情况和身边人的情况,波尔多伯爵大体都知道,尤其是那个带来了马布斯特郡异族入侵阴谋的半精灵,他曾经重点关注过,那也是一位神眷者。

“那件诅咒之物真的这么厉害吗?”波尔多伯爵对超凡力量并不是不关注,但毕竟自身不是巫师也不是血脉觉醒者,所以关注的重点还是战士和骑士,所以现在有些好奇。

“其实在摩斯先生监听的时候,我故意将那件诅咒之物的威胁说小了一些,百花凋零之钟很诡异,二阶强者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有了这件东西对付马布斯特丛林中异族会很有帮助,但也害怕失控。”

小维尔轻轻摇头说:“这是名副其实的双刃剑,很容易失控,所以我在事后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了。”

“咦,你是神眷者应该不会诅咒才对啊。”波尔多伯爵微微有些好奇。

小维尔摇摇头说:“我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害怕这件东西流传出去未必只会在异族之间传播,万一流落到人族手中怎么办?要知道这件东西从我手中流出去,其中肯定有我的一份责任。”

波尔多伯爵不禁点点头表示赞许,这时候突然扬声说:“路易老朋友,听了这个解释,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之间客厅一侧走出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容貌上和摩斯罗特有着几分相似,看到小维尔投来的目光,中年男子手下行了一个贵族礼节:“对于犬子为您带来的麻烦,在下深表歉意,维尔德克兰勋爵。在下路易罗特,忝为罗特家族族长。”

“路易老狐狸,没想到就只凭一个神眷者就能猜出来他是谁,看起来你平时对于超凡者还是很重视的啊。”波尔多伯爵并没有太吃惊,毕竟神眷者这个身份暴露之后,他就猜到路易会认出小维尔来。

“见过罗特族长,对于摩斯先生的事情,我深表歉意,我能够想到的稳妥办法只有这些了,如果你们能够找到生命之树碎片以及生命之水,我愿意出手帮助他解除诅咒。”小维尔的态度很诚恳。

路易族长却摆了摆手:“德莱克勋爵毕竟年轻,对人性了解的还是不够深刻,这件事错不在你。只是我也希望你能够明白一位父亲的爱子之心,如果德莱克勋爵还有其他我们能够做到的方法救治犬子,还请如实相告,在下感激不尽,当以百花凋零之钟相赠。”

“不用不用,那个、那个东西我不能收。”小维尔急忙练练摇头,“我之前提供的方法是最好的,如果,如果真的很难做到,我还有两个不大确定的方法,只是不一定有效,而第二个方法我不希望你们用。”

他果然有办法!路易族长心头大定,同时对这个少年更加好看,“还请不吝赐教。”

“神力能够驱逐一切诅咒,而神力是由神灵通过信仰之力转化而来的,所以除了神力还有圣力也有类似的效果,虽然弱了很多却有可能延缓一下,我的想法是将百花凋零之钟以及摩斯先生同时浸泡在大量圣水中,用圣水的力量代替摩斯先生的生命力。”

小维尔轻声说:“这种方法治标而不治本,而且所需圣水数量巨大,一旦里面的圣力消耗干净就需要及时更换。”

路易族长沉默了,这貌似很有道理,但是,等等,自己儿子不能这么干,但是可以把他的那个小情人这么做啊,只要他的情人不死,诅咒就轮不到他。想到这里,路易族长不仅双眼一亮,连连点头:“那么第二个方法呢?”

“死囚。”小维尔吐出两个字来,却让波尔多伯爵和路易族长同时一震,这个少年貌似并不是那么单纯啊,他体内流淌着的是巫师的血脉。

“如果可以的话,这两种方法我都不建议使用,我有一个怀疑。”

小维尔顿了一下然后沉声说:“我怀疑那件诅咒之物可以通过吸收别人的生命力不断壮大的,等它壮大到了一定程度,不仅吸收生命力的速度会提升,简单的替代之法也有可能会失效,毕竟生命之树碎片只是精灵女神之前身体的一些碎片,而不是真正的神灵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