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水之剑净化后的水,其治疗效果已经是很不错了,几乎都能赶得上劣质一些的移除疾病药水。

准确的说,之所以赶不上,是因为喝水的人太多。

一般用这个能力,基本都是净化一杯水,了不起一壶水完事。而林天赐这次直接搬来的缸,还跟吃流水席似的人人有份,源水之剑的净化效果再好也架不住这么搞。

效果比起平时肯定会大幅下降,但用来救命确实有效。

一通温开水灌下去,能起到非常大的缓解作用,哪些因为拉稀而拉到手软脚软站都站不起来的人,好歹能凑合着起身活动一下了。

至于完全根除瘟疫的影响,那就等过段时间修士的大批支援到了再说,林天赐干的事儿就是单纯的应急。

镇民们挨个灌水饱,情况最差的好歹也能凑合保住命。

林天赐则坐在大水缸边上,源水之剑的效果少了,他就要重新抓着剑柄注入法力,消耗不算大,但就是非常的磨人。

哪怕因战乱和瘟疫跑了不少,留下的镇民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人,队伍派出去老长一列。

光是让人喝水这事儿,就一直从入夜时分开始,持续到了子时,可依旧还有人在排队,总觉得队列根本没减少似的。

林天赐估摸着修士那边的支援应该也快到了。

毕竟这不是叫人来帮忙打架那么简单,收到消息以后还要搜集物资敲定人选等等方面,不可能说来就来。

海边的纯色女孩出尘绝艳

此时腰间的次元口袋震动了一下,菖蒲一脸睡意的悄悄露出上半身:

“天赐,这是在哪?是其他的位面吗?”

菖蒲还以为会跟之前去咒文之心那样一呆就是月于,没成想林天赐这回当天就往返了。

因为有桌子挡着,菖蒲说话的声音也不大,所以别人都没看到她。

“想吃糖想喝水的话要等一等,我这边有点事。”

“哦,天赐你在做什么?”

“给人治病。”

只要低头,就能看到菖蒲漂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不解。

“得病是什么?”

修士极少得病,而菖蒲更是拥有超强治愈能力的二品灵宝所化,其治愈能力之强足以‘逆生死’,她要是会得病那才叫奇怪。

所以菖蒲就没有得病这个概念。

“简单的说就是不舒服,有时候还会因为得病死掉。”

大致给菖蒲解释了一句,林天赐随即不着痕迹的用手挡住腰间露头的菖蒲,因为有人过来了。

来者是目前镇上管事的几个族老,其中那个姓王的老爷子向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

“仙师法力无边,多亏仙师伸出援手,很多病人都已经无碍了。”

一说法力无边,林天赐脑子里立刻蹦出星宿老仙,实在是太洗脑了。

“老丈不必行此大礼,病人安好便是。”

场面话嘛,这就跟人家吹林小哥儿是一样的。

“老朽斗胆,请问仙师姓名,来自何方?”

“在下单姓一个林,闲云野鹤不足挂齿。”

不直接报上姓名和门派,是怕再被麻烦缠上。

修士们热衷于在外做好事,一般也都不愿意留下姓名,这是因为老百姓对修士太热情了,很可能会追到门派去,今天送点什么聊表心意,明天邀请过来喝杯酒水之类的。

最典型的例子,你看飞邹国的那个大学士,年年都送十几坛上好的兰香醉去神符门,从没有断过。

一来是表达一下感谢之心,二也是不希望跟修士的联系中断,万一日后子孙凭这点因果跟仙家搭上线那就太好了。

一两个无所谓,可一旦多了……

但有时候你完全一点都不透露,还显得非常的不近人情,所以这种情况时修士们的选择折中一下,仅告知姓氏或道号。

修士的规矩,老百姓那边多少也听说过一点,虽然林天赐完全不愿意透露姓名以及所属门派,老丈还是恭敬的谢过后说道:

“林仙师恩德我等没齿难忘,镇民受仙师恩惠甚多,本不该多嘴,但老朽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老丈请讲,若力所能及,在下不会拒绝。”

几个族老对视一眼,像是下了个决心,随后道:

“仙师可否给镇民寻些果腹之物?”

说了半天,是来要粮食的。

“城里已经没粮食了吗?”

“仙师有所不知,自从前两年大乱开启,这还算太平的黑湖镇也屡次遭战火洗礼,守城的将军和治理的官员都换了七八次,百姓出逃也很严重,只能勉强度日。”

这也是雷州的特点,一座城池,很可能在一年之中几度易手,就是这么乱。

老百姓其实一般也不在乎谁来管理,反正都是一个德行。

“最近听闻有大军压境,商路也已经完全断了,还有瘟疫袭扰,镇上的百姓只能靠打鱼和采集山货维持生计。可您应该也看到了,这黑湖已经完全没有鱼了,附近能吃的果木也早已挖空,连城中粮仓里的老鼠都被扒皮煮来吃,实在是没有粮食。”

会染上瘟疫,其实也跟没粮食吃有关系,为了果脯不得不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而染上的病菌。

结果就是恶性循环。

缺粮食这点倒不是大问题,雷州隔壁的泉州可是有名的鱼米之乡,粮食多到粮仓堆不下,只要有钱去买就能缓解燃眉之急。

至于运输,放在修士手里,更加不是麻烦,会飞的法宝又不是只有仙剑,到时候直接给你来个空运。

估计这些事情后续来支援的修士肯定能办好,用不着林天赐操心。

不过他知道能办好,老百姓不知道啊,虽然病治好了能捡一条命,没饭吃照样是死路一条。

所以这几个族老商量过后才硬着头皮问问林天赐有没有办法。

“诸位族老放心,很快就有粮食的。”

总之,先安抚一下,让他们别太紧张了。

“在下已经通知了道友,不日便有粮食到达,诸位还是尽快研究出重新恢复生产的策略才对。”

修士的援助也不是无止境的,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关键是要让黑湖镇重新走上正轨。

几个族老一听,顿时把心放肚子里,有林天赐这句保证比什么人来了都好使。

待他们转身而走,菖蒲撑着次元口袋的边缘说:

“天赐你在什么地方?没饭吃吗?”

不知道菖蒲能不能理解,林天赐悄声大致把事情说了说。

“嗯……肚子饿了想吃东西,我有办法。”

“啊?啥办法?”

双手撑着次元口袋,把自己从里面拔出来,菖蒲落在林天赐的大腿上:

“天赐你的法力借我一些,我能变出粮食来。”

还有这种操作?

即便是无上仙法,也没有无中生有这一说,一般而言所谓变出粮食,多半都只是障眼法,看着像粮食,实则完全不能吃。

菖蒲也没解释,似乎很难得的有表现机会,也不容林天赐多问。

几乎在菖蒲话音刚落,林天赐就感觉到自己的法力被迅速抽空,像是经脉之中开了个大口子,速度之快,即便是用太乙分光心法提气也不可能。

尽管表面上不太看得出来,菖蒲毕竟是林天赐的法宝,她想要激活任何的神通,都必须消耗法力才行,自然法力消耗就由林小哥儿负责。

奔腾的法力快速决堤而出,林天赐赶紧收摄心神,菖蒲说用就用,也完全不知道什么叫适度。

突然抽走大量的法力,会导致法力运转不畅,相当于出水流不通的感觉,不赶紧把持着点,走岔了气就悲催了。

而菖蒲则也恢复成了天心金水华的本体,也就是那朵金色的荷花。

决堤而出的法力之多,几乎快要把林小哥儿给抽干了,正常来说只要不动用伊奥凯拉,林天赐还真不会有‘身体被掏空’的感觉,毕竟他的法力太过庞大。

该说,不愧是二品灵宝。

虽然吸走了大量的法力,但天心金水华本身依旧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并没有像正常法宝那样注入法力以后立刻灵光暴涨。

就当林天赐以为自己这点法力不够菖蒲用的时候,原本待在他大腿上的天心金水华突然凌空飞起,嗖的一下飞向视野中的黑湖。

天色昏暗,即便周围有几只点燃的火把,也很难看清菖蒲,毕竟太快了。

所以一个个排队来喝水的老百姓都没发现自己头顶有一只金色的荷花飞了过去。

林天赐当然看的真切,只见菖蒲落入湖水之中,直接潜了进去,也不知道她到底打算干嘛。

翻出还灵丹塞嘴里,还没咽下去,就看到在深夜之中黑乎乎的黑湖突然亮起一阵翠绿色的灵光。

如此大的动静,哪怕是瞎子都能感觉得到了,待在广场上排队的老百姓们也纷纷戴着惊愕的表情转身看向黑湖。

那翠绿色的灵光从菖蒲落下去的位置朝四周扩散,沿着湖水一直蔓延到岸边,很快就将整个湖面铺满。

紧接着,一根根嫩绿色的茎秆伸出水面,肆意的舒展开,犹如按下了快进键一样,朵朵硕大的荷花在湖面上盛开,不知是水汽还是灵雾般淡淡的雾气在叶片下面游走。

整个过程也就数秒,原本已经连小鱼小虾都捞干净了的黑湖已经被满满当当的荷花所铺满。

待在广场上的老百姓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直到湖面上的灵雾凝聚起来,组成了个女子的形状。

菖蒲本来就有人形,毕竟是灵宝成精,只是恢复成人型大小需要消耗太多的灵气,随着林天赐的修为提升,菖蒲的个头也会越来越大,最终变回当初刚见面时那副美丽女子的模样。

再说太大的个头也不方便菖蒲进次元口袋,所以平时总是一副芭比娃娃的大小。

雾气聚龙成型,果然就是菖蒲。

依旧是那一身绿色的襦裙,轻踩着水面,一步步朝岸边走来。

她面相大脑已经处于宕机状态的镇民,回身指了指黑湖:

“荷花可以吃的。”

还真是简单粗暴的说明……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