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忽然从小白那里传来一道信息:它只需要吃丝囊中的灵石就可以了。

伍峰知道了这个消息,高兴地捧起小白狠狠地亲了一口道:“还是我家小白贴心啊,知道为我生下一枚混元果!”

说完,伍峰从丝囊中掏出一捧灵石,放在小白身前,一脸挑衅地看着悠悠:小样,以为这就能难住哥?咱家小白比你靠谱多了!

悠悠看到伍峰拿出灵石给小白吃,原本拽拽的样子瞬间定格,狠狠地瞪了小白一眼道:“真是个白痴!”

小白专心地吃着它的灵石,丝毫没有注意到悠悠的表情,坚硬无比的灵石在它口中如同一粒粒糖豆,数十枚灵石不一会功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伍峰刚刚升起的喜悦之情,忽然便开始降温了,他又种不祥的预感:今后他可能要为挣灵石开始费尽心思了!

哎,命苦哇!

“嘿嘿,金盛少爷,今天遇上我们算是你命苦了,到了九泉之下,可别怨咱们。我们兄弟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冤有头债有主,你呀,就安心上路吧!”

伍峰正在心里感叹着呢,山脚处就传来一句破锣般的嗓音。伍峰觉得这话语之中信息量不少啊,这是买凶杀人的节奏?

这里是山的另一面,和伍峰上山的路径完不同,下山对伍峰来说要比上山轻松容易得多,仗着身法之利,他一路飘飘忽忽一般就来到了山的另一边。

在他前面不远处事一条河流,六个身穿灰褐色紧身装的海族汉子,正将一个持枪少年围在河边。持枪少年身上早已多处受伤,此时步履虚浮气息散乱,在六人的围攻之下更是险象环生。

这个少年显然修为不高,仅仅是玄品巅峰而已,而那六个汉子却都是地品修为。少年应该就是他们刚才所说的金盛少爷,仗着手中枪法不俗,才勉力坚持到现在,看来是一路逃跑来到了这个地方。

气质忧郁女孩光滑裸背白皙藕臂纤细美腿写真图片

“金盛少爷,束手就擒吧,我们一定给你一个痛快。我们千方百计才把你逼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这个地方连只鸟都没有,是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一个独眼拿着鬼头大刀,似乎是他们六人中的头,破锣般的声音就是出自他的口中。

“少爷,老奴来了,我来拖住这群狗贼,你赶紧逃走!”

这时,从六人身后踉踉跄跄地走出一个浑身带血的老者,他地品巅峰修为,手中拿着一杆已经断去一截枪头的长枪,朝他们渐渐靠近。

他拿起手中的长枪,勉强挽起一个枪花道:“有我金忠在此,你们休想伤害我家少爷!”

尽管身受重伤,一身灵力都已经干涸,可是这份不屈的气势却是不凡,站在那里,似乎如同手中的那杆长枪一般,身形笔直锐不可当!

那位金盛少爷依然在勉强抵挡着身前几人的攻击,他的修为本就弱了这些人一个境界,加上又受了不少的伤害,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个金盛一直眼神明亮,枪法章法严谨不曾散乱。看来这个小子不论是心性还是枪法天赋都是极为不凡!

“忠伯,他们要的是我的命,你赶紧走,将来替我报仇!”

独眼冷笑一声道:“真是主仆情深啊,一路上要不是这个老货杀了我们六个兄弟,又替你挡了不少的刀剑伤害,金少爷早就是我们的刀下之魂了!今天老子就成你们俩,让你们到地府团聚去吧!”

说完,独眼让其余五人继续围攻金盛,他则拿起鬼头大刀,迎向金忠手中的长枪。

这个独眼大刀刀刀狠辣,刀走偏锋,招式非常刁钻狠辣,而金忠早已是油尽灯枯境界,哪里还会是独眼的对手,两人交手没出十招,金忠手中的长枪便脱手而出。

独眼挥起手中的大刀朝金忠头上砍去。

金忠闭上双眼自语道:“少爷,老奴无能,先走一步了!”

看到金忠手中的长枪飞出遇险,金盛急的大声道:“忠伯,快走,别管我,快走!”

这一着急,他手里的枪法便乱了起来,顿时陷入了险境,围攻的五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独眼更是狞笑道:“老梆子杀我六个兄弟,老子今天送你归西!”

“啪啪啪啪!”忽然从边上的巨石后面传来一阵掌声,一个持枪的青年从巨石后面走了出来,正是一直在一旁旁观的伍峰。

“看得过瘾哪!一边是主仆情深,一边是凶神恶煞,一边令人同情万分,一边是让人深恶痛绝,真是精彩!”伍峰一边鼓掌一边赞叹道。

“小子,你是谁?!”独眼见到伍峰出现,立马放弃进攻金忠,横刀在前一脸戒备地看着伍峰问道。

伍峰露出一脸诚挚的微笑道:“你猜!”

“老大,这小子忽然在这里出现有些古怪,不如一起做了,也免得我们的事情暴露!”一个杀手提议道。

独眼点了点头道:“两个人牵制住金少爷,三个人过去把这小子拿下!小心点!”

说完,两处的战斗再次爆发,那三个人拿着手里的武器朝伍峰这边过来,呈一个品字将他围在中间。

伍峰将手里的长枪一扬道:“太霸道了吧,我就是一个过路的,这也要杀人灭口啊,我发誓保证,今天的一切绝不往外说出去,怎么样?”

“小子,晚了!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碰上了我们这一队人马!”

伍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暗道:果然!

那个劲装杀手的话语未落,伍峰手里的破空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瞬间便将他的喉咙传出一个透明的窟窿,接着他转身又是两枪刺出,将另外两个杀手也刺了个透亮。

伍峰现在的枪术更加凝练,也更加迅捷,单纯的刺击几乎快到了极致,哪里会是这几个地品初期的小喽啰能够抵挡的。

就在此时,金盛少爷身前的连个杀手似乎被同伴的死给震惊了,让他得到了一个机会,往伍峰这边靠拢过来。

金盛朝伍峰弯腰拱手致谢道:“多谢壮士相救,在下金枪族金盛,这次如能脱险,定有后报!”

伍峰笑道:“举手之劳,太客气了!后报什么的就算了吧!”

然后,伍峰又挥起长枪,将冲过来的这两个杀手也刺成串糖葫芦,前来的杀手只剩下独眼一人了!

独眼见自己的手下都被伍峰轻易杀死,知道自己定然不是伍峰的对手。他没有再继续追杀金忠,而是退到一旁随时准备夺路而逃。

“今天算你们俩走运,咱走着瞧!”说着独眼再次后退几步,就打算跳入河中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