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

见若岚真下定决心处决自己,流溪顿时急了眼。

奈何他身负重伤,又被嵌进地里,根本无法动弹,只能惊恐地看着那只秀气拳头无情落下。

咚!

眼见着若岚的拳头距离他的额头不到一寸,旁边骤然又伸出一只手来,将那只拳头死死捏住。

殷十七出手了。

“既然舍不得,那又何必勉强自己!”看着少女眼角的泪花,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他信奉了邪神!他终究会站在圣域的对立面!会破坏大地的和平与正义!”若岚眼泪婆娑地大喊道,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殷十七的控制,将不争气的弟弟毙于身前。

可惜,她只是一个小小的青铜圣斗士,又哪里能和殷十七这样的白银圣斗士较劲。

最终,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都无法挣脱殷十七的控制。

殷十七摇了摇头道:“他的确信奉邪神没错的,但你并没有亲眼看到他破坏大地的正义与和平。”

“等到以后,你看到他作出这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再处决他不迟。”

长相清纯气质美女翘臀小蛮腰俏皮生活照

“今天,我们就当作没见过他好了。”

殷十七选择性的忘记了,流溪为摆脱他的追捕,肆意在城市发动攻击,将无辜民众卷入危险的一幕。

这事如果说漏,这个单纯的少女只怕真的要大义灭亲了。

“放……放过流溪?”听到他这近乎大逆不道的话,少女吃了一惊。

但眼前的邪神斗士并非旁人,而是她的亲弟弟,她也不禁放弃了挣扎,心中的杀意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人?”若岚略微犹豫地再次向殷十七确认道。

身为圣斗士,铲除一切邪神斗士,是他们的天职。

而今,要斩杀身为邪神斗士的亲弟弟,她自然舍不得,但要她违背自己的原则,放过眼前的流溪,她同样又无法说服自己。

猜出她的心思,殷十七微微笑道:“一个没有作恶的邪神斗士,在诸神的眼中,其实也就和一个信仰有异的普通人无异。”

“相信,以雅典娜大人的仁慈,应该可以容纳他的异度信仰!”

说罢,他示意性地瞄了一眼埋在土地的少年。

诸神再怎么厉害,也无法限制人心所想。

所以,圣域从来不会去清查普通人中有多少人信奉邪神,他们只需要剿灭那些作乱的家伙就够了。

至于那些信仰有异的家伙,只要他们不惹事,乖乖当一个顺民,圣域也懒得花那个大力气清查。

迎着殷十七那鼓励的眼神,若岚缓缓松开自己的拳头,试探道:“那……那我们……就放了他?”

此话一出,她顿觉心里舒坦多了。

看来,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更倾向于放过流溪的。

“嗯,放过他!”

殷十七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需要审问一下。”

说着,他将目光落在了地上的少年身上。

闻言,流溪不禁心里一紧,面对这个远强于他的圣斗士,他心中满是畏惧。

尽管如此,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如果你想问我,我们据点相关的情报。我想,那还是算了吧!”

他不想死没错,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亡更恐怖的东西。

一旦背叛他所属的神灵,他的下场会比死亡更惨。

“放心,我要问的东西,你一定能回答!”

殷十七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紧盯着少年的眼睛,好奇道:“你所信奉的邪神叫什么名字?”

“这……”

流溪有些迟疑。

这个问题很简单,的确没有涉及神灵的隐秘,以及他背后所属势力的机密,但看到殷十七那略显兴奋的眼神,他的心底生出了些许不安。

“只要你告诉我,你们所信奉的邪神名字,我就放你离开!否则,即便有你姐帮忙,你也走不了!”殷十七眯着眼睛说道。

将他送来这里的那个老道,必定是东方神祇之一,他迫切地想要知道,在这片土地上,都有哪些神灵插手了。

尤其是有没有他原本信奉的那群东方神祇。

听到殷十七这明明白白威胁的话,流溪再无迟疑,当即正色道:“我神称作‘娲皇’,是大地之母,创造了万般生灵!”

“荒谬!”

旁边,若岚听了气不打一处来。

“万物生灵,是盖亚母神所育!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

少女已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诸神的神话传遍世界,流溪从小就知道这一点。

面对姐姐的怒火,他无话可说。

只是,他所侍奉的神灵就是这么自称的,他不可不信,也不得不信。

“好了,好了!”

见若岚动怒,殷十七强自镇定地打圆场道:“邪神的话你也当真,那岂不是违背了女神的信仰?”

闻言,少女当即收敛怒容,努力平复下自己躁动的心情。

那毕竟是邪神说的话,她不能当真。

那是假的,所以自己不需要与之较真,只需要无视就好。

一旦较真了,那反倒是认可了邪神所说的话。

“除了‘娲皇’之外,还有一些什么邪神?可别跟我说,只有一个哦!”殷十七深深地看了少年一眼。

这一次,流溪没有犹豫,果断地回道:“除了我侍奉的这一位,听说还有‘共工’、‘祝融’两位神灵!”

“他们分别是水神与火神……”

说到这里,他已然说不下去,因为他看到了若岚那铁青的脸。

“连俄刻阿诺斯大人与赫淮斯托斯大人的权柄他们也想染指,真是太过分了!”少女简直快气炸了肺。

诸神的故事中明明白白的记载着:俄刻阿诺斯是大洋之神,掌管宇宙之河;赫淮斯托斯是火焰之神,掌管着锻造与火焰。

“好了,好了!何必这么较真呢!就当听个笑话好了!”再次按下心头的激动,殷十七不动声色地安抚少女道。

‘娲皇’、‘共工’、‘祝融’这三位神灵,正是他记忆中东方文明所信仰的神灵。

尤其是娲皇,那更是对东方人代表着非同一般的含义。

那是人族之母。

他们的名字听起来,可比什么希腊诸神亲切多了。

只可惜,这个世界被希腊诸神统治,东方诸神作为入侵者,被打入了邪神之列。

而今,他更是身为雅典娜的圣斗士。

即便他的内心再怎么亲近东方神祇,也必须保持毫不在乎的模样。

“喂,你想问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现在该放我走了吧?”流溪略微焦急地问道,有些担心殷十七会食言。