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头颅堪就比整个日不落的庞然大物的血量何其之大?

此时,就有了答案。

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大气层高处血流如瀑,自高天逆流不知几千几万米。

血量之大如长江倒灌,穿透八万米大气层,拍打兀自翻滚沸腾的太平洋之上。

染红了大片大片的海水,更引动了无数鱼虾之类的争夺。

所有人手机上的视频在此时被切断,定格于那一道如天柱般连接海天的血柱。

以及那凌空而立八万米,长剑斩空的安奇生身上。

呼呼~

大气高点稀薄的气浪翻飞,安奇生垂剑身侧,任由那巨蛇拉扯着异度之门如陨石破空。

眸光凝于那坠入无垠太空之中的狰狞蛇头。

梦魇九头蛇者,生有九头,却非是真有九个头,而是有九命!

他那一剑横斩的最后一刹那,拉塞尔果断的断头求生,坠入茫茫太空之中。

吊带牛仔裙气质美女头戴草帽面容姣好咧嘴大笑图片

“一颗头,能够在太空活多久?”

安奇生眸光幽幽。

他以炁种冥合星辰磁场,某种程度上说已然是星辰之主,汇聚玄星之力于一剑,方才可斩断其头颅。

那拉塞尔纵然心神癫狂,最后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生路之所在,太空,是星辰磁场无法企及之地。

呼~

心念转动间,安奇生收起仍旧有些跃跃欲试的王权剑。

踏空而去。

炁场暴动引起的多地天灾尚未平息,迟一会就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结束了?

看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所有人怔怔发神,大起大落之下,不知多少人虚脱一般跌落在地。

有人喜极而泣,有人大悲大喜之下昏厥,有人狂呼呐喊,整个世界范围内顿时一片乱糟糟。

而各国政府却是惊喜之后大为后悔,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招,他们哪里会做出弹出视频告知所有人的蠢事。

是以,大战结束的同时,所有人还沉浸在震撼,惊喜,狂热之中,所有国家已经高速运作起来,开始收拾之前的烂摊子。

包括且不限于,运作的战备,针对各个避难所的通知,以及无数防空设备,飞剑,导弹的残骸。

以及那被吹入大气层,又散落在各地的战斗机残骸,以及,核弹。

尤其是核弹。

因为核弹的特使,使得它们不会轻易被引爆,但是遗留在外的核弹,可是能让所有人头皮发麻的大事件。

如果落入一些恐怖组织的手里,威胁之大不言而喻。

而各地官府,也第一时间展开抢险救灾。

两者于八万米之高的大气层中一战,引起的天象变化已然引起了多个地方的海啸,地震,火山喷发,而这还是在安奇生的掌控之下。

否则,两人真在大地之上展开战斗。

一战过后玄星或许不会有事,人类却要死绝了。

安奇生没有追击,困兽犹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此。

炁种只是初步取代星辰磁场,他固然能运用,却还谈不上完掌控,若于太空强行追击,极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而诸多安排之后,包括金鹰国在内的西方诸多大国,已经同时组织起了前往大玄的准备。

拜访大玄领导人,

以及那位一剑斩空,已然让所有个人,势力,乃至于国家都不可忽视——安先生。

……

凌晨下的邢城没有几盏灯火。

如同台风过境一般的狂风漫卷之下,大街上一片狼藉,从未见过这么大风暴的邢城人民表示根本不敢出门。

“奇奇他……”

透过窗户看着凌晨之下如同被壮汉疯狂蹂躏过的小姑娘般的城市,安母有些担忧,又有些不可思议。

望子成龙人人都有,可这……

“应该,没有事…….”

安建中佝偻着身子安慰老婆,粗犷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梦幻。

他做梦都没想到,短短五年时间,自家儿子就从一个病恹恹被几大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的绝症病人,变成了能与那怪物在大气层之上打斗的大高手。

他倒是知晓安奇生一直在寻仙访道,可,可就是传说中的神仙,也没有这般厉害吧?

太平洋上几万米高大气层上的打斗,所掀起的狂风竟然差点毁了万里之外的邢城,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自己儿子,成了神仙?

饶是这是自己儿子,安建中一时都有些接受不了。

更别说一辈子连省都没出过的安母了。

嗡~

这时,桌子上手机响起。

安建中一皱眉,拿起手机,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一阵大喘气:“老安,快点的!”

“老贾,有事就说,喘什么大气?”

安建中皱眉。

他当了几十年的执法者,当然知晓自家儿子的事情会引来何等大的反应,只怕自家连同七大姑八大姨都已经被调查的干干净净了。

“准备准备,很多上头的大佬们都来邢城,都是要来见你的?有咱们黎书记带着,怕是天一亮就要到了!”

电话那头压低了声音说着。

“黎书记带路?”

安建中心头一跳。

这才意识到自己想的还是太低了,能让黎书记天不亮亲自带路赶来的,是什么级别的大佬?

“玄京来的人!”

安建中心头顿时一禀,沉声回应:“我这就去迎接。”

“你别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差点卡住,顺了口气才道:“你要是出去迎接岂不是把我给卖了?而且,是他们拜访你,你迎接什么?”

挂断电话。

安建中还有些恍惚,隐隐间,他能猜到,自己的待遇又要上调一级了。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他的待遇已经上调了好几级了。

只是这却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是因为自家儿子…..

……

西北某基地。

白虎与许鸿运两人神色恍惚的走进大厅。

大厅一片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只有一些仪器沙沙之音,白虎环顾四周,面无表情的看着,两行热泪无声滑落脸颊:

“诸位兄弟,我回来了,回来了……”

青龙死了,

青鸟死了,

王之萱死了,

姜世黎死了,

囚牛死了,

睚眦死了。

楚凡死了,

风鸣涛死了……

曾经的特事局七大高层,只剩下了自己一人,而特事局数十个化劲之上的高手,也仅剩了许鸿运等寥寥几人。

太平洋上发起决死冲锋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失控的战机从大气层以超音速坠海,坠地,相互碰撞之下,没有人能活得下来。

无论是已然习得王权道真传的楚凡,风鸣涛,还是初窥见神,即将踏入其中的青龙。

所有人,都死了。

唯有他这样执行任务在外,根本来不及赶回去的,才活了下来。

无尽的悲怆一时充斥心头,一时之间,白虎只觉心神一下被抽空,跪在地上,双拳捶打着冰冷的地面,发出野兽末路般的嘶鸣:

“啊!啊!啊!!!”

许鸿运这神神叨叨的老道士,也颓然坐倒在地,面色灰败,伤感至极。

他加入特事局已经快要二十年,彼此之间情谊深厚,哪里能不悲痛,不伤感。

砰~

砰砰~

白虎重重的捶打地面,光可照人的地面被其吹出蛛网一般的裂缝,土石飞溅之下引动了尖锐的报警声响。

他多想听到青龙的斥责,听到囚牛的安慰,听到青鸟的嘲讽……

可没有。

所有赶来的特事局队员,都脱帽束手,面色沉痛的看着发狂也似的白虎。

“白虎,青龙最后给你留下了邮件,是否观看?”

直到白虎哭的声嘶力竭,整个人如同脱水一般,应龙的声音才自大厅之中响起。

人工智能没有悲伤的情绪,它的声音一如之前,没有丝毫变化。

“青龙留下了邮件?为什么不早说?”

许鸿运擦了擦鼻涕,站起身来。

哭,从来是最好的发泄渠道,数十年没有这样哭过,许鸿运心头的郁郁之气顿时散去不少。

“根据资料库的记载,人的伤悲需要发泄而不是压抑,一个小时的时间刚好,少了发泄不彻底,多了则伤神。”

应龙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

白虎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整个人如同瞬间苍老了好几岁:“传输给我。”

嗡~

一秒不到,白虎的视网膜之中已经显现出了一副画面。

那是青龙驾驶的战机之中。

“特事局的事情,你没有不懂的,也不用我多说什么。”

青龙的声音在白虎心头响着:“我十六从军,三十四加入特事局,这辈子也算是无愧国家,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女儿。

让她没了妈,现在,连这个可有可无的爸也没了……”

“她数学很好,各个竞赛拿过十三次奖项,三次第一,六次第二,四次第三…….”

这是第一次,白虎听到青龙声音之中的温和,以及一丝絮絮叨叨:

“相交二十年,最后求你一件事,帮我照顾女儿,我这些年积攒了也有三百多万,你拿着,等她嫁人了给她当嫁妆……”

最后的青龙,显得絮絮叨叨,而且也没有丝毫工作上的交代,字字不离他女儿。

让白虎忍不住心头酸涩。

“青龙……”

白虎怅然一叹。

特事局中入梦者不在少数,应龙也掌握了最为高等的技术,能够实时监控,在最后一刻将所有入梦者催眠。

让他们彻底的进入王权梦境。

可青龙,不是入梦者!

“青龙,可能没死。”

这时,应龙的声音再度响起。

“什么?”

许鸿运猛然抬头,看向闪烁着红光的摄像头:“怎么可能没死?”

数万米高空以超音速拍打在海面之上,哪里还能活?

而事实上,用以监控青龙心率的仪器,也停滞了跳动。

“你说,王权梦境?”

倒是白虎,通红的双眼一凝。

“根据对于诸多入梦者的对比,分析,青龙具备了一切成为入梦者的条件,之所以迟迟不能成,不是因为青龙掌握着玄星上最为高深的催眠术……”

诸多数据如瀑布一般流动着,应龙总结结论:“是因为他,是个无梦者。”

“无梦者?”

白虎皱眉。

成为入梦者之后,一如其他入梦者,他浏览了大量有关于梦境的书籍,对于梦境也有了不少的了解。

不是每个人都会做梦的。

他所知道的,就有两种,一是精神类疾病患者,二是智力低下的群体。

青龙的智商自然没有问题。

那……

…….

呼呼~

安奇生盘坐云层之上随波逐流,他手持王权剑,引动炁场鼓荡如潮,平复着因炁场变动而引动的天象变化,地质灾害。

破坏永远比善后更容易,饶是安奇生一念间可以感知整个星辰炁场,也是直到大日高悬太平洋之时。

才缓缓的睁开眼,眸光垂流而下。

云层之下,是一条太平洋都无法淹没的狰狞蛇躯,以及那一扇异度之门。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