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由与孙丽钗第一次见面。

上一次共处一室还是两年前,当时孙丽钗病重,而本由还不记事。

那之后,本由被带到了少林寺内,孙丽钗反倒留在了别院。

两人就一直没有相处的时间。

然而一见面,却意外的融洽,孙丽钗的思维灵动如春蝶,而本由的气度安定如夏蝉,共同依附在鹿缘菩萨这颗大树的枝条上。

正缘扣的体验很奇妙,单纯是与外人分享自己的思路、机变,在这种念头通达的状态下人心是绝对理性的,绝不会掺杂多余的情绪,一切表述都是条理分明,乃至可以互相心领神会。

一个人的智慧有限,集体的智慧无限,更不必说是互相倾力合作而默契十足的状态。

若说将正缘扣比作因特网搜索引擎也是不妥的,更像是灵魂附体来得直观。

譬如某人擅长绘画,某时扣定的同伴画一副山水而其本身是个不能再外行的新手,那就直接通过正缘扣的连结,取代同伴的意识,隔空作画。

这一招或许用来作弊是再好不过了。

鹿正康也是感概不已,真要有这功能,学习才叫减负呢,只需发扬自己的特长爱好即可,不会的叫同学帮忙考试……

他在这边暗自出神,正缘扣里的本由和孙丽钗开始交流。

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

准确的说,不能算作是交流。

他们都不是普通小孩,所以不会是打打闹闹的,相反,他们之间互动的场面如同一场无声的默剧。

考量、思索、试探、抗拒。

在正缘扣的世界里,人的面具被脱去,心与心的交流做不得假。

孙丽钗表现出反常的警惕与排斥,这才是小姑娘的本性,平时的乖巧只不过是她为博取大人好感的伪装,在内心的空虚中,她依旧是那个躺在床榻上感受生命垂危之恐惧的小娃娃。

永远面无表情的本由则还是面无表情的,他的倔强似乎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这样固执的两个人相遇,但他们非是针锋相对。

他们的眼神都很纯良和善,孙丽钗虽然不愿意表述太多,可对小秃驴还是很有好感的。

二人这样缄默着,不亲近,不远离。

蝶不会为蝉鸣所吸引,蝉亦是不曾迷恋蝶舞。

可它们都是窗外风景。

许久。

“……我先走了,下次再见。”孙丽钗对本由释放了一点礼节性的善意,随即离开了正缘扣。

本由呼得长出一口气,虽然还是面无表情。

他站在一片亮堂堂的光芒世界里,上下四方都是混同的色彩。

这些都是假象。

正缘扣的世界没有固定的形态,每个人的个性、情绪不同,看到的场面也不同。

所谓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精神世界是彻底唯心的,本由知道自己每次来到正缘扣看到的景象也都是不同的。

在这里,背景都是个人幻想的投射,真正清晰的是其余来到这里的同道,还有头顶那太阳一般的菩萨报身。

本由回想同孙丽钗的见面。

就这么想着,半晌,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还是面无表情。

双手食指拉起嘴角,扯出半张鬼脸,半个假笑,合起来就是一个阴阳怪气的沙雕。

收回手指,在僧袍上擦了擦口水。

本由叹了一口气,也离开了正缘扣。

眼前的世界变化。

再回过神。

果然。

一群秃驴挤在他的房中,正用热切的眼光看着他。

不光是师兄,还有师父辈,乃至师祖辈的,他们看着本由,就像一群裤兜没钱的小孩看一个同伴爽爽地吃着冰淇淋一样。

这都快超过羡慕嫉妒的地步了。

本由默不作声地闭上眼。

“师弟~”

“师侄~”

“徒孙~”

本由无奈又睁开眼,站起来团团作揖,“见过各位师兄、师伯、师祖。”

一个古铜色皮肤,力能扛鼎的老秃驴挤到最前面,“本由小子!给师伯师祖说说,菩萨法身是何等妙相!”

“对!说说!”众僧同菜市场买菜的大妈似的,一劲儿鼓噪起来,哼哼唧唧声不绝于耳,厢房都快变成猪栏了。

本由面无表情,等他们都安静下来,随即恐吓道“菩萨说,要是执着于相,那就终生不能感应正法。”

众僧顿时大惊,就像单位体检发现得了癌症似的,不由得面面相觑。

本由看着他们进退两难的样子,偷笑不已,而脸上还是非常严肃正派的。

“贫僧却是要去坐禅了,这修行不能落下啊!”

第一位和尚嘀嘀咕咕地离开后,剩余的也都陆陆续续走了,场面宛如领头鸭带着鸭群扭着屁股离开鸭圈。

最后,只剩下两个同寝的师兄。

“本由,小师弟。”高瘦些的师兄笑嘻嘻的,“你小子,还太嫩啊!”

小和尚睁开眼,盯着这位师兄。

壮实些的师兄眼睛一眨,捧了一句“本惭师弟何出此言?”

“本理师兄你也是个老实和尚。”瘦高师兄摇头晃脑,洋洋得意,表情跟捡了钱似的。

壮实的本理问道“你有话就直说嘛,到底小师弟做了什么不得体的事情。”

“唉,真要说也不是不可以,本由啊,你想听吗?”

“不想。”

本惭“……”

“为何?”本理挠了挠发痒的后脑勺。

“师兄肯定在打什么主意,我不感兴趣。”

本理顿时指着本惭哈哈大笑起来,“你啊!真把本由当小屁孩了!”

本惭笑了笑,“这小子,性格太直,以后怕是要吃亏。”

他们笑笑闹闹,和尚们坐在禅房苦思冥想,远处剑川镇郊野的农人在田地忙碌,鸟雀衔来青虫喂食子女,流水淙淙拍打岸堤,草木迎着朝阳舒展枝叶,山岚滚滚在风中浮荡。

时间慢慢流淌在万物匆匆的裙摆间,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的后半段。

鹿正康慢慢修炼,也算是在六月把心意气混元功练成了,运功时周身覆盖了一层罡气,绵密坚实。

七月练成了奇六阶的无色禅功,此后内力源源不绝,周流如意。

八月入秋,得天之助,修行突飞猛进,半月练成秘五阶菩提心修法,护体真气越发强韧,且内气运转间可调和身心,驱除毒素。

九月练就极四阶杂阿含经,神意变化间,功力转换自如,心念一动,劲道自生,一拳击出,有千百种异想,就有千百种力道。虽未学半点招式,但已达武学上层境界。

如此精微深湛的内力甚至可化作花鸟鱼虫,开闭行止,栩栩如生。

鹿正康站在山上俯瞰四周,连绵嵩山的松柏虽青,却也悚惧造化肃杀,田野的麦穗既收,可来年依旧会勃发青苗。

四季轮回,美不胜收。

欣赏了一会儿,他轻轻伸出手,一座方锥般的小山悬于掌心三寸,在阳光中炫彩如真金。

随着他内力修为渐高,须弥神掌也慢慢完善。

或许不久后,真的一掌能砸出一座须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